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我有一個屬性板 > 036 兇殘的吳用(求個票)
    緊張的氛圍沒有持續多久,很快的就被一聲輕笑打破了。

    “幾百個無辜群眾的性命換你一個?你想的是不是有點多?”

    御靈檢的行動從來都是以謹慎著稱的,李江河敢出手,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

    所以黑傘人最后圖窮匕見的威脅,李江河也早有預料。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能夠說這話的底氣來源于你藏在某小區22層那一套房子的那幾只邪靈吧。

    可惜,那幾只邪靈已經被處理掉了,所以你……”

    “如果我現在跟你說,你猜錯了你信不信?”黑傘人瞇著眼睛。

    “不信!”

    “很抱歉,你必須得信!”

    黑傘人說著,轉頭看了看墻上的時鐘,嘴角微微揚起。

    “還有五分鐘的時間!”

    “你在說什么?”李江河眉頭緊皺。

    “騰龍公園中央的水池。”

    黑傘人笑著說出這一個地址來,李江河臉色一變,不敢怠慢第一時間拿起手機聯系部門下達命令。

    “快,五分鐘之內前往騰龍公園中央水池!”

    放下手機,李江河臉色猙獰直接抓起被控制住的黑傘人。

    “你在那里放了什么?”

    “著什么急啊,不就五分鐘嘛,很快就過去了你到時候自然會知道!”

    李江河大怒,卻也沒有辦法,只能將黑傘人砸下,同時焦急地等待著。

    所幸的是,部門的行動還是相當迅速的,五分鐘不到部門那邊就傳來消息,水池里出現一只半成品邪靈,已經被處理掉了沒有造成人員傷亡,李江河這才松了一口氣。

    而另一邊的黑傘人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李先生,現在您應該可以回答我那一個問題了吧。

    請問,您愿不愿意冒著幾百個無辜民眾的生命財產受到威脅的風險逮捕一個沒有傷害過一個華國人的我呢?”

    節奏再次被黑傘人掌控住了,李江河臉色鐵青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剛剛黑傘人那一手真是把他給嚇住了,他不甘心就這么放了黑傘人,卻更不敢拿民眾的生命冒險,鬼知道他在應城還藏著多少邪靈。

    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李江河只能咬著牙道:“把你藏匿邪靈的地點全部報出來,我可以考慮放了……”

    “李先生,您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嗎?現在主動權在我手里,您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的!”

    “你不要太得寸進尺了,據我們掌握的情報,你來應城也不過是這幾個月的事情,手里的邪靈之前又被我們消滅了幾十只,你手中不可能還留有多少。

    而且,我們對應城每個一段時間都會全面排查一次,距離上一次排查也才過去幾天,之前并沒有發現邪靈的痕跡,你不可能還藏有更多的邪靈,中央公園那一只可能就是你手中最后一只……”

    “你這么說,是打算要拿民眾的生命賭一把咯?”

    黑傘人淡淡的一句話出來,李江河直接堵得說不出話來,他是真的不敢賭!

    看到這一種情況,黑傘人再接再厲。

    “我就很奇怪了,我這人是有多喪心病狂多傷天害理,你們居然能把幾百個民眾的生命和我放在一個臺桌上賭。

    這盤你們就算是賭贏了,最多也就抓一個無關緊要的小角色,賭輸了可是幾百條人命啊,這值得嗎?”

    “以前我還聽說華國的是最以民為本的國家,現在看來貌似傳言有誤啊!不過這也是無所謂的事情,你要賭,那我們就賭嘛,反正我了不起就賠一條命,能有帶幾百條人命走也是賺了!”

    黑傘人一句一句的話出口,李江河的心理防線被他一步一步的擊潰,最后實在是撐不住了。

    “你想怎么樣!”

    聽到這話,黑傘人嘴角一揚,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正準備跟李江河談條件呢,‘轟’的一聲響了起來,一個包裹著佛光的人影被從婆婆的房間里砸了出來,鑲在了對面的墻上。

    這里就他們三個,李江河黑傘人都在這,這時候被砸出來的自然是吳用了。

    “我艸,不能動都這么強的嗎?”

    吳用有些艱難的把自己從墻里拔了出來,活動來了一下筋骨,也不管那邊目瞪口呆的李江河和黑傘人再次向著婆婆的房間走了過去……

    看到這,黑傘人終于反應過來了。

    “站住!”

    吳用沒有鳥他,繼續往婆婆房間里走去,黑傘人見狀,轉頭對李江河下令。

    “讓他站住!”

    聽到這話,還沒等李江河那邊做什么反應呢,吳用直接停下向房間走過去的腳步,轉身向著黑傘人走了過去甩手給他一巴掌,把這一個掌控住局勢不可一世的黑傘人打蒙了之后然后轉頭問李江河。

    “什么情況這是?這家伙怎么這么囂張?”

    剛剛李江河過來拿下黑傘人的時候,吳用就以及偷偷溜進婆婆房間里了,折騰到剛剛才被打出來,所以對于現在的情況并不是很了解。

    只是看這家伙這么囂張,多少有些意外。

    李江河黑著臉,把情況大致說了一下,聽完之后吳用目瞪口呆。

    “哥,你這有什么好糾結的,直接殺了他啊!”

    “現在這里就我們兩個人,發生什么事就我們兩個看見,解釋權也在我們手中,你跟他廢話這么多干什么?

    殺了他,組織上問起來就說是他抗法我們一不小心弄死了,實在不行說玩火自焚被邪靈弄死也行,反正他連華國人也不是誰會管他死活。

    至于他藏匿起來的邪靈要是暴亂起來,那我們就來個一問三不知,說他死的太快什么也沒說,這樣我們也沒有多少責任。

    你今天要是把他放走了,那情況就不一樣了,你可是要付很大的責任了。

    所以說,弄死他最穩妥了!

    你要是實在不放心邪靈,我們就發動一次大排查嘛,我們都掌控了他最近這一段時間的行動范圍,重點排查一下花不了多少時間的。”

    “你要是下不了手我來,反正我天賦不行,苦修了六年才靠著婆婆的助力修成御靈者,也沒有在什么往上的潛力了。

    正好我欠了婆婆的恩情,也欠了你的恩情,也沒有什么好報答你們的,今天就拿他這一條命來報答你們好了!”

    說著,吳用也不管李江河回應不回應,直接上去就拿起附近一張椅子掰下一根腳來,然后抓起被他這一番言論震得目瞪口呆的黑傘人的頭發往后一拉,手中那一根腳直接暴力無比的插了下去……

    ………………

    感謝【卡zh卡】的打賞。

    另外,本章說好像解開了,你們不打算吱一聲嗎?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