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萬象之主 > 第99章 糖人
    顧青尋了個機會跟徐慢慢講解琴師的九妙秘術,徐慢慢聽得很認真,等到顧青全部講述完后,徐慢慢照著練習,果是進步很快。

    如此又過了半個月,徐慢慢就將九妙秘術練到第三層,第四層也是遲早的事。不過這門秘術的進度,主要還是看各自擅長那一道的造詣。

    只是讓顧青有些意外的是,劍柄上沒有徐慢慢的氣息。

    這讓顧青有些意外,但他沒有糾纏在這件事上,因為是時候離開山谷了。

    徐慢慢聽顧青說要離開,眼中有些失落,卻又沒說什么,她問道:“顧公子接下來打算去哪里?”

    顧青倒是沒有隱瞞,說道:“云城。”

    徐慢慢眼中很快泛起一絲欣喜,道:“我也要回云城,只是過不久又得走,顧公子什么時候施展九妙秘術呢?”

    顧青道:“你估計一下練到第四層要多久?”

    徐慢慢想了想,說道:“用不到十日功夫。”

    顧青微笑道:“十天之后又是月圓了,就那一天吧。”

    徐慢慢點點頭,心道:“下一個月圓,便是我和顧公子最后一次相見了。”

    她有些不舍,卻又只能不舍。

    兩人一起到云城后就分開了,然后徐慢慢問清楚顧青的住處,顧青沒有問徐慢慢的住處,他只要想找,就一定能找到,這比問靠譜。

    同徐慢慢分別后,顧青又喬裝改扮,回到買下的宅院。

    他睡了一覺。

    山谷的條件還是沒法和城里相比,而且這些天顧青休息得不算太好,畢竟他身邊還有個徐慢慢,總要分出一部分心神關注她。

    顧青對徐慢慢很信任,可他知道對一個人不能完全信任。

    第二天一大早,顧青醒來,他思考后面要做的事。

    第一件事是找到剩下的四人,唯一難一點的是相師。不過顧青通過徐慢慢的事,想清楚一件事,現在他嘗試出七情六欲訣可以迅速調教出一位琴道高手來,想必找到其他合適人選后,亦能依樣畫葫蘆。

    如果十日后沒有成功尋到相師,倒也沒什么大不了,只是有些對不起徐慢慢,說好要幫她增加二十年壽命的。

    老是失信于人不太好。

    “不如再給她準備一件禮物。”顧青學了風遁之術后,有些明白,當日他不出手,徐慢慢怕是也有機會脫身。

    因此救命之恩,還是有待商榷的。

    當然,更重要的是徐慢慢對顧青很好。

    “送一件木雕吧。”

    最后顧青決定道。

    然后他準備出門找醫師。

    正當顧青準備出門時,他面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神色,打開門,外面徐慢慢俏生生地站著。

    她今天長發披肩,一身雪白,腰上纏了一條金燦燦的帶子,更顯得腰肢纖細,而肌膚晶瑩雪白,容色絕麗。

    顯然,她今天過來時經過精心打扮。

    顧青看得一怔,隨后說道:“我今天沒約你啊。”

    徐慢慢笑吟吟道:“難道我不能不請自來,只是你怎么又易容改裝了。”

    顧青道:“我有事呢。”

    徐慢慢道:“是去找其他人吧,我能幫你找到相師,你要跟我走嗎?”

    顧青傳了徐慢慢九妙秘術,自然跟他說了九流社的事,但沒有說得太詳細,徐慢慢也沒問,但顧青還是提過,相師最難找。

    他沒想到徐慢慢竟主動幫他找到相師的下落。

    這有點改變顧青的計劃,畢竟他是打算先去找醫師的。

    但這是好事,省了一番麻煩。

    顧青道:“若是如此,那就再好不過。”

    兩人并肩走到街上,徐慢慢沒直接說相師在哪里,只是讓顧青跟著她。

    云城不比江城繁華,不過徐慢慢似乎極有逛街的興趣,不一會就主動拉著顧青的手,帶著他在各種小攤上停留駐足。

    她看了許多小巧的首飾和物件,只是沒有買。

    顧青好奇道:“你沒帶錢嗎?我可以借你。”

    徐慢慢搖搖頭,微笑道:“我就是看看,帶回家擺在屋子里,就會顯得礙事了。”

    顧青便沒再說什么,他也不催促徐慢慢快點帶她去找相師,畢竟徐慢慢肯定不是那種故意掉他胃口的人,應該是相師還沒到出現的時候,早點去也見不到人。

    逛了足足有大半時辰,顧青沒有表現出一點不耐煩。

    徐慢慢反倒是好奇了,道:“你就不急嗎?”

    顧青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徐慢慢嘟嘟嘴,又道:“我本來還想看看你急躁的樣子,沒想到你這樣無趣。”

    顧青舉起她的手,微笑道:“這樣就很有趣了,一路上不知道多少盯著咱們,他們肯定想著,這樣普普通通的一個人,居然能有位仙女似的人物伴在身邊。”

    他還有別的話沒說,路上至少有四位修行者盯著他們,顧青猜測那是徐家的人,應該是保護徐慢慢的。

    徐慢慢道:“你可知道我為什么要牽著你的手?”

    顧青淡淡一笑,輕聲道:“因為我們不久后就要分別,而且可能再也不能相見。”

    徐慢慢沉默了,她料不到顧青心思這樣細膩。

    而顧青的語氣又是這樣平淡,平淡到沖散了她心頭離別的傷感,卻又有絲絲黯然。她在原地不動,顧青很快拉著她去找一個捏糖人的小販那里。

    小販看到徐慢慢這樣仙女似的人物,不由一呆,他結結巴巴道:“兩位要捏糖人?”

    顧青微微一笑,掏出一點碎銀,遞給小販。

    小販忙擺手道:“你把我的糖人都買下,都要不了這樣多。”

    顧青道:“我想借你的工具一用。”

    他將碎銀強自要小販收下,毫不客氣,用起小販的工具,很快捏好一個糖人,那是一位年輕美麗的姑娘,彈著瑤琴,似有清風拂面,嘴角上揚,眉眼含笑。

    徐慢慢瞧得很仔細,見顧青將糖人給她,問道:“這是我?”

    顧青道:“送給你吃。”

    徐慢慢道:“我要留下它。”

    然后狡黠一笑,說道:“你再做一個‘你’給我吃。”

    顧青灑然一笑,沒有拒絕,很快做好一個自己,且是他本來面目的糖人。

    徐慢慢見了,立刻要到手里,嘗著糖人,并露出笑容道:“走吧,我請你吃酒樓。”

    他們去了城里最大的酒樓,很快上好宴席,山珍海味,美味佳肴,還有十數名絕色舞女蹁躚起舞,更有樂師伴奏。

    顧青和徐慢慢落座好后,徐慢慢道:“相師應該馬上要到了。”

    顧青沒有驚訝,他猜到了。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