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城姬三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匯合歸來
    呂布、陳宮也已經跨過一水之隔,在瓜洲渡登陸北岸,與張遼、高順的五千人匯合在廣陵。

    此時的廣陵太守,是袁術手下的名士舒邵。

    袁術缺的東西有很多,唯獨不缺名士,能在一大幫子名士中,成為廣陵太守,舒邵也是有兩把刷子的。

    如今時值亂世,很多名士轉變不過心態,為政理念顯得很落伍,放在地方往往會壞事。

    但舒邵卻并不在此之列!

    雖然舒邵是典型的名士,名望大過能力,胸中的經義遠強于軍政之略,但是至少他自己心里有數……

    得知張遼、呂布,一北一南的進入廣陵之后,舒邵先是向袁術求援,同時堅壁清野——也就是把城外的百姓,都盡量遷到城內來,軍隊出動協助百姓搶收糧食,來不及的就一把火燒了。

    以淮南軍的軍紀,幫助百姓搶收過糧食之后,軍糧也會“神奇”的增加。

    舒邵也努力糾正過這種行為,但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一個文人很難糾正這種成規模的軍中陋習,而且他還要軍隊給他守城,所以也就默認這種“神奇”的情況出現。

    之后無論是陳宮如何引他出來,哪怕是城中的將士請戰,也都被其一力駁回!

    舒邵不知道如何才能擊敗江東軍、如何劫小沛軍的歸路,不過卻知道,只要自己穩得出,哪怕是呂布之勇、陳宮之謀,也別想進廣陵一步。

    這水平不吹不黑,在袁術手下文武中,排個前五綽綽有余!

    在廣陵徘徊了半個月之后,陳宮不得不承認,舒邵這廝穩如老狗,除非能夠策反城中的世家響應,否則強攻之外,別無他法。

    可惜陳家的二公子,現在已經派人送回下邳,否則倒是可以試試,陳家在廣陵的影響力……

    至于強攻,顯然不在陳宮的考慮范圍之內。

    白圖早就已經定下了這一年的大基調——高筑墻、廣積糧。

    故而在發現廣陵這兒沒有機會之后,呂布軍匯合了張遼、高順,便渡江東歸丹徒。

    接著大軍留駐丹徒,陳宮和張遼、高順先一步返回曲阿復命,而呂布……則是帶著貂蟬,先去了秣陵——義父要放個假。

    在江東高層中,揚州治所計劃遷徙秣陵,已經不是秘密,地皮早就炒了起來。

    再次見到張遼和高順,白圖也很高興,兩人在外人面前時,和陳宮一樣,都是稱呼“白公”,而稱呼呂布為主公,沒有外人時,則是直接稱呼“硬盤”、“奉先”。

    對此虞翻表達了不滿,控訴呂布搞小團體,之后白圖先是安撫了虞翻,又問起了戶部的事情——一個商稅到現在都沒搞出來,你還叭叭什么?

    張遼平時性情溫和,當初遇到白圖時,就是張遼主動提出,讓他自己手下做個校尉。

    不過據說上了戰場時,就仿佛換了一個人一樣,如果說高順在戰場上,是極致的冷漠而理智,那么張遼在戰場上,就是奔放而野性。

    并不是“莽撞”,而是真正依靠直覺戰場指揮!

    張遼和高順的歸來,不僅帶回了數千騎兵,而且令白圖的人手也充裕了起來……

    論勇武,張遼遠不及呂布,哪怕在大破紀靈軍之后,張遼和高順也已經突破到了金玉兵符,但和呂布的差距依舊不可以道里計。

    但論及為將之功略,張遼卻勝過呂布,數百年后,無論如何世易時移,張遼一直都在武廟里供著,六十四名將也好、武廟七十二子也好、百將譜也好,都少不了張遼的一個位置。

    整個三國時代,雖然將星璀璨,但同列殊榮者,不過六七人,能壓一籌的只有武廟十哲中的諸葛亮。

    尤其是孫權十萬大軍進擊合肥,被鎮守合肥的張遼,威震逍遙津的一戰,令“張遼止啼”作為典故延續千年。

    如今在徐州,面對袁術的進攻,張遼也已經開始嶄露頭角,不再是之前呂布麾下的“無名小將”。

    “文遠千里迢迢的趕回來,本來應該讓你多休息的,不過現在正是用人之際,我就不和文遠客氣了……”白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張遼倒是并不感覺有什么折騰,真讓他休息幾個月,才是要別扭!

    “文臺之前在吳郡擔任太守,現在我想調他回來,這吏部還有個大缺,正好文臺在吳郡的軍士,很多也都是并州的老卒為框架,文遠去了應該不會有什么掣肘。”白圖說道。

    還好虞翻已經被白圖懟回去,繼續研究自己的商稅事宜,否則現在八成又要聲討白圖胡鬧——呂布、陳宮、張遼……明顯是抱團的小團體,居然還將剛剛來江東的張遼,任命為太守?

    雖然這吳郡太守,只是負責吳縣以南的吳郡南部的事務,吳郡北部都在曲阿的影響范圍之內,也不用太守多置喙,但是“太守”之位也依舊是重中之重!

    更別說居然還要將吏部交給陳宮……

    表面上從太守,到州牧府內的一個幕僚官,官職上可以算是“一擼到底”,但是實際上六部之重,虞翻又怎會不清楚?

    卻不知道白圖找這吏部司部也已經很久——之后的官牛養殖、租賃,還有新農具的推廣工作展開,都需要基層官吏出力,自然作為官員考核部門的吏部,必須要運作起來才行!

    陳宮算是白圖信任的人選,而張遼坐鎮吳南,足以壓制一些想搞小動作的豪右,白圖也很放心。

    武將出身的張遼,甚至震懾力更強,至于具體施政……并不需要張遼去做。

    高順,白圖暫且任用為懷越中郎將,駐軍廬陵郡——也就是原豫章郡南部。

    相比于“平越”,“懷越”聽起來明顯要柔和很多,不過高順就是去平越的!

    對于一般軍隊來說,縮再山中的山越,一旦打起游擊,大軍靡費、而難以建功,但是對于高順來說,陷陣營就是一個整體,山越騷擾也好、游擊也好,面對高順都只能是送菜。

    有高順震懾,至少那些山越是別想搞出事情……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