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灰燼之燃 > 第四百五十二章:獄卒(二)
    楚城第一次遇到能直接破壞灰燼之墻的敵人,而且這些敵人也不是什么太高級的生物,外面巡守的獄卒,也就是五階傳奇,連六階的都沒有。

    這樣說雖然有些自大,可楚城身上的裝備基本都是自己打造的,利用了強大的法則,殺傷力可以說是同階之中無敵了。

    面對普通的傳奇,四五個是別想圍攻他,可能要四五十個,又熟悉他缺點的傳奇,才可能把他殺死。

    不熟悉他的人,一旦密集陣形,就有可能被他收入百鬼夜行衣里。

    好吧,現在楚城的底牌,也就是灰燼騎士。

    等進入牢房的時候,再考慮是不是用一次。

    楚城心理面想著,激發了燃燒之觸,巨大的觸手幾乎充斥滿了整個庭院,巡邏的亡靈全部被燃燒之觸壓住,身上的力量飛速流失。

    楚城自己之前損失的魔力,還有精神力,都在這一瞬間補滿。

    原本他就恢復的差不多了,在這個冥神的宮殿之中,他的恢復能力,比羅煙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楚城的腦子里忽然出現個想法,現在自己用紫玉膏,可以完美地恢復力量,而羅煙只能用青玉膏,也就是說,羅煙的真罡品質,比自己的魔力高?

    五個獄卒被控制,在庭院的其他位置上,也有巡邏的獄卒出現,可是無法靠近,整個庭院都被封鎖,楚城手中,五個雪白的顱骨在變色,銀色,金色,暗金……

    當燃燒之觸消失的時候,五個顱骨瞬間就飛到了鐵門位置。

    楚城抓住羅煙,一縱身就上了房頂。

    轟!

    兩個人用力量堵住耳朵,還是被震得渾身抽搐,近乎失衡。

    監獄的大門被炸開,或者說正面墻壁都坍塌了,連同鐵門一起,核心區域是被溶解掉的,外圍才是爆炸破壞的。

    楚城抓住羅煙的手,翻身落下,他方才蓄力的時間可是比較長,大門內有什么敵人也都被炸死了。兩個人竄進監獄,楚城在前,羅煙駕馭劍光在后,直奔地獄哭墻所在的牢房。兩個人劍光閃爍,沿途不知道躲過了多少的阻攔者,他們根本無心戰斗

    當羅煙來到地牢外的時候,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就在這個!”

    羅煙幾乎是毫不猶豫,就放出來一張符箓,這符箓紫色,才出現在她的掌心,楚城就感覺和羅煙之間,仿佛隔了山海般遙遠。

    羅煙相當狂暴啊!

    楚城只能退后,看到牢房之中,雷光開始閃爍。

    實際上雷光不是電光,而是一種物質湮滅的時候發出的氣息,眼睛誤以為看到了,實際上都是靈魂的錯覺。這種錯覺不可避免,或者說錯覺也是觀察雷霆的一種途徑。正常來講,你無法直視雷霆。

    楚城用魔力護住雙眼,勉強看得見那牢房被直接摧毀,羅煙用了封印符,把墻上赤裸的男人封印起來。

    等她做完這個事情,轉過身的時候,楚城驚叫:“劍遁!”

    他沒說身后,也沒說小心,這就是兩個人配合的經驗,楚城的聲音沒到,羅煙就已經感知到了他腦子里的具體信息,也看到了他的口型。光和意念,總比聲音傳遞的要快。

    羅煙的劍遁一閃,楚城就用亡靈劍閃帶動著羅煙,向著外面逃竄。

    那牢房深處,五行雷符沒有觸及的區域,一個漆黑的牢房里,走出了一個人來。

    這人看起來速度不快,一步步跟著,竟然能追逐上楚城的劍光。

    楚城不敢回頭,羅煙剛激發了一枚八階符箓,處于虛弱狀態,幸虧兩個人演練的多,羅煙劍遁激發,楚城用劍光接手,配合得天衣無縫。

    羅煙被楚城帶著,她面向追逐來的人,這人渾身上下,就沒有一塊皮膚,肌肉纖維組織都暴露在外,還在滲出鮮血和黃色的體液。

    我這是破壞了牢房,讓他逃出來了,可他追我干什么,還不趁著機會逃命?

    外面可是有不少獄卒,還有行宮里面的亡靈戰士,真的打起來,這家伙怕是還會被塞回牢房去。

    “交給我。”楚城說著,忽然和羅煙身影交換,他的手中,雙劍劍光中分出一道黑色細線,向著那無皮人切割過去。

    羅煙這個時候,本能地釋放出兩張五階劍符。

    五階劍符化為兩顆明月般的劍丸,在空中顫抖著,切割著,迎面五個穿著暗金色鎧甲的獄卒沖來,鐵棍交錯,向著羅煙的劍光壓了下來。

    羅煙掌心,轉眼又是百余張劍符炸開。

    黑暗之中,卻是一百多獄卒沖了出來,長棍鋪天蓋地,壓向那一輪輪的劍光。空中忽然浮現出兩百多顆血肉魔眼,射線凌亂,向著獄卒壓下去。羅煙面前劍光破滅,那獄卒攻勢頓時減緩,與此同時,有五百多顆萬蝕球漂浮在前面。

    一百多獄卒沖上來,前面幾個頓時被萬蝕球滲透進了身體,動作開始僵硬。

    楚城很多技能都在冷卻中,不得已釋放了女妖之嚎,觀察敵人。

    青中帶著蒼白的凜冬女妖浮現,凄厲的聲音讓羅煙頭暈目眩。被萬蝕球攔截的獄卒被女妖之嚎命中,也一個個出現了凍結現象。

    追逐楚城的那個無皮人,在女妖之嚎沖擊下,渾身上下的血噴得和花灑一樣。

    楚城這個時候也駕馭不住劍光,他的亡靈劍閃畢竟不是劍修能力,本身是個有持續時間的技能。他背后巨大的灰色羽翼張開,同時抓住羅煙腰帶,身體向上沖去。

    天空之中,原本黑沉沉的顏色里,多了一顆血色眼球,楚城一個轉折落地。

    血色眼球射出來的射線和他擦肩而過。

    楚城拋出太陽王的金幣,強行催動上面的技能,就看到灼目的火光炸開,將方圓數里范圍內照成了金黃色。

    太陽王之怒。

    天空之中,那血色的眼睛破裂,焦黑,直接被燒傷。

    地面上,被攻擊的還有那些獄卒。

    楚城這次沒客氣,趁著火焰壓下,用四維劍閃,沖入獄卒之中。百鬼夜行衣發動,受傷的獄卒手中武器脫手,他的短劍飛舞,切割著獄卒和武器之間的聯系。

    這也是死亡切割的用法之一,以前楚城面對的敵人,通常比較容易擊殺。

    這一次,獄卒數量太多,楚城也沒可能一個個殺光。

    百鬼夜行衣,現在也收容不了這么多的獄卒,畢竟這衣服里還在消化之前鎮壓的存在。一百多獄卒武器脫手,楚城帶著羅煙,向著遠處跳躍,閃過一道屋脊之后,又開始低空飛行。

    地面上,那渾身噴血的無皮人,竟然沒死,而且在后面跟上來。

    楚城激發了一枚灰燼之羽,那無皮人受傷之后,身影沒有那么靈活,被灰燼之羽命中后停了下來。

    可是楚城感覺得到,這東西還沒死。

    被神靈監押在行宮里的存在,應該沒有什么簡單的貨色。

    “還撐得住嗎?”羅煙問。

    “沒問題。”楚城回答。

    兩個人盡量不去服用藥物,青玉膏值不值錢暫時不算問題,問題是怎樣面對未知。羅煙現在的恢復速度不快,那是因為精神方面的原因。強行催動八階符箓,對于一個六階的存在來說,影響不小。

    直接服用藥物,去撫平精神上的壓力,靈魂深處的疲憊,這不是沒有代價的。

    越遲服用,對自身的損害就越小。對于羅煙這種人來說,損害通常不是無法修復,甚至不會有隱患,可是修行速度被影響了,那才是最可怕的。

    嗑藥一時爽,一直嗑藥絕對不會一直爽,會死人的。

    楚城還在飛,身體周圍,跟隨著五百多顆萬蝕球,他的魔力沒有超支,除了釋放龍炎之顱外,其他的魔法,對于楚城來說都是小意思。

    后面的追逐著消失,無皮人應該是很難消化掉那根灰燼之羽,這能力對他有些克制。

    不過獄卒又冒出來了,楚城也不和獄卒糾纏,那些獄卒的缺陷是不會飛,雖然是傳奇以上的存在。

    楚城雖然也在飛,可他靠的是另外一種飛行法則,而不是傳奇之后的本能。毀滅之翼就像是鳥類有了翅膀,不用改變任何法則,就能讓魔法師飛起來。

    如果不是這個特性,楚城干嘛要學一個傳奇之后都會使用的技能呢。

    楚城很想探索這個行宮,每一處院落,可能都有數不清的財富。一個被神靈放棄的行宮,可能存在了十幾萬年的時間,行宮的法則,保護著里面有價值的物品,這讓冒險很值得,投入的多一些,也能回本。

    可是他和羅煙兩個,都有些筋疲力盡了。

    下次再說,激發了一枚八階符箓,還是負擔太大。

    楚城沖入宴會的大殿,直接激發了李雅的饋贈,七階的黎明之淚燃燒起來。他看到那骷髏亡者的背后,一面青銅色的古鏡中,一張臉孔慘叫著消散。

    楚城都不動用百鬼夜行衣,因為未必鎮壓得住,哪怕鏡子里的東西消失了。

    他把那巨大的鏡子收入四維指環,然后低空飛行,來到那血肉之井的院子,一招手,寄生蟲卵沒有飛回,它被血肉之井吞噬了。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