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特種歲月 > 第588章 勇士
    什么叫勇士?

    莊嚴在那一瞬間,得到了一個清晰的詮釋。

    這個詮釋,是老志愿兵孫江峰用行動給他進行了最好的注解。

    即便是萬里挑一的特種兵,對于這位英勇的老兵都不得不佩服到五體投地。

    莊嚴忽然明白,為什么那臺推土機看起來那么“殘”了。

    玻璃窗、車身上面彈痕累累。

    都是炸出來的。

    當然還有很多事情莊嚴是并不知道的。

    例如這種叫做“壓推法”的排雷方式,實際上也是許漢源和孫江峰在第一次大掃雷的時候總結出來的。

    當時的孫江峰還只是個士兵,當時的許漢源還是個掃雷大隊的隊長。

    有的人,天生就具備勇士的氣質。

    當年第一次想出這個辦法的時候,需要有人做嘗試。

    推土機開到雷場邊,許漢源掃了一眼隊里幾個學過推土機的兵,問:“誰上?”

    許漢源自己是真沒開過這玩意,他倒是想上,可是上不了。

    當年的隊伍中,一個黑手高個的上等兵舉起了手。

    “我!”

    一個字。

    簡單,明了,直接。

    那是當年只是個士兵的孫江峰。

    許漢源從這次之后,永遠記住了這個名字——孫江峰,西蜀省某地的一個農村士兵。

    正如當年的抗日川軍,蜀中永遠不缺英雄好漢,那種帶著死字旗義無反顧走向戰場,“傷時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的勇氣在骨子里一代代傳承了下來。

    第一次用推土機排雷,沒人知道可行不可行。

    不過不試試,那就永遠不知道。

    正如飛機有人試飛,這種土制的掃雷車,也需要有人驗證。

    但是,孫江峰那次試車,比試飛的危險性還要高。

    試飛未必出問題,但是試這種排雷車,你開進雷場那是一定會遭遇爆炸。

    能不能扛住?

    理論上可以,但是理論上的數據只是理論。

    第一次開著這種掃雷車掃雷,由于沒有經驗,沒開出多少米,車子就被炸壞,趴在雷區里。

    許漢源親自帶著人拿著探雷針,一針針探雷,把已經后背濕透的孫江峰從雷場里救了出來。

    回來一總結,許漢源發現了問題。

    被炸壞的是推土機的發動機。爆炸是因為車鏟子推到了一顆58式防步兵雷,由于已經被推出地面,爆炸毫無阻攔地在瞬間完成,彈片將整個駕駛室的玻璃打成了馬蜂窩,其中一片彈片居然直接擊穿了發動機的油路!

    如果孫江峰當時不是穿著防護服,估計當年就直接被掛在墻上報銷了。

    后來,許漢源琢磨出一種更適合的操作方法——壓推法。

    先壓,后推,什么樣的防步兵地雷都不怕,就算遇到反坦克地雷,頂多就是炸爛鏟子,安全性大大地提高了。

    這些辦法都寫進了許漢源編纂的一本《熱帶山岳叢林地帶大面積掃雷法》的教材里,在這之前,PLA內部是沒有一本類似這樣完整的排雷教材。

    嘭——

    咣——

    各種爆炸聲不絕于耳。

    雖然采用壓推法,不過仍舊會有個別漏網之魚。

    彈片射在車體上,發出清脆爆豆一樣的響聲。

    啪——

    一顆彈片穿過駕駛室側面的玻璃,留下一個小孔。

    孫江峰淡定得操作著他的排雷車,就像個在自己田里犁地的勤懇老農民哥,一次又一次將土地翻更。

    “獵人”分隊包括莊嚴等人在內,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排雷方式,眾人中間時不時發出一聲感嘆!

    “牛逼!”

    “我靠!”

    “哇!”

    大家已經無法用言語去形容自己的欽佩。

    要知道,無論你經過多么殘酷的訓練,仍舊無法和這種玩命般的勇士相比。

    在更飛的彈片面前,多少次速射打中靶子,多少秒時間抽槍開槍,躲遠距離精準狙擊都顯得蒼白無力。

    40分鐘后,推土機將整片12號雷場犁了個遍,開出雷區邊緣停下。

    沒人上前去迎接英雄。

    大家依舊遠遠地看。

    莊嚴有些奇怪,這時候,不是應該上去歡呼然后抬起孫江峰拋向天空大喊萬歲然后撒花嗎?

    我呸!

    那都是電影和電視劇里的橋段。

    孫江峰穿著笨重的防護服從駕駛室里跳下來,然后手里拿著排雷工具包,仔仔細細圍繞著自己的那臺彈痕斑斑的排雷車檢查了一圈,最后在車子的左側前輪部位停下來。

    他整個人顯示跪在地上,然后干脆躺下,鉆進了車底。

    “老大,老兵他在干嘛?”

    莊嚴忍不住問坐在自己前面的羅興。

    羅興說:“有時候用排雷車犁過雷區之后,有些雷會夾在車子底下,所以必須要經過檢查,人工拆除后,確定沒事才開走。這些,以前都是有過血的教訓,慢慢才總結出來的步驟,所以你們待會兒必須聽指揮,我讓你們干什么,你們就干什么,不讓干什么,別給我逞強,在雷場里,你逞強不光會害死自己,還會害死在身邊一起排雷的戰友。”

    莊嚴趕緊點頭:“你放心,老大,我絕對不給你們添麻煩。”

    “這一點我相信。”羅興忍不住夸了一句莊嚴,順帶把獵人分隊捎帶也夸了。

    “這段時間訓練中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們特種兵是比我們厲害,學東西快,紀律性又好,我相信你們一定會按照命令執行的。”

    “跟你們比,我們還差些意思。”莊嚴這倒是說了一句心悅誠服的話。

    前面,雷場邊上,排雷車被孫江峰開走。

    第二道程序登場了。

    有人說,大面積排雷那就是大酒店家的后廚,什么烹炸煎炸都上了。

    這會兒,上的就是火攻。

    這種方式也是前人總結出來的結晶。

    一個班長背著噴火槍,來到預挖好的掩體后面,趴下,架槍,打開油路保險……

    一切有條不紊。

    “準備完畢!”做完一切,他大聲匯報。

    “可以開始。”許漢源拿著手持電喇叭,大聲喊道:“燒了它!”

    ————————————————————————

    評論區重新開放啦!撒花!

    書友說,這幾章有些錯字。我一般是寫完再回頭改錯,所以你可以重新刷新看看,一般12小時后,我會改正掉。在這里得謝謝我的盟主書友老暴,天天給我截圖挑錯,愛死你。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