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掌家小農女 > 第一零四一章 再三偶遇
    在趙家雜貨鋪與竇氏等人歡聲笑語地聊了一個多時辰,又讓店里的伙計把店中新奇的物件送進來,小暖跟大伙都挑了幾件,討個開張大吉的好彩頭后,小暖與趙書彥告辭,返回長清街上的綾羅分號。

    傷口已經愈合,能下地走動秦三在門口迎著,見綠蝶拎著禮盒,便眼巴巴地望著。小暖到了內院下車后,笑道,“綠蝶特意幫東家挑了幾份禮物,進屋瞧瞧?”

    秦三的臉瞬間被點亮了,“好!”

    綠蝶指了指秦三的臉,秦三心有靈犀,立刻收了傻笑掛上秦日爰式的聰明臉,文縐縐地躬身行禮,“有勞綠蝶姑娘,郡主里面請。”

    她假扮秦日爰的事已經在建隆帝面前過了明路,秦三不必再刻意模仿她了。小暖笑道,“東家想怎么樣就怎樣,不必在意這些表象。”

    秦三聽了姑娘的話,立刻又掛回了他特有的憨憨的笑,綠蝶竟也覺得他這樣看著更舒坦。

    進屋后,綠蝶把禮品打開,一個加了水會變色的杯子,一個精致的陶塤。秦三對陶塤愛不釋手,捧起來湊到嘴邊,屋內立刻飄出一段渾厚低沉的樂聲,帶著大漠落日的寂寥空曠。

    小暖驚詫極了,“你居然會吹塤?”

    秦三嘿嘿一笑,“這不算啥,三哥會吹笛子,舞大人會吹簫,七哥鼓打得極好。某這個只是小打小鬧,在他們面前根本拿不出手。”

    連玄散那家伙都會吹笛子!小暖發現自己是眾人里最無能的一個,備受打擊。綠蝶趕忙開口安慰自家姑娘,“綠蝶跟姑娘一樣,什么都不會。”

    小暖望天,“嗯,我知道了,咱們倆啥都不會。”

    “姑娘若是對哪種樂器感興趣,盡可請位名師在身邊指點幾個月,以姑娘的聰慧,很快就能上手彈奏。”會吹簫的玄舞言道。

    秦三也給小暖出主意,“三爺善琴,姑娘不如學瑟。這樣成親之后,你們就可以合奏高山流水。”

    玄舞看了一眼洋洋得意的秦三,暗道這家伙背上被砍了一刀,腦袋也跟著開竅了。玄舞覺得這點子很好,“琴瑟和鳴很不錯,姑娘,瑟的聲音若泠泠流水,很好聽的。”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五十弦啊!”小暖嘆了口氣,五十根弦,看著能不眼暈嗎?

    綠蝶兩眼發亮,“姑娘也能出口成章了,這句真得很好聽!”

    小暖抽抽嘴角,有個比自己還沒學問的丫鬟,真好。

    玄舞掃了一眼不爭氣的師妹,繼續勸說道,“現在的瑟只有二十五弦,學會一首曲子也不很難,真的。”

    小暖覺得成親了后,總要培養些共同愛好,夫妻之間才不會相看兩相厭。三爺喜歡彈琴,自己學學瑟也不錯,小暖咬牙,“回頭買個瑟,等有空了我就開始學!”

    姑娘很少有空,這瑟買回來怕是也排不上用場。在場三人心照不宣地對了對眼神,不過姑娘能有這個心意,三爺知道了就會開心。

    養王八的木開,前幾天還求著玄舞幫他在姑娘面前說說好話,好讓他能重新回到三爺身邊做事。玄舞琢磨正好趁著三爺心情好時,把這件事兒辦了。

    說完閑話,秦三抱過賬本和各家店鋪送上來的報告,請姑娘指點他該怎么發現個中的好和壞。這些自己聽著都頭疼的玩意兒,秦三居然能跟姑娘學得下去,玄舞更深信秦三真得開竅了,她帶著師妹退到屋外,欣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秦東家不錯,你也得加把勁兒了。”

    綠蝶把拳頭握得嘎巴巴直響,“師姐放心,他現在主要用腦子,拳腳功夫上越發松懈,很快就打不過我了。”

    “笨丫頭!哪個叫你跟他比拳腳,捆住男人得用計策,姑娘比三爺拳腳厲害嗎?姑娘能把三爺收得服服帖帖、死心塌地,靠的可不是拳腳,而是這兒!”玄舞用手指頭點了點師妹的腦瓜子,“想讓男人聽話,得用腦子,腦子!在姑娘身邊這么多年,你可不能只長肉。”

    綠蝶鼓起腮幫子,“秦東家比三爺差太多了……不過師姐,你在姑娘身邊待得日子也不短,見了玄散大人還不是只用拳頭。”

    “胡說啥呢。”玄舞瀟灑地靠在門框上,“我從來不用拳頭,只用腳。他腦袋有坑,用計策也是白搭,得靠打的才能明白。”

    “哦——師姐真看上玄散大人了?”綠蝶八卦兮兮地扒在師姐身邊。

    玄舞彈開師妹的腦袋,懶洋洋地道,“你們都成雙入對的,我見了手癢了,也想跟他試試。若是合得來就湊合,合不來就接著揍!就他那德行,這輩子除了三爺和我,也沒人能忍得了他。”

    “忍得了誰?”小暖跟秦三看完賬本出來,問道。

    玄舞站直了,“不是什么要緊人物,姑娘忙完了?”

    “完了。綠蝶,咱們回家吃飯睡覺。”小暖笑瞇瞇地對玄舞道,“玄舞不是也挑了兩件中意的禮物,趁這會兒有空,給玄散送去吧。”

    原來姑娘已經猜到了,玄舞也不覺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很是灑脫地道,“不急,他晚上跟著三爺一起來了再送不遲,咱們回去睡覺更要緊。”

    幾個人剛要出門,就有暗衛進來報信,“玄孚的馬車又回來了。”

    小暖……

    自己不想見他,他這么一圈又一圈地在自己面前晃悠,是幾個意思?

    “姑娘稍待,屬下出去清清路。”玄舞說罷,帶著人走了出去。不消一盞茶的功夫便回來了,“姑娘,成了。”

    “走了?”小暖整了整衣衫站起來。

    “屬下命人幫他頭前開道,很快就過去了。”玄孚走得慢,是因為百姓擋道圍觀,將百姓分開左右,馬車走起來自然就快了。

    小暖上馬車往時,順嘴問道,“玄孚去哪了兒?”

    “聽說是去了李府。”

    去見李奚然了?小暖立刻道,“以他那速度,去了李家應是吃了閉門羹。若是我猜得不錯,他接下來是奔著城南的李家莊去的。咱們不回莊子,去燕南街。”

    若是玄孚去李家莊,小暖回第四莊就跟他順路了。綠蝶命車夫調轉馬頭,奔著燕南街而去。小暖回府吃了午飯剛躺下,玄舞皺著眉頭進來了,“姑娘,玄孚大師的馬車,又奔著咱們府門來了!”

    你姥姥!玄孚自打進了京城就貓在永福寺內不出來,自己不過進城辦點兒事兒,怎么走哪都能遇著他!

    小暖卷被子坐起來,“大門給我關緊了,不管他走多少遍,都當沒看見!”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