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異變 > 末世小館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大食堂級會議
    趙二體驗過完游戲,臉色凝重的像剛丟了五百流通點一樣往明光趕。

    事實上術士大爺完全沒意識到這個主機,啊不,這款沉浸式游戲給趙二造成了多么大的沖擊。

    趙二堅信,等他帶著這種沖擊回到明光,包管一多半明光高層都會被沖擊成傻嗶。

    這東西可真是太牛逼了!

    最牛逼的地方在于它在恰當的時間出現在了恰當的地點,先不提這玩意到底能不能完美復刻一頭虛獸出來,哪怕只是有針對性性的搞一搞對明光威脅比較大的異獸也可以啊!

    明光的強是拿人命堆出來的,當然和女王城一比也并沒有很強了...

    很多與異獸搏命的例子具有唯一性,明光總不能為了找到肝掉某種異獸的辦法就排除成編制的守備軍去荒野上刷地圖吧,且不提能不能找到合適的目標,那得造成多大的傷亡?這個責任誰來負?

    舉個栗子,就拿上次獸潮的霓虹龍來說,那么老大的個頭兒,除了在獸潮中出現過一次,正常情況是明光人在荒野上連它的影子都摸不著,天知道它們到底生活在哪兒。

    明光某些高層對霓虹龍到現在還心有余悸,它們對明光城防的威脅實在太大了,除去衛青雨和術士大爺,再除去某只廚子,明光甚至到現在還沒摸索出一個像樣的辦法阻止霓虹龍...

    這像話么?

    當然這不能怪明光高層尸位素餐,主要原因還是霓虹龍太特么偏門太特么...無法形容了...

    話說這玩意真不是老天爺看明光人過得太悠游自在了才隨便捏幾頭霓虹龍出來搗亂的?

    但是,如果把霓虹龍復刻進那啥啥生物主機里,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派進化者進去刷,單刷組隊刷開團刷成編制的刷,明光那么多種類的覺醒者啊,讓發生委來一大波不卑不亢的獎金,丫的還不擠破頭的往里跳?給老子挨著個兒的試!就不信找不到個合理的辦法!

    這樣的例子簡直太多了,機會是有限的,而人的想象力卻是無窮無盡的。

    明光缺的就是再來一次的機會——

    提到這種事明光比高齡40來歲的中年男人在老婆嘴里聽到“我還要”更吉爾尷尬!

    再要?再要不是尿就是命!別的莫得了!

    如果將明光附近的生態圈、獸潮中出現過的異獸通通copy成模板,明光絕對能有針對性的開發出對付它們的辦法,都不用提普通人,這樣培養出來的守備軍在獸潮中的戰斗力還得了?

    趙二一路驅車撞飛了十幾個沒眼力見兒的進化者,當他的裝甲車一腳剎車踩在守備軍營地大門口的時候,某個倒霉的進化者才心驚膽戰喘著粗氣從兩個輪胎之間爬出來,只看了一眼開車的人是誰,立刻收掉臉上的怒氣慫眉耷拉眼的灰溜溜跑掉。

    嗯...

    肇事者姓趙...

    溜得慢點怕就要直接被埋在守備軍門口了...

    “淦里娘!”趙二罵了一句,對門口站崗的人說,“我找葉老爺子,開會,緊急事件!”

    年輕的守備軍小伙子一臉懵逼,遲疑道,

    “二,二爺,您這好像越界了啊...”

    守備軍又不是趙家私有物,哪有你說開會就開會的道理,找的還是守備軍的最高層。

    趙二一大腳就踹過去了,

    “我越你老母我越!”

    年輕人連滾帶爬的跑掉了,

    “啊啊啊,葉老將軍,趙家又來人拆營搗亂啦...”

    趙二望了望天兒,咕噥著,

    “娘的,讓冷涵來就好了,這待遇差距也太大了。”

    這貨毫不客氣的就往營地里鉆,然后狗狗祟祟的一頭扎進了大食堂,

    “聽說守備軍食堂的幾個大師傅是葉老爺子的傳家寶啊,抓一個回來整頓飯我們家老爺子一定開心,沒準一開心就能少抽我兩頓了呢...老家伙也真是的,老子都多大年紀了,動不動就挨頓揍,老子不要面子的啊!”

    于是一場格外嚴肅的會議就在守備軍的大食堂鋪開了場面。

    整場會議的氣氛就像趙二面前的驢肉鍋一樣焦灼,下面是黑里透紅的炙熱炭火,上面是蒸汽騰騰的驢肉,葉老爺子臉上的皺紋在霧氣里若隱若現,嘴上叼著的煙袋早就因為忘記抽而被超巨量的水蒸氣給滅了火,特別神秘。

    有人凝重的開口道,

    “可怕的想法!不過術士他...咳...總之明光絕對不能放棄這次機會,簡直太恐怖了,簡直...”

    “特么誰在說話?!”葉老爺子一哆嗦。

    于是霧氣中擠出一張臉來,堆著笑,

    “老將軍,是我。”

    “哦,小鄭啊,”葉老爺子無語的拍著桌子,“趕緊把那幾口鍋子給我撤了,不像話,尼瑪的誰還在吃呢,喝湯聲格老子的放小點兒!!”

    鍋子全被撤掉,趙二戀戀不舍道,

    “你們開你們的會唄,走又不讓我走,吃又不讓我吃...”

    “你給老子閉嘴!吧嗒吧嗒...”

    趁跟了葉老爺子半輩子的兩位大管家不在,老爺子緊著把煙袋鍋子給點上,爭取多抽兩口。

    葉老爺子一抽不要緊,這一桌子大佬哪個是省油的等,噼噼啪啪的點火聲接連響起。

    “唉...”

    “明明是好事,為什么總覺得過于冒險了呢。”

    “呵,年紀輕輕的,對新生事物的接受力未免也太差了點,這可不成,膽子放大嘛!”

    “我怕再大膽點兒,是不是得把明光進化者全都搞成叛黨...”

    “你他娘的會不會說話!”

    “老東西罵誰?”

    “罵你!”

    “干,科研院和發生委的人怎么還不到?有沒有點輕重緩急了?!”

    沒有科研院出席的會議一向如此,罵娘都算是守備軍的正常流程,只有在科研院的人來參會時這群老兵老將才會稍微收斂那么一丁點兒——主要還是怕丟人。

    對守備軍的大老粗們來說,人家科研院都是“文人”來著,說一句話都要扯上仨典故外加兩句詩詞啥的,陰惻惻的諷刺人從來沒有半個臟字。

    守備軍和科研院吵起來的時候也不是沒有,畫風大概如下:

    “汝等鼠輩,窮極齷齪之能事。”

    “淦里娘!”

    “母之,誠彼娘之非悅。”

    “淦里娘!”

    “汝有何能?古人誠不欺我,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淦里娘!”

    “......”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