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女戰神的黑包群 > 第1597章 九零年星辰大海54
    郝盼盼燒的火,郝老太做的飯。

    東姝忙完回來的時候,還愣了一下。

    “奶。”東姝輕聲叫了一下人。

    郝老太原本還別扭著,想轉身就走的。

    結果看著東姝手上,挽了衣袖的胳膊上,全是青紫的傷,頓時就氣紅了眼。

    “你這個渾孩子。”再不喜歡孫女,那也是她親孫女,而且東姝待她不差。

    通過這幾回送東西,郝老太也品出來了。

    平時她偏愛的小兒子,小兒媳婦,那就是一家子的白眼狼。

    她平時有好東西,眼巴巴的給小孫子吃。

    結果,她和郝四嬸一撕x,人家兒子還是巴巴護著自己家,哪里顧得上她這個奶奶。

    便是她疼愛的小兒子,郝老四,也是在中間和稀泥。

    明顯就是偏幫著自己媳婦。

    有了對比,便覺得東姝的好處來了。

    所以,郝老太才會這樣別扭的過來幫忙。

    不外乎就是想挽回一點大兒子一家的心。

    從前是她想差了,如今看明白了,也不算晚。

    看著東姝手上全是傷,再一想這孩子的體質,又是氣又疼。

    最后也不管這是在東姝家里,掀了門簾子進去,看到桌上有碘酒,便拿了出來,讓東姝先洗了手,給涂了藥,這才算是稍稍安心。

    “我先回了。”郝老太全程虎著臉。

    “吃了飯再走吧,奶。”東姝一看郝老太要走,忙留了一下。

    郝老太還是虎著臉,沒什么好氣“餓不死。”

    郝老太沒留下來,東姝也沒攔住。

    不過老太太吃飯早,一般下午四點多就吃過了。

    這會兒已經晚上的七點多了。

    東姝看郝老太強勢要走,最后也便沒留。

    周家兄弟幫著王鳳芝收拾了海房,然后便過來一起吃了飯。

    一直到大家吃了飯,王鳳芝這才開始裝起了雜瓣魚,這年頭白色口袋還不太流行,大家裝東西,大多數都是面袋子之類的東西。

    所以,王鳳芝找了兩個面袋子,各裝了一袋子的魚“今天也沒別的吃的,多裝點魚回去給家里人,吃不了曬曬,留著以后吃也行。”

    王鳳芝沒少裝,一個人至少給裝了二十斤,滿滿的一大袋子。

    周家兄弟沒拒絕。

    雖然說明天一早還要出海,但是村里到這邊,就是半個小時左右的腳程。

    所以,來回他們也是可以的。

    總得回家看看孩子,順便送點魚,讓家里安心。

    周家兄弟猶豫了一會兒,然后大周哥這才問了問,能不能先支兩百塊錢用。

    家里如今忙著種地,種菜,還有其它的一些,想先支點錢用。

    兩百塊,還不夠他們一個月的工資呢。

    海邊三月底開工,現在支兩百塊,也不過分。

    所以,東姝痛快的支了錢,還寫了收據。

    這些是需要從年底的總工資里扣的。

    走完了流程之后,周家兄弟這才拿著東西,揣著錢,開開心心的回家。

    東姝叮囑了兩句,注意山路,還有明天早上別晚了。

    然后這才轉身回了家里。

    “今天晚上的飯,你奶做的”聽郝盼盼說這飯是郝老太做的,王鳳芝還不太敢相信。

    看到東姝回來了,還小聲問了一句。

    東姝點點頭“嗯,我剛才聽韓嬸子說,我奶下午又跟我四嬸吵起來了”

    一聽東姝這樣問,王鳳芝還嘆了口氣道“也不知道,從前斯斯文文的一個人,如今怎么變得這么辣,你四嬸是真的過分了,下午沒人攔著,就差直接按著你奶的頭打了,那你奶再不好,那也是長輩,還是婆婆,你四叔也是,媳婦都打了娘,他也不知道攔著,也不是說非讓他偏幫著你奶,至少攔著點啊。”

    怪不得郝老太態度變得這么大,而且還變得這么別扭。

    這是被最疼愛的小兒子小兒媳婦傷了心呢。

    話說一半,王鳳芝又是感嘆了一句“你說,天遠那孩子也是,你奶平時有一塊糖,都巴巴的給他吃了,你四嬸按著你打的時候,他居然在一邊鼓掌說媽媽加油,哎”

    說到這里,王鳳芝看了看東姝,又看了看正在寫作業的郝盼盼,小聲說道“我知道,你奶喜歡孫子,不喜歡孫女,你倆心里有怨氣,但是,有怨的話,遠著點就行,打人就過分了。”

    王鳳芝也不是完全的泥人,或者說完全的好人,她有自己的是非觀,只是有些慫罷了。

    這個時候這樣說,倒是讓東姝有些意外。

    東姝原本還以為,王鳳芝會讓她和郝盼盼忍著一點。

    但是王鳳芝說,不喜歡,遠著就行,沒必要再湊上前去打人。

    畢竟打贏了打輸了,面子里子都不好看。

    “我知道。”東姝倒是不跟郝老太計較這么多,對郝老太那么好,也不過就是看在她對郝盼盼還行,而且也是幫著原主的父親盡盡孝罷了。

    畢竟原主的父親,對原主是真的好。

    原主想念書就念書,想不念在家養著,原主的父親二話不說,就讓在家養著。

    雖然原主是因為體質的問題,但是有這樣的父親,其實很幸福了。

    所以,幫著這個好父親,盡盡孝,只是一點好話,一點吃食,東姝還真沒多為難。

    聽到東姝應下,王鳳芝放心的點點頭,然后轉過頭去看郝盼盼。

    郝盼盼性子倔強,而且很要強。

    王鳳芝怕她鉆了牛角尖。

    對此,郝盼盼低著頭寫著作業,悶聲應道“放心好了,我再怎么樣,也不會打我奶。”

    至于親不親近,再說吧

    看著郝盼盼這樣,還是記恨著,郝向陽剛沒那會兒,郝老太偏幫郝四叔一家的事情。

    其實這件事情,換成誰也都氣不過。

    不過東姝并不打算把自己的時間和精神浪費在一個老人身上。

    隨便就能打發的事情,沒必要花費自己的心神去氣去惦記著。

    既然干不掉她,那么就當一個親戚,敬著遠著就行。

    不過這是自己的想法,沒必要強壓給郝盼盼。

    而且郝盼盼如今還小,思維相對簡單。

    她想不了太多,只堅持著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東姝只偶爾的幫著引導,卻不會強行讓郝盼盼順著鋪好的路走。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