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女戰神的黑包群 > 第1366章 大郎,該喝藥了32
    劉管家心里有些忐忑,一邊走還一邊琢磨著。

    心里暗自祈禱,可千萬別有不太好的事情啊。

    等到了門房,見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四娘之時,劉管家也是眼眶一紅。

    “怎的回來了,也不提前捎個信。”劉管家一邊說著責備的話,一邊把女兒往回領。

    劉四娘今年也不過二十多歲,跟劉大郎也是差不多的年歲。

    按正常來說,像是他們這樣的家生子,便是生了孩子,也是該留在府里,說不定搭個小廝之類的,過一輩子。

    但是劉管家這女兒是個有福氣的,早年跟著喬夫人,搭上了貴太太,因為手腳麻利,就被貴太太瞧上了,然后要走了。

    后來劉管家才知道,那個貴太太還跟京城的成陽王府還有些親戚關系。

    劉四娘長的不錯,再加上手腳麻利,也有眼色,隨了劉管家的性子了。

    所以,之后被成陽王府的管家兒子瞧上了,就過來求了親。

    劉管家一看女婿人也行,而且他們這樣的也不挑什么其它的,看過覺得不錯,定了親。

    女兒直接就嫁去了京城,

    如今算是在王府里當差。

    聽說已經是王府里小郡主身前的管事姑姑,相當的有臉面。

    而且因為嫁人了,以后不用擔心,還得隨嫁,搭給姑爺。

    不是變相的情敵,所以小郡主對自家女兒十分滿意。

    這突然回來了,劉管家能不心慌嗎?

    “爹,我就是跟著郡主過來,想著都到家門口了,沒道理不回來瞧一眼,就是看一眼,送點東西就走,也不多說話,郡主跟前還等著我伺候呢。”劉四娘語速飛快,一邊說一邊把手里的包裹遞了過來。

    然后便準備著走。

    劉管家自然是知道,在貴人跟前當差,可不能誤了事兒。

    所以,也便不攔著,這還沒拉回院里呢,又轉過頭,把女兒送走了。

    “對了,瀾郡主這次過來,王府并沒有派人,據說是因為有位王爺在金陵呢,所以也便放心郡主過來,而且附近其它大小官員,若是聽說了有王爺在金陵,為了表忠心,指不定都往金陵城里涌呢,父親最近少出門,碰上貴人之類的,不惹事,但是咱也不能怕事兒,有什么問題,就去驛館那邊找我,瀾郡主暫時住在驛館。”劉四娘一邊走一邊說。

    劉管家一一用心聽著,也記在心上。

    正好想過來找劉管家,結果碰上劉管家在跟人說話的東姝,這會兒就貓在父女倆身邊的假山后面。

    倒不是想小人的偷聽。

    只是正好趕在這里,東姝耳力又好。

    聽的清清楚楚。

    聽到劉四娘說,有一位王爺最近在金陵城,想了想之前的那個帶著標志“池”的劍柄,東姝心里動了動。

    大約猜到了,這位在金陵城的王爺,有可能就是池陽王。

    不過一切只是猜測,而且那都是上流社會的事情。

    自己如今不過就是個市井小民,倒是不需要操心這些。

    劉四娘不放心,哪怕看到劉管家應下了,還是多叮囑了幾句:“對了,讓喬老爺與那京城來的馮公子少些往來,這馮公子是在京城闖了禍,被家里下放到這邊,算是避禍,那馮公子可是個浪蕩公子,之前還得罪了郡主,郡主這次過來,說不好就是想來收拾他的。”劉四娘想到了新過來的馮祈,馬上叮囑了一句。

    這件事情,之前馮家做的隱秘,其它人也不知道,他們把馮祈放到了哪里避難。

    所以,劉四娘并不知道。

    平素里,她與家里的聯系也不多。

    再加上,交通不便,往來書信,一來一往就得月余。

    便是有什么消息,傳到了也不見得就及時收到。

    再加上,劉管家也不了解京城情況,對于馮祈也沒放在心上,所以也便沒多問。

    如今聽到劉四娘這樣說,馬上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

    得罪了京城的貴人,跑到這邊避難,看來這馮祈也沒外表那么風光啊。

    只是,這馮祈也是好大的心啊。

    闖了禍,來金陵避難,還是不改風流本性。

    保不齊之后要出事兒。

    好在喬員外這個人心寬,也不愛結交什么權貴。

    再加上馮祈年輕,所以他過來之后,喬員外還真沒遞過帖子想去結交之類的。

    劉四娘又仔細的交待了一番。

    劉管家聽著,東姝在假山之后也聽著。

    哪怕劉四娘他們走遠了,東姝隱約還能聽到一些。

    知道馮祈其實是來避難的,也不是招惹不起之后,東姝勾勾唇。

    既然是來避難的,那么事情就好辦多了。

    原主的死,肯定就是馮祈和肖心蓮兩個人聯手。

    自己晚來一步,都得涼涼。

    這條人命,東姝早晚都是要討回的。

    只是如今看來……

    似乎都不用自己動手,馮祈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了。

    京城的郡主,親自過來動手。

    想來這仇怨不能小了。

    生怕劉管家知道自己偷聽,自己也不太好解釋,東姝想了想,又折回院中,想著晚點再過去找人。

    劉管家將劉四娘送走之后,也顧不上東姝這邊,而是先去了喬員外那里。

    把劉四娘說的話,挑重點說給了喬員外聽。

    “那馮府的公子,一瞧就不是個正經人,正經人能去勾搭那有夫之婦?”喬員外一早就覺得,馮祈不是個好貨,再加上他在京城也不見得全無助力,不見就得討好馮府。

    所以,也沒有結交的心思。

    如今看來,還真是做對了。

    喬員外這番話,說的自然就是馮祈之前跟肖心蓮之間勾勾搭搭的事情。

    這件事情,在金陵城可能激不起水花,但是在東水縣這邊,可是鬧的不小。

    肖心蓮進了馮府之后,幾乎不出來走動,多少也是受了流言影響,有些沒臉出來了。

    劉管家聽完也是連連嘆是,那劉小郎君多好的人啊,結果碰上了這樣的兩個。

    也真是糟心。

    喬員外感嘆了一番之后,也便不再多說。

    劉管家忙完了喬員外的活,又把府里的人敲打了一番。

    畢竟有王爺在金陵城,而且聽劉四娘的意思,有可能就在東水縣附近。

    劉管家當然得把府里的小廝仆人敲打一遍。

    萬一沖撞了貴人,那就不太好了。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