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修真大工業時代 > 第一六四章 樂章
    大洋集團和聯合國之間的關系、以及整個天元星文明的關系,這個問題還真讓張浩有點小小的思索。

    說起來很久以前張浩就確定了關系:大洋集團只管經商,而政治等問題交給聯合國。

    但現實情況顯然不是數學,不是一二三四那么分明。實際情況是,大洋集團和天元星文明、和聯合國,已經完全融合一起,已經難說彼此。

    在這樣的情況下,劉欣雨再次詢問張浩的這方面的問題,也就在所難免了。

    張浩沉吟好一會才開口了:“暫時來說,我還是堅持大洋集團獨立發展。不過情況畢竟發生改變,有些事情我最近也在想,應該稍微更改一下。

    首先,以目前情況看,大洋集團無法完全撇開聯合國,甚至大洋集團也必須作為統一的一份子加入聯合國,為天元星的統一作出表率。

    其次,大洋集團在對外的政治上,也會與聯合國共同進退。在肅風氏問題上、在紅河文明的問題上,大家是一致的。

    最后,工商業上,涉及到具體的問題,大洋集團需要保持獨立。

    其實你應該看出來了,大洋集團的發展路線,和天元星文明的發展情況,是截然不同的。我們……”

    “我來說吧。”劉欣雨打斷了張浩的話,“大洋集團的發展,是扎根于天元星文明,但你們卻不屬于天元星文明。

    天元星不過是你們的第一站,你們也不會在這里駐足。下一站,你們的目標就是軍井星座的黑市。

    大洋集團的發展路線,既是參天巨木,又擁有藤蔓的特性。你們就像是榕樹,你們將在一個又一個星球扎根,最終獨木成林。

    也許在長遠的未來,天元星文明不過是這一片叢林中不起眼的一個角落。”

    張浩看著劉欣雨,緩緩點頭。“不錯,僅僅天元星文明的范圍,其實已經有些無法滿足大洋集團發展的需要了。

    我們是一個商業集團,雖然我們的內核是科學發展觀,但資本主義才是我們的行事準則。發展、擴張、研發,再反哺發展、繼續擴張,如此循環才是大洋集團的發展。

    而天元星文明的市場,已經不足以讓大洋集團繼續發展下去。所以,走出去就是必然。”

    “那有計劃嗎?”

    “第一站先在肅風氏嘗試,摸索和檢驗、并培養一批優秀的年輕人。順便看看能否吸收一些肅風氏的人加入大洋集團。

    我們接下來會分三步走。

    第一步,繼續鞏固和發展天元星文明的市場,與天元星文明共同發展。

    第二步,參與肅風氏的重建工作,并爭取在肅風氏這里打下堅實的根基,成為肅風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恰如現在大洋集團與天元星文明的關系。

    第三步,就如同剛才你所說的,我們將派遣艦隊前往屏星星座,將在那里尋找一個落腳點,發展成為前哨基地。

    最后做為一個補充,我們將在這個過程中,全力推進修行問題。爭取在十年時間里能夠出現還虛境界的高手。

    就算沒有還虛境界的,至少也要有數百純陽境界的。只有這樣才能保證肅風氏老實,才能保證大洋集團乃至整個天元星文明的利益與安全。”

    劉欣雨面色稍微有些沉重。她緩緩點頭,“那你會前往肅風氏?或者前往屏星星座?”

    “這個……先看看吧。”

    “以我對你的了解,我認為你肯定會前往的。而大洋集團目前的發展,依舊離不開你的指點。有時候我很懷疑,你為什么知道這么多。”

    說著,劉欣雨輕輕撫摸張浩的面頰。之后就是一段不可描述的、夜色的故事~

    第二天一早,劉欣雨從張浩懷中醒來,匆匆穿上衣服也沒吃飯,就直接飛走了。今天還有重要的事情。

    聯合國統一全球的趨勢已經明朗,但總有那么一些頑固分子。對于這些頑固分子,劉欣雨已經準備采取強制措施。隨著梁朝做出選擇,剩下的國家等也不過是負隅頑抗,已經是秋后的螞蚱了。

    但全世界統一,依舊有太多的事情要處理,劉欣雨能抽出一天晚上來作陪已經是極限了。

    張浩微微搖頭,也起身了。最近大家都很忙,幾乎可以說是腳不沾地。

    張浩站在窗前將最近的事情思索一遍,最后選擇了大洋集團的功法研究基地。

    如今大洋集團已經從肅風氏那里得到了大量的功法,包括但不限于五部可以修行到還虛境界的功法,也包括其余的次一級的功法。

    大洋集團的功法,從來不是照抄別人的。尤其是大洋集團將《周天功》推演到純陽境界之后,已經完全在魔改的道路上一去不回頭,現在就算想要修行別人的功法也很難了。

    因此大洋集團對外來功法的態度就是:借鑒!

    張浩來到功法研究中心,曲海超已經在門口等候。目前功法研究的負責人,就是曲海超,順便還要承擔翻譯的問題。

    想要閱讀肅風氏的功法,就要有翻譯,而且這種翻譯不是一般人可以勝任的。

    張浩一邊往里走,曲海超有一邊介紹最近的情況。

    肅風氏的功法比較傳統——話說也就大洋集團的功法算是奇葩。

    肅風氏的功法走的也是感悟自然、宇宙的道路,而作為還虛境界的功法增加了新的感悟方式:周天星辰。

    傳統的修行功法,到了歸真境界之后都必須要接觸星空,而要接觸星空自然就接觸到了星辰、宇宙等。此后幾乎所有的功法都與星空有關。就算是血魔功法,其陣法、乃至修行思想等,也與星空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肅風氏的功法也有自己的特色,其功法中蘊含了肅風氏本身的民族思想:侵略性。在肅風氏的功法中,想要突破還虛境界,需要去感受恒星的變化。

    確切的說就是恒星膨脹、死亡、變成中子星、黑洞等,甚至也包括恒星的誕生等。因為這些過程動輒千年,因此還虛境界的突破也是以千年計算的。

    恒星的變化,是宇宙中比較容易觀察到的劇變,通過這種開天辟地一般的變化,可以讓修行者感受到世界的力量,感受到那種冥冥中操控宇宙的力量。

    就是透過宇宙中規模宏大的變化的表象,才能感悟到隱藏在背后深刻的宇宙規則。而只要能感悟到這種規則,就有希望突破到還虛境界。

    但這種突破并不容易,因此肅風氏才大方的將還虛境界的功法交易。也許他們認為天元星積累不夠,就算幾百年也不一定成功。

    張浩和曲海超一邊交流一邊走入研究中心內部。

    這里,一片高科技的立體虛擬場面正在掩飾恒星的誕生、到死亡。在科技的引導下,這個應該是幾億、甚至幾十億年的過程,被壓縮到幾分鐘之內。

    當然目前只是演示,很多資料都來于計算,并不見得準確,它也只能是演示。小小的播放廳完全無法重現恒星誕生和死亡的恢弘場面,那種動輒就按照光年計算的恢弘場面。

    當然,若只是用來研究功法,倒也足夠。

    李威、趙大河、黃明山等人也都在這里,看到張浩進來,大家只是簡單問候一聲,就繼續低頭忙碌。大洋集團內還沒有形成官僚化的做事風格。在張浩的刻意維護下,反而形成了一種類似于學者氛圍的環境。

    張浩在旁邊靜靜地看著,并沒有打擾大家。大家也繼續自己的忙碌,似乎忘記了張浩。

    只有曲海超會抽時間向張浩解釋一下情況,最后卻微微嘆了一口氣:“暫時的研究中,我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總覺得距離真正了解還虛境界的情況只差一點,但這一點卻又如同天塹。

    不止我有這種感覺,大家都有這樣的感覺。

    我們認為,肅風氏給我們的功法,藏了很關鍵的一手。”

    張浩聽了,緩緩點頭,但隨后又遙遙頭:“我想,不一定是他們藏了一手,也許他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若他們弄清楚了這個問題,肅風氏也不會就只有五個還虛境界的了。畢竟這是一個擁有千萬年歷史的文明,哪怕他們現在衰弱了。”

    這時候李威也開口了:“我贊同張總的話。但若肅風氏能給一點提示,也許會更好。”

    張浩微微搖頭:“不要想著敵人如何,那是不現實的。我們能做的,就是自強不息。命運必須掌握在自己手中。

    嗯……這樣吧,大家將最近的研究都說說,也許我這邊還能提供點建議。”

    這話要是別人說,大家絕對一巴掌拍走。但張浩說,大家還真帶了點期望。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卻也條理分明、相互補充。

    張浩聽了后,微微皺眉:大洋集團現在對純陽境界的研究,從理論上來說,已經走到了‘超三維’的極限,甚至已經開始接觸了不少四維世界的信息。

    但是大家雖然接觸了很多四維方面的信息,卻并沒有將這些信息、乃至知識等串聯起來。

    最后張浩總結道:“換句話說,我們暫時接觸的四維信息雖然不少,但一直不成體系。而且我們也不知道如何將這些東西形成體系。因為這些四維的存在,依舊遠遠超過我們的理解能力。哪怕我們現在已經達到純陽境界!”

    “對,就是這個!”黃明山大喊一聲,很有些激動。

    其余人也紛紛點頭。曲海超也有些急切的說道:“張總總結的很到位。現在就是這個問題。

    如果是三維世界的,不管多難的我們都能將他們整合起來,然后形成一個科學體系,而且是完整的。

    但四維世界的存在,太抽象了。不,抽象已經無法說明,很多東西已經超過我們的理解能力。

    我們需要有一種方法,將這些信息串聯起來。

    肅風氏通過觀測恒星的演變,我認為是恒星級別能量的激烈波動中,能夠短時間將四維信息統一,或者部分統一。若修行者有幸感悟到這種‘統一’,就有可能進入還虛境界。”

    “我有一個想法!”張浩緩緩開口了。大家的眼睛刷的一下就明亮起來。

    就聽張浩說道:“我們現在了解的四維信息,恰如大洋集團總部的城市噪聲。各種噪聲摻雜一起,不管曾經多好聽的聲音都會成為雜音,讓人難以理解整體的噪音。

    但如果忽然發生什么激烈的變動,必然影響整個總部城市的生活,才能讓所有的噪音短時間相對統一,容易觀察到一點真相,但這種真相很單調。

    這是肅風氏觀察恒星變化的原因。但我們可以用另類的手段來整頓噪音。

    我們可以派遣一個藝術家來統籌安排城市的聲音管理,讓噪聲變成一曲樂章。樂章的題目就叫:城市讓生活更美好。”

    “樂章!”大家敏銳的抓住了這個詞。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