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異變 > 始于權游的西幻之旅 > 208 趕路與獻祭
    林間一處十字路口邊緣長著一顆低矮壯碩的老橡樹,其上某條樹干延伸而出,橫攔在了路口上空,上面用繩索掛著幾具腐爛發臭的尸體,而今正隨著周遭輕風推動不住晃蕩著,樹蔭外照射而入的陽光籠罩在這些尸體上,也讓一道道狹長影子跟隨著林中之風而在泥土地表搖拽多姿。

    夏季的風即悶且熱,混合尸體散發出的腐爛臭氣,讓正處于風口小路上的兩位騎馬侍從掩鼻咒罵不已,但身為斥候,他們卻不能無視任何一種超出尋常的跡象。

    于是這兩人直接頂風而去,策馬竄到這排尸體前一瞧,那一個個腐爛發綠,仿若破布般的面孔顯得非常嚇人,但其中某具脖子上掛著的一塊木牌倒是讓他們放下了心——

    【你們這群該死的強盜,統統下地獄去吧!】

    ……

    斥候們的大后方所在,一隊騎士正不緊不慢的趕著路,為首的是一位身著整齊皮甲與斗篷的黑發騎士,一襲合身衣物讓他看起來豐神俊朗,威風凜凜,他身旁則策馬前行著一個消瘦的穿棕皮甲騎士,更后方,其他幾個騎士在侍從的陪伴下正不住談笑,看起來心情頗為放松。

    隊伍最后是一輛馬車跟隨,承載著騎士們的盔甲補給帳篷等等物品。

    “還在想你母親?”

    周圍樹林深處鳥鳴聲陣陣,腳下馬匹發出的踢踏聲也連綿不絕仿佛帶有某種節奏,騎在一匹黑色大馬身上,藍禮隨口朝著身旁的清秀少年問了一句。

    馬背上的清秀少年聞言后臉色一紅,隨后老實點頭道:“我就是擔心,她會不會有危險。”

    “她比以前厲害的多,能有什么危險。”藍禮一本正經地反問:“還是說,你責怪我總讓你母親去東奔西走?”

    “沒,沒有大人,我沒有這個意思!”對方聞言慌忙搖頭。

    “母親不愿意安安靜靜的生活,這是她自己的選擇,我怎么能怪您呢,而且您——您——”

    這家伙一臉著急解釋的模樣讓藍禮見了不由笑了笑,隨后擺手道:“那就不要去想那些沒用的東西了,好好想想怎么完成這次任務。”

    “有您在呢,哪用得上我想……”

    對方小聲回答,惹來藍禮反瞪了他一眼。

    “那我今天中午的時候吃過飯了,你是不是就不用吃了?”

    對方沒敢說話,低頭看起來頗為羞愧。

    藍禮見此無奈嘆氣。

    此時是他們出發離開高庭的第三天,目的地是高庭正南方的角陵一帶,一路上倒是沒遇見什么波折——這倒不是說河灣地的治安有多么良好,主要是他們一行人全副武裝,一看就不好惹,尋常匪徒根本不敢靠近。

    實際上七國上下的野外當中有各種各樣的危險存在,不愿意當農民的土匪一抓一大把,林間各種兇猛野獸也時長遇見,封建制度下的領地劃分讓領主們統統都是各自領地內的土霸主,就算是封君也不能隨意干涉其領地內的事務,于是礙于領主們各自的能力不同,這一片片土地上的治安情況也各不相同。

    行走在外,對于這些都是要有所掌握的,誰家老領主死掉新領主上位,哪家領主統治能力出眾,哪家領主更嗜血威懾力強,哪家是個草包等等。

    多年的外出經驗讓騎士團成員們熟悉于此,這也是他們而今如此放松的原因之一,不然換做走在一處治安差勁的領地內,他們早就將全身板甲穿上趕路了——

    目前是夏季,氣候悶熱,而單純板甲雖然是一些鋼鐵物品,但板甲之下還是要穿加墊棉外套與鎖甲皮甲等,這等于說是套上一層層保暖衣物了,如無必要,誰也不會在夏天這么穿,不然用不了多久就會熱中暑。

    “大人,你說我會獲得什么樣的能力呢?”

    身旁消瘦騎士在羞愧片刻后小聲開口問道:“和我母親一樣,能聽得更多看得更遠?”

    “這就要看你什么時候覺醒了。”

    藍禮口中回答著一個在旁人看來非常陌生的詞匯。

    那天從昏迷中蘇醒后的晚上,他的情報頭子,白鹿溫妲就察覺到自身的五感都有一定程度的增強,不算太夸張,但也明顯超出尋常人。

    這對于探聽情報似乎是個有利的變化,藍禮猜測這種變化是不是因為對方一直搞情報的原因才發生的,不過具體例子不多,他也不能從中總結出什么覺醒要訣之類的東西。

    “我希望和我母親一樣,那種——”

    托布的話沒說完就被前方一陣嘈雜聲音所打斷,入目看去,之前跑在前面的兩個斥候而今正策馬小跑的沖了過來。

    “發生了什么?”

    沒用藍禮吩咐,托布就策馬上前相迎。

    “前面有一支商隊。”其中一位斥候回答道:“他們聽說過咱們的名號,想要雇傭咱們將他們送到幽谷城一帶。”

    幽谷城距離角陵并不遠,但也需要轉移路線,聞言后后邊那幾個騎士團成員們目光再次看向了藍禮,等候他的決定。

    這支騎士團屬于玩票性質,因為也沒幾個人,并沒有團長副團長之類的劃分,但幾年時間過去,團員們已經隱隱將藍禮當作了他們的領導者。

    無他,這位的戰斗能力最突出,辦法最多,性情最不爭,地位也能壓得住他們這群河灣貴族。

    于是有什么事情,他們都會讓藍禮做決定。

    “那支商隊運送的什么?”藍禮開口詢問。

    “君臨運過來的一些寵物狗幼崽。”斥候回答:“派席爾大學士親自培育的那種。”

    這話讓騎士團的幾位成員面面相覷,隨后棕發少年加蘭.提利爾忍不住說了一句。

    “咱們可以買嗎?”

    “去問問?”養猴子的馬克附和地說。

    “要是可以買的話,我正好送我母親一條。”

    “我感覺不可能,那東西太搶手了。”沉默寡言的騎士團成員岑佛德也忍不住跟著說了一句。

    他們顯然對此很重視,但重視的并非是這次雇傭。

    近年來維斯特洛除了局勢與人的變化外,還有很多其他變故,比方說七國各地的貴族們了解到君臨的派席爾大學士擅長培育寵物狗,經他之手的狗都特別聰明,不能說聽得懂人話,卻也遠超尋常。

    聰明的狗,稀少的數量,再加上派席爾大學士的名號,乃至于這種狗在維斯特洛愈發流行,甚至隱隱成為一種貴族間攀比的奢侈物品,誰家大貴族要是沒有這玩意,那簡直是一件很沒面子的事情。

    藍禮也曾見識過那種狗,的確夠聰明,而且毛發順滑光亮,都很漂亮,但也沒感覺有什么太過奇特的地方。

    相對而言,他更好奇于那大學士正事不做,做什么狗販子?

    “據說是派席爾大學士養的狗都很能生,數量太多放不下了,只好拿出來賣掉。”

    坊間流傳的這個消息也不知真假,藍禮決定等自己回君臨的時候仔細去調查一番,而目前而言,他對于中途接新任務也沒什么抗拒之處——

    主要是他此次出門并不單單想的是旅游或者追捕,其實還有四處轉轉碰運氣的因素在內,并不排斥臨時多趕路轉移目標。

    于是他就帶著興致勃勃的一眾團員們趕過去看了一眼——馬車籠子當中有十多條汪汪直叫的幼犬,比較稀少,但領頭的商人卻寶貝的根什么似得,不過他比較吝嗇,給騎士團成員開出的雇傭價碼也不高,更是不打算中途賣狗,于是團員們就沒什么興趣接這個任務了,藍禮想了想,也放棄了多走一段路程的打算。

    之后是一段沒什么波折的趕路,綠野森林,小溪湖泊,白晝夜晚,直到周圍的綠草地開始漸漸凹凸不平隆起緩坡,一座矗立于丘陵之頂的四方形狀城堡朦朧間映入眼中——

    塔利家族的角陵城到了,騎士團成員們對此很振奮。

    計劃是先前去拜訪之余順便探聽消息,所以他們筆直的朝著那座恢弘城堡趕去,然而一路上的平靜似乎于此終于消失不見,沒等抵達角陵城下,藍禮就突然看見了一個特殊情況。

    幾個紅袍子僧侶而今正位于一處小溪邊緣,不顧掙扎尖叫地將一個胖男孩摁入充滿血液的洗澡桶當中,口中念念叨叨著一些拗口難辨的詞匯。

    在他們周圍有許多人旁觀,似乎是什么獻祭場面,然而藍禮重視的卻并非是獻祭,而是紅袍子——

    從情報中了解到,在維斯特洛大陸活躍的諸多紅袍僧侶,基本都是一些找門的家伙。

    烏鴉校長說

    今天還有一章~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