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異變 > 低維游戲 > 第三百七十七章:我是高高在上的星辰
    黑暗的世界之中,遠處可以看到一層層深淵層如同同心圓一般環繞著這里,這里是深淵的核心。

    這里沒有重力、空氣、物質,除了深淵意志以外,只看得到深淵血日和深淵門扉塔羅斯兩位惡魔大君的象征圍繞著深淵意志旋轉。

    攜帶著整個深淵意志的深淵之主呈現出了巨大的神之軀,光芒從衣袍散發出來,照亮了周圍的一切。

    “這可真是……呵呵……咯咯咯!”

    亞德諾斯漂浮在虛無的黑暗之中,仰頭看著帶著面具的深淵之主,不由得低頭笑了起來,原本只是淡淡的輕笑,之后變得不可遏制一般,白骨的上下顎不斷碰撞發出撞擊的聲音。

    神話生命使用著通用的神語進行交流,可以清晰感受到他笑聲之中的苦澀和不甘。

    亞德諾斯驟然間抬起頭,縱然面對這種絕境,他依舊沒有任何失態的動作,坦然面對自己的結局問道:“你到底是誰?”

    “大天使法羅斯?”

    “造物主?”

    “大賢者安東尼?”

    “還是深淵之主?”

    陸之魚低頭看著他,高達數千米的惡魔骷髏之軀在深淵意志的投影之下,顯得那樣渺小,就如同一個巨人在注視著一只螞蟻,兩人在虛無的深淵核心目光交接上。

    “有意義嗎?”

    亞德諾斯愕然,驟然間狂笑了起來,笑聲之中充滿了嗤笑,不知道是在嗤笑自己,還是在嗤笑瑪利亞世界以及這里所有一切生命的命運。

    “呵呵呵……咯咯咯……哈哈哈哈哈!”

    “原來……到頭來……我只是一個跳梁小丑!”

    “沒錯,沒錯,說的太對了!”

    “沒有意義,這就是一個無趣而沒有意義的世界,所有人都活在一場虛幻的夢境,做著無聊而沒有未來的美夢!

    亞德諾斯笑的不斷扭曲,身體如同提線木偶一般不斷亂舞擺動,做出各種怪異而不規則的動作,顯得癲狂而混亂。

    良久才停歇了下來,顫抖的聳著肩膀攤開手向陸之魚問道,這動作顯得異常的猥瑣,如同一個畫著怪異妝容的小丑,亦或者是木偶。

    “那么這個世界,偉大而至高無上的造物主?我們的表演精彩嗎?您開心嗎?”

    “擺弄我們所有人的命運,高高在上俯視著我們的誕生滅亡,猶如舞臺上一幕幕荒誕的歌劇開場,如同棋子一般將我們落下扔棄,這場游戲您覺得……是不是……哈哈哈哈……特別有意思?”

    陸之魚摘下了面具,高大的充斥了整個深淵核心層的身軀動起來,就看見神力光芒和溢散出來的光帶不斷揮舞,修長的手指晶瑩剔透的散發著白色的熒光,僅僅手指的長度就足以比擬亞德諾斯的神話之軀,摘下了太陽紋面具露出了底下的面容。

    “你覺得有意思嗎?”

    亞德諾斯看著陸之魚的眼睛,空洞的眼眶之中跳躍的惡魔之火也漸漸平息了下來。

    “原來,就算是造物主,也無法獲得救贖!”

    陸之魚問道:“還想成為惡魔大君嗎?”

    亞德諾斯露出了他標志性的歪頭笑容,模仿著陸之魚的口吻:“您覺得有意思嗎?”

    “就算是螻蟻、就算是棋子、就算卑微如蛆蟲!”

    “我亞德諾斯也擁有自己的意志和高傲!”

    “我是高高在上的星辰,絕不做仰望天空的塵埃!”

    亞德諾斯身上的魂火劇烈的燃燒起來,通天火柱如同太陽一般,光芒透過位面壁溢散到周圍的深淵深層之中。

    在這火焰之中,亞德諾斯燃燒了自己的一切,燃燒了他的神話細胞、意識核心、記憶,沒有絲毫的后手和保留。

    陸之魚靜靜的看著亞德諾斯燃燒了自己的神話之軀,兩人靜默無言,只能夠看到死亡的火焰熊熊燃燒跳躍,亞德諾斯一點點進入永恒的消亡之中。

    這個時候,從遙遠傳來了亞德諾斯真名的呼喊聲,隔著無盡的距離通過儀式傳遞了過來。

    亞德諾斯看向了陸之魚,突然扭過頭,抓住了在虛空之中胡亂打轉的黑夜神格,打開了深淵之門,將神格扔了出去。

    “骷髏先生!”

    “骷髏先生?”

    亞德諾斯仿佛聽見了門那一頭輕聲的呼喚聲,臉上露出了少有的莊嚴表情,雙顎緊閉,目視著深淵之門的那一頭,仿佛再次看到了少女那天真浪漫的臉龐,還有可愛生氣嘟著嘴的表情。

    “愛麗絲!”

    亞德諾斯恍然間再次看到了當年藏匿在王宮角落里,瑟瑟發抖看著他舉起屠刀的女孩,稚嫩的臉上充滿了惶恐和害怕,蜷縮在角落里仿佛丟失了整個世界一般哀傷的大哭,為了力量不擇手段的他殺了父兄的他,驟然間一下心軟了。

    “愛莎!”

    “我的妹妹!”

    亞德諾斯伸出手,好像要抱起他記憶之中那個藏匿在宮殿角落里哭泣的女孩,骨質的手掌在火焰之中一點點化為虛無,一點點傳遞到全身,最后整個人隨著火焰一起消散成黑色的灰燼。

    ——————————————————

    荷利馬王國的飛艇碼頭之上,一艘早就已經安排好的載貨飛艇于黑夜之中悄然出發,幾名眼中不時透出綠色光芒的祭祀,護送著一個穿著黑袍的少女,登上了飛艇。

    飛艇出發,它的目的地是遙遠的雅拉大陸,哪里是屬于法師和精靈的世界,是傳說之中,整個瑪利亞世界,最美麗的地方,阿蘭大陸之上,無數平民向往的仙境樂土,哪里有著溫暖舒適的環境,四季如春和茂密的森林。

    哪里可以看到成群的美麗精靈,和他們特殊的城市以及巨大的生命之樹,可以看到成群的法師塔和法師王國的悠閑田園。

    飛艇靜靜的穿過星夜的云層,云霧彌漫在甲板之上,站在飛艇上,猶如漫步云端。

    頭頂著星空和銀月,腳下是云層還有隱約可見的大陸和城鎮,此刻,甲板之上畫著特殊的巫術引導陣,而愛麗絲則是一個在亞德諾斯引導下,學習了接近兩年才剛剛突破精神力七刻度,成為正式巫師的菜鳥。

    不過勉強摧動這已經刻畫好的巫術引導陣已經足夠了,愛麗絲呼喚著古怪的神語真名,雖然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儀式的導向正確了,來自深淵的力量浸染了巫術引導陣,溝通上了遙遠未知的強大存在。

    “骷髏先生!”

    “骷髏先生!”

    “你能夠聽到我說話嗎?”

    “骷髏先生!”

    愛麗絲閉著眼睛不斷的念叨著,然后就看見,引導陣之上,一個菱形的結構不斷涌現,深淵門扉之主塔羅斯的印記出來,勾勒出它的惡魔種本體形象,打開了一扇只能夠容納惡魔和神話生命這種非物質存在通過的大門,而此刻通過這扇門扉的東西,也同樣屬于這一類。

    一枚黑色的如同絲線組成的神奇晶石掉落在了甲板之上,其上繪制著密密麻麻的符文和咒語,正是世界樹模型之上屬于黑夜神位的基座立體圖案。

    而內部,則看到星光溢散,強大的波動和光芒從愛麗絲的指尖流淌出來,在飛艇之后拖出一條長長的尾巴,仿佛只要一個輕易的觸動,就能夠引發其中強大的力量,勾動瑪利亞世界內部的規則。

    愛麗絲抓住這枚晶石,感覺激動的不能夠呼吸,她渾身顫抖的呼喚著骷髏先生的名字,但是深淵之門早已合上。

    而甲板之上的巫術引導陣,也化成一道黑煙散去,仿佛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愛麗絲小心翼翼的將黑夜神格收起,看向了遠方。

    她將要按照之前亞德諾斯的安排,前往遙遠的雅拉大陸,那是一個遙遠的她無法想象的地方,就好像是另外一個世界。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