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大數據修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再三誘惑
    九成把握……讓我抱丹成功?曲澗磊愕然地張大了嘴巴。

    他其實是死了抱丹這條心了,要說一百年前還有點不甘心,五十年前就徹底放棄了,雖然他告訴自己說,找到千年陰陽芝還能再嘗試一下,但是真沒什么動力去找了。

    他甚至想過自己的死法——在赤鳳出現大事的時候,力戰而亡。

    他只希望在自己死前,能看到她驚訝的眼光,那就是人生完美了。

    現在他猛然聽說,自己還有九成抱丹的希望,只覺得腦子一片空白。

    他不想相信這個說法,但是馮君的推演……可能錯嗎?

    赤鳳為什么派出他來暗中保護,太清為什么諸多上人前來強請,這就是人家的能力!

    馮君笑瞇瞇地看著他,心里相當地舒爽:不要輕易測試人心嗎?我偏要測一測。

    舔狗這個毛病,真的不好,要改啊——感情應該是兩個人的事。

    曲澗磊愣了足足有三分鐘,才出聲發問,“你這……是什么意思?”

    “沒別的意思啊,”馮君笑瞇瞇地發話,“異果總共就一顆,這種果子的價值,你應該想得到……我不可能更多了。”

    “這個我知道,”曲澗磊失魂落魄地點點頭,“你隨便開價,我不還價。”

    “我不是這個意思,”馮君繼續輕笑著,“價錢先不說,我的意思是,這顆果子要完整吃下去,才可能抱丹,吃下一半……甚至九成都別想成功,你應該信得過我吧?想一想火髓丹。”

    “我信得過你,”曲澗磊又點點頭,“你是說,我們倆不能分著吃。”

    “沒錯,”馮君又點點頭,“只有兩個選擇,你吃,或者筱萌真人吃。”

    “她吃,”曲澗磊聊了兩句之后,思路逐漸清晰,他很干脆地做出了決定,然后他就有點惱怒,“你問清楚這個,有意義嗎?”

    馮君笑瞇瞇地看著他,“曲前輩,現在是你需要我幫助,這個態度可不像是求助呀。”

    曲澗磊翻個白眼,心說你還來勁兒了?也就是我為了她求你,要是為我自己求你……這個,九成的抱丹可能,那確實是要想一想。

    最終他還是輕咳一聲,“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說……我的選擇,跟馮道友你沒啥關系。”

    “怎么沒有關系?”馮君眨巴一下眼睛發話,“關系大了,我得考慮怎么開價呀。”

    曲澗磊想一想,悶悶地點點頭,“嗯,真人的需求,和上人的需求……價格應該不同。”

    馮君就喜歡看他糾結的樣子,他悠悠地發話,“這個果子的價格,也是救一人,殺一人,真人服了,幫我殺真人;上人服了,幫我殺上人。”

    曲澗磊越發地郁悶了,我要給她服用了,還得幫你殺個真人?

    要是我想抱丹,殺個上人就行了?

    這個選擇,實在讓他太糾結了,有心讓對方換個條件吧,估計人家不會答應——能讓他這個老朽二次抱丹,成功率還在九成,這果子有多么珍稀,根本不用說。

    思考半天之后,他的心一橫,“馮山主跟哪個真人不太對眼?”

    “哈哈,”陰魂大佬在馮君的識海里狂笑。

    馮君輕咳一聲,“倒是沒什么死仇,如果說有……也就是跟南宮家一個老祖不太對付。”

    “哪個南宮家?”曲澗磊沉聲發問,“萬福臺的南宮,還是天通商盟的南宮?”

    他對大多數的真人都是清楚的,不過真人的全名不敢隨便說——會被察覺的。

    “天通的,”馮君很干脆地回答,“他家跟皇甫家不對付,卻來掣我的肘。”

    “這個南宮啊,”曲澗磊松了一口氣,他只是出塵巔峰,老邁到現在的程度,想說能干掉真人,怕是他自己都不信,甚至還不如李只身,那位起碼有信心敢跟金丹真人硬杠。

    不過既然不是萬福臺的南宮,曲上人覺得,自己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下,跟對方拼個同歸于盡,還有兩分可能——也不可能更多了。

    所以他沉聲發話,“這個人我去殺,可是我有個不情之請……”

    “想要殺他,我估計也活不了,所以……能不能、能不能、能不能先讓我把異果送回赤鳳派?我怎么也是赤鳳榮勛,不可能騙你的。”

    “哈哈哈,”陰魂大佬笑得越發大聲了。

    馮君一時間有點意興索然,一擺手,有氣無力地發話,“那你就先送吧,我還未必讓你殺南宮真人呢,送完之后回來就是了……記得欠我一條人命就好。”

    他在修仙界,跟很多勢力是亦敵亦友,真正的仇家并不多,南宮家自從南宮有九服軟之后,他也沒有一定要將南宮老祖置于死地的理由——不勝真人已經過去折騰了一趟。

    所以,皇甫家給不出太好的條件的話,他可不想主動出手,到最后便宜了別人。

    曲澗磊聞言,卻是嘆一口氣,“我曲某人一生從不欠人,沒想到臨到老朽,反而要欠一條命,馮山主這份情誼我記下了……異果給我,三天之內我就回來。”

    馮君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我早說了,異果不在身邊……這種奇物,你也不可能放在身上吧?我會著人送來,你得等幾天。”

    曲澗磊深以為然地點點頭,“那倒是,是我冒昧了……對了,我離去之后你要注意安全。”

    馮君笑著晃一晃手里的符寶,“曲前輩只管放心便是,我是懶得跟他們叫真……這可是金丹巔峰制作的符寶。”

    他這話說得保守了,何止是金丹巔峰?大佬給它自己做符寶的時候,怕是已經出竅修為了,只不過出塵期在這個位面,最多也只使用金丹符寶——再多就超綱了。

    金丹巔峰?曲澗磊默默地點點頭,心說這馮君的背景,不是一般地硬啊。

    他所在意的筱萌真人,現在也不過才金丹四層,金丹巔峰……怕是此生無望了。

    三天之后,孔紫伊帶著李只身和一名無為峰的上人趕來了,無為峰的那位名叫于袍,只是出塵七層,但卻是陽極金屬性,資質極佳。

    他雖然不是先天純金,但是陰陽屬性占了陽極,又是單一金屬性,難得的是悟性極高,在功法一方面很有些造詣,性格也有些悠然,無為峰主極為重視——所以把長老令牌給他了。

    簡而言之,這是無為峰的持牌弟子,跟孔紫伊在紫霞峰的地位類似,這位據說也是有點無為,等閑不肯出山,這次是被曉冬真人點名才出來的。

    最活躍的謝輕云卻沒有出現在這一行人里,孔紫伊很淡定地表示:他和孫無鋒去雷霆原買靈石發電機了。

    馮君感覺有點郁悶——雷霆原的人好像答應過我,不把靈石發電機外賣的。

    不過這個事兒,他也只能郁悶不能抗議,因為謝輕云本身是出塵八層的修為,想要修習雷法,地球界帶來的那些發電機,功率就達不到,不能怪人家選擇靈石發電機。

    而且孔紫伊說了,因為風屬性修者紛紛開始修習雷法,派里那些雷法修煉室,有點不堪使用了——雷修本來就是小眾群體。

    而謝輕云看得更遠,他認為太清派如果能跟馮君達成共識的話,派里的雷法修煉室下一步會爆滿,他雖然可以爭取幾個特批的指標,但是以他的身份……怎么好意思跟小輩爭?

    修煉資源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安心的,所以他去雷霆原買發電機,孫首座作陪。

    除了謝輕云不能前來的消息,孔紫伊還帶來了一條消息,那就是以后太清派弟子來這里推演,派里也會出一部分靈石,通過信物來支付——煉氣期兩千靈石,出塵期三千。

    也就是說,太清弟子想要請馮君推演,自己還得準備一千靈石。

    太清學赤鳳,學得不太像,不過既然是派里出一部分靈石,那肯定會增強派里的凝聚力——哪怕太清不怎么看重凝聚力。

    沒錯,太清不是很看重凝聚力,常人都說四大派,但是四大派里也有歧視鏈存在。

    太清就認為,自己冠絕四派,多少人求著拜入太清,太清可以從容選人。

    像馮君推演這件事,赤鳳派之所以比太清出的靈石多,那不是因為孔紫伊的面子,而是因為赤鳳天生就不如太清——主要招收坤修,還要火屬性為佳,能招收的人有限啊。

    太清的底蘊深厚,包容能力強,問題雖然也不少,但不會像赤鳳那么偏科。

    當然,太清派公中補充的靈石雖然少一點,卻也是要制作信物,弟子們的凝聚力,還是要抓一抓的。

    與此同時,三個峰頭跟來了七名煉氣弟子——其中三人是隱性罡風金,還有一個出塵上人也是隱性罡風金,其余四名煉氣弟子則是歷練之余,幫諸位上人打一打下手。

    一行人來了之后,先是上門拜訪一下馮君,然后開始規劃門派駐地。

    開始各司其職之后,李只身主動找到了馮君,說這次來的需要推演的四人,還是用靈石結算,派里的信物正在制作中,而且暫時也發布不了太多賺靈石的任務。

    不過不管哪個門派里,總有身家豐厚的弟子,這四位就是了,所以他們不想等。

    “這事兒等一等再說,”馮君笑瞇瞇地一擺手,然后放出了那個嶄新的行在,“大家進來坐一坐?”

    (更新到,召喚月票。)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