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浪跡在諸天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封印
    道意門的高層,從掌門,副掌門,到是實權長老,比如傳功,執法長老,統統都是神皇巔峰。

    而且他們還不是普通的神皇巔峰,一般的神皇巔峰,在他們手中不比神皇中初期高明多少。

    狄意手中的精血來自一尊神皇巔峰的獸皇,雖然是獸中之皇,但是也未必就能強過道意門的執法長老。

    道意門在沒有神帝的情況下,還能在至尊勢力榜上保持一百多名的排位,表面上靠的就是這些人。

    畢竟,底蘊什么的,那也要轉化成實力才行,不然,不但無功,反而招人眼,是取禍之道。

    而四級至寶,則是底牌,是核武器,是威懾,不可輕動。

    他們這些人可不是方青山當初遇到的商之混沌世界,幾大家族那些靠資源堆砌出來的神皇,他們每一個都是在殺伐之中成長起來的強者。

    這些且不說,從諸葛瑾開口,到動手,一切都發生在瞬息之間。

    就在方青山等人還在感慨諸葛瑾的強大的時候,那只玄奧的大手,靈光涌動之間,已經將狄意撈在了手中。

    這一刻,這只大手就好似如來佛的五指山,而狄意就成了孫猴子。

    狄意雖然被獸皇控制,好似失去了智慧,但是本能尚在,似乎感應到了危險。

    一股更加澎湃,厲害的氣息怦然勃發,似乎想要掙脫束縛。

    可惜,孫猴子如何逃得過如來佛的手掌心。

    不要說他不過是一滴精血蘊含的意志,便是這尊獸皇在全盛的時候,也未必能夠比得上道意門的傳功長老諸葛瑾。誰勝誰負,還要打過才知道。

    此刻,他連龍游淺灘,虎落平陽都算不上,只是一滴精血,如何是諸葛瑾的對手。

    故而,便看見狄意獸性勃發,兇戾肆意,厲聲咆哮,面容猙獰,然而,卻好似垂死掙扎,聲音神情之中其中充滿著憤怒與不甘。

    可惜再不甘,再憤怒都只是徒勞。

    從諸葛瑾出手的瞬間,結果便已經注定了。

    狄意被諸葛瑾的大手撈在手中,無量炫光結成符文,瞬間涌入他的體內。

    先前肆虐,兇狠,暴戾的獸皇精血如同潮水一般被壓縮了回去,最后被壓縮在狄意心臟處,直接形成封印,被層層籠罩,徹徹底底的困在了其中,再也無法爆發。

    其實,諸葛瑾不只是在救狄意還是在幫他煉化精血。

    此番精血雖然被封印,但是卻是層層封印。

    只要狄意日后每揭開一層封印,便可以煉化一道精血,所有封印被揭開之后,精血也就完全煉化完成了。

    這樣,不但更加安全,而且更加迅速。

    如果是一整滴精血的話,以他現在只能,很難做到分離,想要抽絲剝繭,還要時刻注意,不被獸皇意志侵襲。

    “多謝長老出手相助。”

    “師兄拳法無雙,神功蓋世,在下甘拜下風。”

    有了諸葛瑾的幫助,再加上狄意本身意志不凡,以及元神之中有秘寶護體,所以很快便回過神來,先是對傳功長老表示感謝,然后親口認輸,最后才是一陣后怕。

    人活一口氣,樹活一張皮。

    先前為了展現自己不是連秦時月都比不上,不爭饅頭爭口氣。

    不管不顧,將獸皇精血拿了出來,直接吞服。

    要知道,平時,為了煉化此物,他都是如履薄冰,一般都是靠感悟,如同熏香一樣使用,即便是抽絲剝繭,都是即便是抽離一絲,也是一件非常麻煩和費功夫的事情,至于之后的煉化也不簡單,每次煉化都要花費很長時間。

    而這一次,囫圇吞棗,居然一口氣吞下。沒有爆體而亡,沒有成為傀儡,當真是邀天之幸。

    現在回想起來,狄意也不由得對自己的膽大包天,不知死活而震撼。

    這一次,雖然輸了,而且因為服用獸皇精血,雖然被封印,但是身體上的傷還在。再加上他本身便是墊底的存在,恐怕這一次內門排位賽與他就沒有什么關系了。

    但是狄意卻并不沮喪,富貴險中求,有付出,得到的回報也不小,可以說,這一次的收獲遠遠超過了他的預期。

    首先,他與龐博這個內門大師兄放手一戰,酣暢淋漓,雖然是被獸皇意志控制著,但是身體的本能還在。這是一份寶貴的經驗財富,千金不換。

    一旦消化,不說修為,戰斗力肯定直線飆升,尤其是對于萬獸拳的領悟。

    即便是不如先前出神入化,但是也比最開始初窺門徑要來得強得多。

    再有,便是吞服獸皇精血,被獸皇意志沖擊,最后差點淪為傀儡,但是到底苦盡甘來,這也是一份難得的體驗和收獲。元神意志得到了極大的磨練。和方青山借雷霆淬煉意志如出一轍。

    最后便是諸葛瑾長老出手為他封印精血,可以更快更安全的煉化。

    可以說,這一次,內門大比已經不虛此行了。

    略過這一場不提,接下來的比賽卻是同樣的精彩。

    方青山和龐博作為種子選手,大家已經都挑戰了一次。

    所以,接下來大家便并沒有指著他們兩人挑戰。

    不然,被人誤會大家想要靠車輪戰耗死他們,那可就丟人了。他們雖然比不上這兩人,卻也是要臉的。

    故而,接下來的場面就成了這樣,黑馬和原內門十大弟子之間的挑戰。

    比如這一場是閻殺挑戰上官瑾,下一場便是李慕白挑戰酆帝。

    倒是狄意已經沒有人挑戰了,因為他身受重傷,即便是服用了丹藥,也不可能好的這么快,再說獸皇精血被封印,底牌算是被廢,他也沒有什么好挑戰的了。

    狄意成為第十名幾乎沒有任何意外了。

    倒是秦時月沒有這方面的顧慮,不過也差不多就是八九名之間游蕩,再多也是不可能的了。

    他們之間你來我往的挑戰之后。

    按理說,勝利的人會去挑戰更厲害的。

    然而,情況卻是恰恰相反,失敗的人,卻是去挑戰方青山和龐博兩個終極巨擘。

    因為他們已經失敗了,所以名次也就不做多想,還不如挑戰挑戰方青山兩人,看看到底差距有多大。同時也是看看到底能不能逼出他們兩人更多的底牌,為后來者提供一些參考。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