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木葉寒風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卷軸的采集限制
    腦海中毫無動靜的綠色光團讓寒風懵了。

    為什么無法采集?

    今天的三次采集術,采集三日月之舞成功一次,采集朧月夜失敗一次,也就是說,他還有一次采集機會啊!

    難道疾風抄得有問題?

    可疾風抄的時候他全程都在旁邊監督,別說錯字了,連標點符號都沒錯!

    寒風沉吟半餉,想到了兩個可能。

    第一個可能是因為小老弟已經被他采集三次,所以小老弟抄寫出來的忍術卷軸,他無法再采集!

    但很快,這個可能就被推翻,因為井上、松下兩老頭都被他采集了三次,但他們手寫的卷軸,寒風不照樣采集了?

    更別說他還從月光煙的筆記上采集了二十多個理論知識。

    所以只有最后一個可能:疾風沒有掌握三日月之舞,所以他抄寫出來的三日月之舞就只是單純的字符,沒有絲毫靈魂,所以寒風無法采集!

    也就是說,只有掌握了三日月之舞的忍者寫下的卷軸,才能讓寒風采集到三日月之舞!

    寒風第一反應就是去拜托井上、松下兩老頭抄個四十七遍三日月之舞,但旋即又覺得不妥:同一個人多次抄寫同一個忍術卷軸,可以多次采集嗎?

    應該不能吧?不過以防萬一,寒風決定做個實驗。

    他拿著作業本沖出臥室,來到疾風身邊道:“疾風,你已經掌握三身術了吧?”

    疾風點頭:“是的哥哥。”

    “那你先寫一遍變身術的印勢、修煉方法還有心得。”寒風遞過作業本。

    疾風雖然有些奇怪,但還是認真的寫了一遍。

    “哥哥,寫好了!”疾風將作業本遞了過去。

    寒風接過后,直接使用了采集術。

    剎那,腦海中的綠色光團快速翻涌,噴射出了一顆淡藍色光點,正是變身術!

    這樣一來就證實了寒風的猜測:只有自己掌握的忍術,寫下來后才能被采集術采集!

    那么接下來就是驗證同一人多次抄寫同一個忍術,能不能被采集!

    “疾風,將這些再重新寫一遍!”寒風道。

    “誒?”疾風懵了,但看到老哥眼中的凝重和認真,他苦著小臉在另外一本作業本上,又寫了一遍變身術的印勢、修煉方法還有心得,因為是重新寫,所以上面的一些詞句也難免和第一次寫的不一樣。

    寒風接過第二版本的變身術,然后施展采集術,這一次,腦海的綠色光團毫無動靜。

    寒風眼睛一亮,但旋即又想起今天的三次采集全部用了,能有反應才怪。

    看來只能等晚上十二點后再試試了。

    寒風默默的收起作業本。

    沒過多久,惠惠子也從醫院回來,母子兩好久沒見,惠惠子溫柔的教育了一頓寒風,然后美滋滋的去做飯了。

    飯后,小老弟繼續抄寫三日月之舞,一邊抄,一邊背,恨不得直接把這個木葉流劍術中的奧義記在心底。

    寒風看著小老弟這么積極,都不好意思阻止他了。

    就在此時,后院處飛來幾只蟲子,寒風一看,立馬意識到這是油女志黑來送感知忍術的卷軸了。

    跑到后院,果然看到油女志黑低著頭站在后院正中。

    “志黑老師!”

    寒風剛叫了聲,就見油女志黑轟的一聲化作大量的蟲子四散飛離,原地只留下一個忍術卷軸。

    “是蟲分身啊。”

    寒風走過去撿起忍術卷軸,展開看去,果然是最基礎的感知忍術,和他從那個云忍身上采集到的一樣。

    寒風笑了笑,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使用感知忍術了。

    回到客廳,寒風發現月光井上這老頭竟然來做客了。

    “井上大爺,您怎么過來了?”

    寒風笑問。

    “哼!”

    月光井上見到寒風,一臉不舒服斯基,指著一臉無措的小老弟,質問寒風,“這是怎么回事?”

    寒風不以為意,笑道:“我在讓疾風抄寫三日月之舞。”

    “啊霍!三日月之舞可是木葉流劍術的奧義,抄這么多萬一流傳出去怎么辦?現在可是戰爭時期,村子里一定潛伏者他國的間諜!”月光井上氣道。

    寒風眼皮一跳,他還真沒想過這茬,忙從善如流,道:“疾風,把你抄下來的全撕了沖馬桶。”

    “我知道了!”

    疾風似乎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二話不說就直接把他的作業本全給撕成碎片,然后放在水里泡,泡糊了才沖馬桶。

    “哥哥,還有一本作業本在你那里。”疾風沖完后又跑回來道。

    寒風掏出小老弟的作業本,然后將抄有變身術的紙張撕下留著,作業本則交到小老弟手中。

    月光井上這才滿意點頭,然后從懷中掏出一個封印卷軸,將銀色礦石從里面取出,一臉鄭重的交給寒風,道:“這個礦石我已經拜托別人看過了,非常珍貴!”

    “有多貴?”寒風眼睛一亮。

    “這種礦石可以完美的傳遞查克拉,你父親的佩劍秋水,就是用這種珍貴的礦石鍛造出來的。”月光井上道。

    寒風眼睛一亮,問道:“那可不可以把我帶回來的劍給溶解,然后加入這塊銀色礦石鍛造出五十把秋水?”

    “不可能!”

    月光井上搖頭,“首先,這一塊礦石最多只能打造一把劍,其次,想要溶解那五十幾把已經鍛造好的劍刃,以木葉的鍛造技術做不到。”

    “好吧。”

    寒風嘆了口氣,木葉鍛造業這么水他也沒辦法。

    隨后他將銀色礦石放進了自己的封印卷軸里。

    接著月光井上偷偷的拉著寒風到后院,囑咐寒風有空多陪陪疾風,多輔導輔導他的心理,多灌兩碗心靈雞湯,多鼓勵他激勵他,讓他不要蹉跎年華,要好好學習天天修煉……

    啰里啰嗦一大堆,寒風聽得頭都大了。

    等月光井上離開,疾風立馬拿著三日月之舞的卷軸走了過來,問到:“哥哥,那我還抄嗎?”

    “抄幾遍了?”寒風問。

    “才抄了六遍。”疾風眼睛有些發光:再抄個十遍左右,自己就能徹底將三日月之舞背下來了!

    寒風接觸到小老弟的眼神就知道他心里在拉什么顏色的屎,揮手道:“繼續抄吧,不過抄完后記得沖馬桶。”

    “我明白了!”疾風激動的應下。

    歸咎.說

    可以看到評論了!!!∑(?Д?ノ)ノ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