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海洋修士 > 第六零六章 神秘的地宮
    重新回到山谷中的玄機道長等人,看著已然結冰的山谷,也覺得非常難以置信。即便山谷黃沙掩埋不多,可想在這樣干燥的山谷,讓其結上一層次有多么的不容易。

    偏偏徐海寶就做到了,甚至憑借一己之力,將先前令他們頗為頭疼的魔蟻,全部封凍于山谷的冰層之下。原本形成的黑沙暴,這會已然看不到任何起風的跡象。

    修真者的仙家法術!

    腦中浮現這些字眼的眾供奉,也真正見識到進階金丹后,徐海寶的實力有多么強大。制造這樣的場面,或許稱不上改天換地,卻也堪稱神跡一般的存在了。

    反觀依舊凌空而立的徐海寶,精神力穿透山谷的地下,很順利找到山谷隱藏的秘密。既然已經找到這里,徐海寶肯定不會錯過進去一探究竟的機會。

    簡單思考一番,徐海寶才道:“道長,等下我會去地下古道走一趟,勞煩諸位封鎖這座山谷。一旦有魔物沖出,務必將其斬殺。地下古道中,依舊有不少魔物存在。”

    聽著徐海寶的吩咐,玄機道長等人雖然也好奇,地下古道究竟有什么。問題是,先前跟魔蟻群的交戰,已經讓他們感受到巨大的壓力,甚至于死亡的威脅。

    真進入更加危險的地下古道,誰知道又會遇上什么魔物呢?先前沙漠巨蟲死后遺留的痕跡,他們都有檢查過。清楚魔物除了實力外,其毒性也非常的強。

    一旦被魔物咬中,那么后果不堪設想。即便有徐海寶在一旁,也難保救援不及時。待在外面,無疑還是明智的選擇。真可以進,徐海寶也會叫他們隨行才對。

    “放心!只要我等力所能及的事,我等保證全力以赴!”

    “拜托諸位了!”

    說出這段話的徐海寶,已經吞服了一顆補氣丹藥。感受著丹力已經恢復,徐海寶繼續施法道:“冰焰,燃!”

    法隨口出,一團看似不起眼的火焰,很快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隨著冰焰落到山谷的薄冰之上,原本被凍上的山谷,很快又變成冰火的世界。

    一簇簇幽藍色的火焰,將整個山谷映襯的分外詭異。早前被凍在冰中的魔蟻,也在冰焰中燃燒成氣體。看到這些會飛的魔蟻被燒盡,玄機道長等人也長松一口氣。

    先前交手的過程中,玄機道長等人已經體會到,這種魔蟻或許短時間攻不過他們的護體真氣。可對普通人而言,卻是堪稱致命的毒物。即便穿防彈衣,依舊不管用。

    燒盡封在冰中的所有魔蟻,徐海寶從高空落下,來到先前龍卷風刮起的中心地帶。將牽引而來的冰焰,對準中心處輕吐聲音道:“燒!”

    汲取了不少養分的冰焰,很快幻化成一柄火一般的鉆頭,開始沿著中心地帶旋轉起來。旋轉中的火焰,如同巨大的鉆頭一般,將地面鉆出一個巨大的洞穴。

    相比普通的鉆頭,鉆洞總會留下一些泥石之類的東西。被冰焰消融的地方,直接變成真空一般的存在。這種控火之術,也令玄機道長等人頗為感嘆。

    有好奇的供奉小聲問道:“玄機,徐顧問施展的法術,會不會是傳說的三味真火?”

    在這些先天供奉看來,或許只有傳說的三味真火,才會如此神奇跟犀利,可被詢問的玄機道長卻搖頭道:“應該不是吧!三味真火的威力,應該比這個更大。”

    冰焰,一種冰系法術的變種。極致的低溫,產生如同火焰一般的消融之力。看上去跟火焰一般,實則已經幻化成氣體一般的存在。常人挨上一絲,也會被徹底凍僵。

    供奉們的議論之聲,徐海寶并未過多關注。看著鍛燒出的洞穴,無數魔氣再次蜂擁而出。結果這些魔氣跟冰焰撞上之后,也很快被消融凈化。

    感應之前廟宇設制的冰焰圈,徐海寶發現那邊洞穴的魔氣,已經明顯減弱了許多。看來徐海寶猜測的一點不錯,地下古道從廟宇一直延伸到山谷這邊。

    將前番留于備用的佛家舍利,再將取出掛于身前,徐海寶朝玄機道長等人示意后,才縱身躍入燒開的洞穴中。臨時前也告誡,讓眾人不要靠近此洞穴。

    眾供奉要做的,就是守在洞穴四周,警惕任何有可能竄出來的魔物。雖然眾供奉很好奇下面的情況,卻知道先前溢出的魔氣一旦沾染,后果不堪設想。

    魔氣的危害程度,遠遠大于陰氣或者于鬼氣。沾染魔氣的武者,如果壓制不住魔氣帶來的副作用,很有可能走火入魔。武者一旦走火入魔,重則身死,輕則全身癱瘓。

    這樣嚴重的后果,這些供奉還是沒膽量嘗試的。為了壓制魔氣有可能溢出,隨行前來的佛修供奉,也跟徐海寶一樣,將攜帶的佛家法品拋至洞穴周圍。

    借助佛家法器,用佛力壓制有可能溢出的魔氣。而此時的徐海寶,已經降落距離地面近百米的地下古道中。看著沉浸在一片黑暗中的地下古道,徐海寶也覺得有些不舒服。

    感受到古道中積攢的魔氣,已然被消耗了不少,徐海寶繼續施法道:“甘露天降,凈化!”

    將古道一旁的地下水,抽取過來沖刷古道。無數隱藏在洞穴中的毒物,都被沖刷出來。伴隨徐海寶推出護體的冰焰火鏈,這些毒物也被燒成灰燼。

    在徐海寶看來,生存在地下古道中的毒物,還有被魔氣侵噬的魔物,都必須徹底清理干凈。如果讓這些東西逃出古道,也會給地面帶來致命的災難。

    洶涌的地下暗河之水,沖刷著地下古道的各個角落,慢步于古道中的徐海寶卻滴水不沾。被水流沖刷出來的魔物跟毒物,也會被水流推到冰焰火鏈之中。

    這種復合型的法術,雖然很消耗丹力。可為了一勞永逸,徐海寶也不想留下什么隱患。說到底,即便這片區域人跡罕見,可依舊是天朝的領地。

    以現在科技的發展速度,誰也不敢保證,未來這些沙漠地帶,不會重新變為綠洲。今天他不徹底將其清理干凈,未來就會給子孫后代帶來麻煩。

    況且,身為修真者,伏魔也是其應盡的本份!

    等到徐海寶終于抵達地下古道的盡頭,看著那座如同地宮一般的地下古城,徐海寶也很感慨的道:“如此巨大的地下工程,早年耗費了多大的人力物力啊!”

    漫步踏上地宮之時,徐海寶卻覺得有些意外。相比地下古道中彌漫著魔氣,地宮這邊卻感覺不到魔氣的存在。這種奇怪的現象,也引起徐海寶的好奇。

    利用法力推開應該塵封許久的地宮大門,徐海寶也能感受到,這座地宮看上去更像陵墓。先前那條地下古道,應該也是開鑿出的墓道。可這規模,還是有些驚人。

    隨著地宮大門被推開,徐海寶很快看到位于地宮廣場的執戈士。看上去,這些執戈士跟雕像沒什么區別。可雙腳剛踏入地宮,執戈士便集結轉身挺戈上前。

    甚至一股沖天煞氣撲面而來,耳邊還傳來悠遠的聲音道:“止!”

    看到這一幕,徐海寶依舊很感興趣的道:“有意思!跟魔石傀儡有異曲同工之處的機關傀儡。這玩意,那怕現在科技,只怕也造不出來啊!”

    利用非石非鐵的材料,打造出這種塵封千年,依舊能做出進攻姿態的機關傀儡。現在的科技,也根本做不到。這里面,也涉及到一些修真鑄造秘術。

    繼續上前的徐海寶,完全無視執戈士的威脅。這種機關傀儡,對付一般的武者,或許還能管些用。對待徐海寶這樣的高手,基本沒什么威脅。

    面對開始攻擊的執戈士,徐海寶竄步上前握拳道:“破!”

    伸手掏出機關傀儡封存在身體中的能量盒,這具高大的機關傀儡,瞬間便凝固住,變成一具真正的雕像,靜靜的待在原地。能量盒中的晶石,對徐海寶還是有些用處的。

    如同幻影一般,徐海寶一拳接一拳,將機關傀儡的能量盒掏出。將其扔進混沌珠空間,自有珠靈將其分解。至于機關傀儡,徐海寶也沒收兩具當做收藏品。

    在修真界,其實也有神奇的傀儡秘術。借助制造出來的能量盒,甚至可以造出筑基境跟金丹境的傀儡來。只不過,能做到這一點的人,還是不多的。

    強行破解機關傀儡陣阻攔的徐海寶,并未在地宮廣場耽誤多少時間。望著緩緩升高的臺階,徐海寶繼續大步向前,直到抵達地宮最深處的大殿。

    就在徐海寶推開大殿大門那一刻,內心一緊的徐海寶瞬間轉移位置。一道堪稱致命的黑色能量,瞬間從大殿中射出,甚至將秘銅打造的殿門打穿一個洞。

    “娘的!這大殿究竟有什么鬼東西,究竟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大殿被推開的瞬間,原本被阻礙的精神力,也很快能夠穿透進去。當精神力感知到,那座聳立于大殿中的雕像時,徐海寶卻發現精神力瞬間被牽引了過去。

    正當徐海寶意識到大事不妙時,隱藏在識海中的混沌珠靈,輕輕一振道:“禁!還不速速醒來!殿中那兩件寶物,一定要將其取出來!”

    截斷于雕像間的精神牽引,徐海寶也嚇出一身冷汗。他很清楚,若非珠靈阻止那股強悍無比的牽引力。只怕此刻的他,很有可能被奪舍,或者徹底淪落成失去意識的白癡!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