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游戲競技 > 游戲入侵異界 > 第十四章:妙啊……
    不到半小時強森取下了頭環,退出游戲,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語著:“就差一下,就差一下啊……”

    雙方的血條,都是挨九下,就空血,這個強森不愧是7級的狂暴戰士,經歷過許多戰斗的實戰強者,失敗了幾次后,從暴怒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居然尋找到了節奏和時機。

    一次次的挑戰,這一次踢了棍術大師八下,再打中一下就勝,卻仍舊失敗了。

    強森多想再來一次,干掉可恨的對手。

    但他身上的錢已經花光。

    16枚銀幣。

    這已經不是一筆小數目,比如黑絕這個身體的父親,薩格拉斯子爵,能拿出的現金也不過4、500金幣,等于4、5000銀幣而已。當然,現金,不是封地和莊園——被鎮長和小克邦男爵奪走的實產,換成金幣,至少價值數萬。

    “做為第一名,進入我們小店玩游戲的客人,現在贈送你一次免費挑戰的機會!

    短短時間,就花了10多枚銀幣的大客戶,黑絕并不會吝嗇。

    “真的?”

    強森到不是沒想過,不給錢甚至搶走游戲頭環,但第一,這里是傭兵協會的街道,怎么說自己在蘭格鎮也算有頭有臉的人物;第二,那個坐在椅子上,疑是武僧的大漢,不知實力如何。

    武僧很善于收斂氣息,對方是幾級職業者,判斷不出。

    再說,薩格拉斯子爵雖死,但這個少年繼承了子爵的身份,終究是一名貴族。

    第17次挑戰!

    強森掌握了節奏,不過這是虛擬現實的游戲,加上因為規則所限,身體只能做出簡單的幾個動作,雖然連續打中對手,也被棍術大師用棍子、腿,不斷的砸在身上。

    命中八次,同時也挨了八下。

    “最后一擊了!

    游戲空間內的強森,心臟在劇烈跳動,甚至產生一種曾經29歲之時,那時自己的實力是6級,面對一名6級的獸人大劍師,拼殺到渾身浴血、兩敗俱傷,以最后一擊,決一死戰的感覺。

    正是那一戰,成功進階,覺醒奧義·斧刃旋風斬殺對方,成了一名7級狂暴戰士。

    “去死吧!”

    強森控制的游戲人物,猛地躍起在了兩米多高的半空,側身飛踢,而棍術大師王師傅的棍子,也在同一時刻,向前方擊打,這一刻,時間似乎變得緩慢了起來……

    “啪!

    “勝利了!”

    在棍子接觸之前的一剎那,強森已經踢到對方,看著這名藍褲子的大漢,倒在地上,喜出望外的強森退出游戲,抬起雙臂歡呼了起來,簡直和奧運會上,獲得了金牌似的。

    小蘿莉黑雪,撇著嘴巴,滿臉不屑。

    游戲中退出會暫停,歡呼了幾聲后發覺自己,似乎有點太過激動了,又看到小蘿莉的眼神,強森有些掛不住,壓抑心情,再次進入游戲,現在對戰的是第二名功夫大師:

    瑜伽火桃師傅。

    這一次,對棍術大師時找到節奏的強森,面對會噴火的胖子很快敗下陣來。

    離開游戲的強森,還意猶未盡。

    “身上沒錢了,而且下午,還要出去做一個任務,我明天再來,到時候擊敗這個死胖子,打通游戲!”

    黑絕看對方摩拳擦掌,有一些無語,他不會告訴強森,瑜伽火才是第二名功夫大師,這之后,還有更難打的流星鎖陳師傅、梅花鏢藍師傅,再闖過一個機關房,才能面對最終boss。

    掌握電影中火云邪神“蛤蟆功”的穆師傅。

    這游戲是一個大坑!

    坑錢的“坑”。

    “話說,這個家伙,沒抱怨價格昂貴或游戲單調?”

    黑絕有些驚訝。

    不過他想一想便明白了。

    稀有度!

    這個游戲室毫無疑問是世界的唯一,而且,思維穿越,擁有一個新身體,哪怕強森不像多瑟姆那樣,想到“神靈”創造的次位面,也能感覺出虛擬現實游戲的不凡。

    如此的游戲,玩一次1銀幣,已經很良心。

    至于游戲是不是單調?黑絕自己在前世經歷過暴雪、ea的cg畫面洗禮,仙劍、最終幻想、dq的故事情節熏陶,又玩過英雄無敵、文明等策略游戲,這些老fc游戲在他看來很單調。

    但異界人沒玩過!

    “功夫”,這不是示波器上1958年的雙人網球,也不是1961年等離子顯示器上的太空大戰。曾經地球上,第一款真正意義上的電子游戲,“雅達利乓”1972年出現后,引起了當時美國人的瘋狂。

    而這一個類dnd世界,據說法師們,開發過制造一顆奧術飛彈,幾名法師打來打去,用法力維持飛彈不崩潰的“彈珠球”娛樂活動,拿出簡單的雅達利乓,想火爆是不可能的,但格斗游戲鼻祖功夫,已經足夠讓人覺得“驚艷”。

    就比如強森花掉16枚銀幣,花的很滿意,而且打贏了棍術大師,很滿足!

    幸福感爆棚!

    很快又有人進來了,兩名男子,一名女子,都是接近20歲,兩名男青年一個佩劍,一個背一面大盾,女子則是背了一把桑木弓,腰間還有箭囊。

    劍士、盾衛、弓箭手。

    黑絕的目光打量著女子,這一頭栗發的少女耳朵微微有一點尖,顯然具有一定的精靈血脈,但并不濃,估計只有1/4左右,相貌上帶著屬于精靈的秀氣,鼻梁有少許雀斑,顯得很可愛。

    “老板!

    劍士青年開口:“你這里的什么游戲,怎么玩?”

    “1銀幣一次!

    “這么貴?”

    劍士青年不想在同伴身前丟了面子,取出一枚銀幣,有些不爽的說道:“什么功夫游戲我試試,不過,如果不值1銀幣,不要怪我拆掉你的店!我們是魔狼傭兵團的成員,蘭格鎮三大傭兵團之一!”

    黑絕無語。

    他停頓了幾秒,說道:“我懶得理你,要玩就玩,不玩就離開!

    “哼!

    劍士青年將游戲頭環戴上,瞬間,他猛地站起身一臉震驚,轉過頭看向黑絕:“剛才,剛才……”

    “怎么了?”他的兩名同伴連忙詢問。

    “沒、沒事!眲κ壳嗄暧肿逻@一次穩定住了心神,居然是突然到了一處空間!這是團長曾說過的“半位面”嗎?這什么游戲,居然能讓自己進入一處半位面!而且,是思維穿越,有了一具新身體。

    太不可思議了。

    “游戲開始!”

    盾衛青年和弓箭手少女,張著嘴巴,看向亮起的影像水晶屏幕上,出現的畫面。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他戴上那個頭環后,穿越到了屏幕里?”兩人的心中都充滿了疑問,和貓抓一樣,但又不好打擾,仔細看著水晶屏,畫面中,穿紅褲子的角色,和持棍的角色相互接近。

    “啪、啪、啪……”

    棍子和身體撞擊的響聲,夾雜在“功夫”的曲調中,顯得分外悅耳,并不出乎黑絕所料,短短數十秒這名劍士青年,就被打了一頓倒在地上。

    從游戲的世界彈出,睜開眼睛的劍士青年震撼的說道:“我剛才,死掉了?”

    “還想玩么?1銀幣!

    “等等!”

    盾衛青年連忙掏出一銀幣,一把拍在桌子上:“讓我來……亞特,剛才畫面上的那個人是你在控制嗎?你怎么會進入到屏幕中去的?讓我玩一玩!”

    “蘭登哥哥!

    弓箭手少女略帶撒嬌的聲音中,從劍士青年手里奪下游戲頭環的盾衛青年,頓時哭喪著臉:“好吧,艾梅妹妹,先給你!

    “算你識相!

    帶有1/4精靈血統的秀氣少女艾梅,得意洋洋的將虛擬游戲控制器,戴在頭上。

    “剛才亞特哥哥,到底經歷了什么?”

    帶著疑問的少女弓箭手,突然發現自己進入到了一處陌生的空間之內,而且她有了一具新身體。

    外面的劍士亞特,盾衛蘭登,四只眼睛幾乎凸出眼眶貼在屏幕上,畫面上的女角色,和艾梅相貌一樣,穿著羞恥的紅色圍胸和紅短裙,大片白皙的肌膚,讓兩人簡直移不開視線。

    “妙,妙啊……”

    兩人口中喃喃的說著。

    看到這一幕,黑絕頓時十分的鄙夷,要是把拳皇做出來,見識到里面兩只碩大木瓜晃來晃去的不知火舞,口水還不得流出來?

    “對了!”

    黑絕的腦海中,陡然閃過了一道驚天霹靂。

    以后,能不能做出虛擬現實版的“尾……”?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