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異變 > 監督代理人 > 第五章 最大的分歧,就是沒有分歧(下)
    奪人財產往往有各種理由和說法,而佐佐木的言辭也不算新鮮,但這個根本沒有一絲說服宮代奏的可能性。

    “你覺得我的做法僅僅是執拗?佐佐木先生,你不了解我正如我不了解你一樣,當然了我們也沒有相互了解的必要性,這類言辭就沒有必要說出來了,我知道你們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我們之間的分歧根本無法彌合——我最堅持的東西是你們最想要的東西,這還有什么可談的呢?”

    “所以時下的問題很簡單,按照公司成立時的章程去解決矛盾吧,那才對我們雙方最有約束力的東西!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宮代奏都覺得那位突然去世的宮叔叔是個聰明人。

    這家動畫公司的股權構成人之中,除了宮叔叔自己算動畫業內人士,之外其他的股東全都跟動畫半毛錢的關系,他是怎么說服那群人拿出錢來投入一個陌生的行業的宮代奏不得而知,但這樣就保證了他對這家公司的控制……起碼在他活著的時候可以保證。

    宮代奏之所以主張按公司成立時的章程來解決眼前的矛盾,那是因為他認為這個章程對控股方也就是他自己是有利的。

    此時mad poihat面臨窘境的原因也很簡單,一家動畫公司自然不可能永遠甘于做分包工作,mad poihat也不例外,所以之前他們積極參加了一個季番動畫企劃的競爭。

    這是一部白泉社所屬‘花與夢’雜志的漫改動畫企劃,作品的名字叫做“甜蜜偶像”,這部動畫是預定于明年秋季播放的11話tv動畫。只要能把這個工作接過來,那mad poihat也就可以從雜魚公司中脫穎而出,成為能獨立承制tv動畫的中上游動畫公司。

    事實證明宮叔叔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這項工作幾乎已經被他拿下了,然而這個時候意外發生了……因為過度疲勞,他突然過世了。

    人脈關系是建立在人身上的,宮叔叔去世之后建立在他身上的成果也就全都泡湯了。

    之后的事情就比較簡答了,甜蜜偶像的制作委員會選擇了其他的動畫公司。

    這下,原本為了承接這個大工作而做的一切準備瞬間變成了負擔,為了首部獨立承制動畫,mad poihat新招募員工、推掉了很多原本要做的上色、動畫、協力等等之類的工作,所以現在他們等于兩頭空了。

    接不到工作、人員規模增加等等問題都為mad poihat帶來了極大的財務負擔,所以現在他們真的很缺錢。如果沒有解決方法的話,或許這家公司連一個季度都撐不下去了。

    “佐佐木先生,你應該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了吧?鑒于我們雙方的態度都很堅決,所以我們的分歧是不可調和的,所以該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宮代奏的腦子清醒的很,他知道事情該怎么做。

    宮誠敏叔叔在拉上其他人成立公司的時候顯然是很小心的,他做了很多約束性的東西,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協議,那或者對現在的宮代奏來說那是個至關重要的協議。

    往簡單里說,協議規定的是在公司成立的8年內,一旦控股方跟其他股東發生了不可調和的矛盾,那么控股方有權按照當時的出資規;刭徆煞,而不考慮8年內公司的價值變動。

    但這條規定也不可能過于有利,相應的回購行為必須在3個月內完成,否則就會變更先手權、進入反收購的程序。

    現在mad poihat成立還沒有八年,也就是說宮代奏可以執行回購程序,而一旦他在3個月內沒有拿出足夠的資金的話,那么他手里的股份就必須全都拿出來了。

    mad poihat成立時的資本金有5000萬日元,宮代奏有其中51%的股份,所以為了完成回購他必須在3個月內籌集2450萬日元……大概200萬人民幣的樣子。

    這稱得上是一筆“巨款”了,畢竟宮代奏僅僅是個高中生而已。

    “你要想清楚,雖然程序上沒有問題,你只是在正常行使權限,但現在注入資金和三個月之后再這樣做是不一樣的,第一,到時候企業的狀況肯定是不一樣的,經營環境肯定會更惡化;第二,那個時候宮先生可就要徹底的離開你叔叔創立的企業了!弊糇裟菊卵坨R、瞇著眼的看了宮代奏一眼,而后發出了這樣的提醒。

    說實話,這么做的話佐佐木倒也沒有拒絕的必要,盡管三個月的時間貌似會帶來很多變故,但到時候就能更順理成章的把宮代奏手里的全部股份收取回來了。

    2500萬円可不是2500円,一個在日本的中國人、他還是個高中生,怎么可能在三個月內籌集的到?開玩笑了。

    這位制作人先生自然不知道,這個中國人還是有點不一樣的,此時他已經在賣v家了。

    如果不成功的話……

    他還準備往萬代賣娛樂企劃。

    往索尼賣游戲企劃。

    往集英社賣漫畫企劃。

    三個月的時間長的很,真的有的玩呢。

    “以最極端的狀況來判斷,哪怕按你們的做法,早晚我還是要‘被迫’離開了這家企業的,所以……我還是決定按自己的方法來!比螒{風吹雨打,宮代奏根本不為所動,以心理年齡來說,他早就過了那種被三兩句話就給唬住的階段了。

    話談到這里早就已經徹底談死了,接下來就要看宮代奏能不能在3個月內掏出2450円來了。

    在有限的時間內籌集這么一筆錢確實不簡單,但相比于這個,怎么為這家公司承接新的工作才更困難。

    宮代奏能賣的東西確實不少,但動畫制作對他來說是一個陌生的行業,這里他又誰都不認識,再加上mad poihat跟其他動畫公司的合作基礎也很淺,有點人脈基礎的前社長也去世了,這種情況下誰會把新的工作交給mad poihat?

    又不痛不癢的談了幾句之后,佐佐木告辭離開,他認為不管成果是怎么樣,到最終都會是有利的,這個年輕人離開也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宮代奏則是看著對面空蕩蕩的椅子,沉默了一會之后突然開口說道,“真想找一個樹大根深的制作人……類似鈴木敏夫那樣的就成!

    “鈴木姐,那位跟你一個姓,你們是不是親戚?”

    鈴木加由子跟身旁的川嵐葵對視一眼,心想年輕的宮先生也是想瞎了心了,他對樹大根深的定義……也太樹大根深了。

    是,鈴木敏夫是最知名的動畫制作人,但人家還是吉卜力的社長呢。

    好吧,宮代奏也知道自己似乎想多了。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