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請回答火影 > 第三百零一章 成、成、成何體統
    時間篩過大部分平淡的東西,人們隨波而行,但一些生活的細碎,仍會一點一滴地留下。

    這一年來禹小白享受著寧靜,可直至很久,他才真正察覺,即使另一世界的重量早已化為片影,某些東西還是令人揮之不去。

    終于,剔除不去的部分在隱藏中積累,禹小白坐在夜空,俯瞰城市時,一如見到從前的自己,然后拾起了那忽視不了的重量。

    決定做下,而既然會過了這么久,自然是有原因。禹小白將純夏妹子拐到現代,已經不是家里一人,不決就莽的x狗年紀了,如果回去忍者世界,除了忍者狹路相逢的危險,還有內心對女孩的擔憂和承諾在里面。

    純夏能孤身愿意跟來,他也要與之負責回應,按理說金盆洗手了就不該再淌渾水了。所以這里就產生了矛盾,并且可能無法協調,但是為了過心坎,禹小白做好了心靈與肉體上的準備,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說一不二,呵,他心一橫,不就是商量么,爭取爭取,站著不行?

    他就跪著。

    ……

    ……

    咖啡館靠街一側的吧臺上,星野純夏在高腳凳上晃著腿,吸著芒果冰,雙手捧著手機不停搗鼓,小臉十分專注。

    禹小白坐在一側,默默望著玻璃窗外的景色,被烤得炙熱的馬路猶如他此時略微緊張的心情。

    尋了個神社有空的日子,禹小白就biu地來到澀谷,約了純夏出來準備將自己的打算告知。

    前期工作都很果斷,但面臨“最終考驗”,禹小白有點慫。

    用一個怎么樣的開場白比較合適呢,鍵盤榴蓮也沒帶啊。

    外頭的高溫透過落地窗隱隱傳來,行人路過大都打傘,頂著烈日艱難前行,店內冷氣適宜,重要的人在身邊,一種安寧祥和的氛圍自然環繞,星野純夏輕輕靠著他,發絲不分彼此地垂落在兩人肩頭,哼起了不知名的調子,看起來心情不錯。

    這樣的生活應該就是禹小白理想中的樣子,然而正視內心后,當他無法把遙遠的那對宇智波兄弟放下心,再開心的時刻都缺少了分踏實,他咬了咬牙,長痛不如短痛,在糾結近半小時后,他終于開口了。

    “純夏……”

    “嗯,什么?”星野純夏腦袋枕著男孩,轉頭后臉幾乎湊的很近。

    這樣的距離對于兩人來說已經沒什么,但是禹小白望到水汪汪的紅瑪瑙眼睛,里面洋溢的光彩讓他頓了頓。

    叮當一聲,純夏手機響了,她看過去,叫了下,拉了拉禹小白手臂,“你看你看,我的郵箱改好照片了!”

    “什么照片……”禹小白看過去,發現是張大頭貼,不知哪次玩的時候照的,日本與國內不同,大頭貼還是相當受歡迎,照片上純夏含蓄笑著,對方當時面對新事物好奇和膽怯混為一起的珍貴模態被記錄下來,眼帶星辰,顧盼生輝,大頭貼空白的滿是櫻花星星這些亮晶晶的東西。

    好看得不行,這是禹小白的評價,他說道:“很漂亮,完全秒殺那些電視上胭脂俗粉的明星!

    星野純夏白了眼,嘴角卻止不住地翹起一絲弧度,然后有些惋惜道:“可惜你不用郵箱,不能成為好友了!

    日本人有社交軟件,但平時正式些還是會互發郵件,“交換郵箱”也是大家成為朋友的象征之一。

    禹小白當即手機下載,注冊綁定一條龍,加為好友。

    試發過信息后他笑了笑,他已經習慣看著女孩對有趣的東西躍躍嘗試,新奇開心的模樣。

    純夏又按著手機,高興地劃來劃去哪怕沒什么意義,“對了,你剛才想說什么?”似乎想到剛才,她好奇問道。

    看著星野純夏沉浸在快樂中,無憂無慮,禹小白本來準備好的一通話有些說不出口,話到嘴邊改了口,“沒事!

    下午兩人去看電影,一部好萊塢商業片,機甲大戰機甲,機甲大戰怪獸,挺合日本人的情懷,人氣還是很高的,電影的劇情自不必說,一樣的配方一樣的套路,主要就是特效飛起,酷炫得眼花繚亂,鋼鐵身軀拳拳到肉,非常過癮。

    當做爆米花電影來說,是很好看的,星野純夏戴著3d眼鏡基本上全程張著小嘴,震撼得不要不要的。

    可禹小白因為藏著話而有些心不在焉,回響在耳邊的彭彭音效仿佛失去感染力,只是淡如開水地看著熒幕,嗯,鳳凰游擊士,軍刀雅典娜,打得過,打不過,打得過,打不過……

    散場后,兩人逛著日新月異,永遠不會乏陳的原宿街頭,商店買衣服,抓娃娃,禹小白沒有了以前那股一同的投入,心思并不完全放在這些上面,走走停停一圈,不過禹小白自認為掩飾的很好。星野純夏不厭其煩地走過一條條漸漸熟悉的路口,偶爾蹦蹦跳跳,和平時一樣地看似沒有發覺什么不同。

    直到日頭的熱度稍降,禹小白和純夏乘坐電車返回,走到地鐵口出站時,卻發覺外面竟然下起了大雨。

    如今的天氣說變就變,雨聲嘩啦啦,烏云蓋滿天際,雨珠不要錢似的打在地上,噼啪響成一串,雨水沖淡了空氣的悶熱,清涼吹拂,星野純夏不禁拽緊了禹小白的衣角。

    禹小白抬頭看了看密集的雨幕,感到有些棘手,大雨傾盆,一時半會還停不了,出站口有不少和他們一樣困擾住的路人。

    星野純夏從包里拿出一把精致的遮陽傘,眼巴巴望向他。

    “……”

    一道送分題,禹小白手一揮撐起傘,這里離神社的小山不遠,步行很快就能到,他沒什么猶豫地就護著星野純夏走進雨幕。

    雨水嗖嗖地打濕衣裳,禹小白還在考慮要不要用半吊子不熟的水遁耍個帥,身邊的純夏哎呀一聲,踩到什么地踉蹌,差點絆倒。

    “沒事吧?”禹小白連忙詢問。

    “沒關系的!毙且凹兿拿_踝,微笑道,然而眉頭卻忍不住地因為疼痛蹙起。

    禹小白看在眼里,搖頭掃了掃空無一人的街道,沒辦法了。

    他一抄手,抱起了純夏。

    “我抱你過去吧,傘你撐著!

    星野純夏頓時羞紅了臉,“你,這么……大庭廣眾,成、成、成何體統!

    “沒多少路!庇硇“卓粗兿牡臉幼,失笑道,“你怕什么!

    星野純夏慌亂地看向周圍,即便雨幕下行人稀少,她還是慢慢地紅到了耳根子,象征性地掙扎幾下,只能任由禹小白公主抱了。

    星野純夏頭埋進胸口,雙手纏繞過禹小白脖子,握著傘,特別緊張。

    “我這里風氣可開放了,不會有人說的啦!庇硇“装参康。

    胸口只傳來微弱地“嗯”。

    禹小白知道以純夏的性格和所受教育肯定是偏于保守的,當下也不多說話,專心走路。

    星野純夏身材修長,橫抱的話一頂小遮陽傘肯定是遮不住雨水的,好在禹小白不是一般的男朋友,他調運查克拉,細心地用水遁操控,雨水落到純夏身上如遇到透明屏障,自動滾落一邊。

    雨幕下世界變得灰蒙蒙,清新而韻律,一路無話,濕潤的衣角,肌膚相親,空氣安靜得只能聽到雨滴敲打,星野純夏聽著心跳聲,她的他的;禹小白聽著雨聲,傘上的心上的,像是有一條無盡的鐵軌,悠長的旅途,希望再也不停下。

    安靜了似乎許久,星野純夏適應了這般氛圍,頭依舊埋著禹小白胸口,垂下的眼瞼顫了顫,慢慢說道:

    “禹白君,今天,你是不是有事想和我說?”

    禹小白神情動了動,腳步沒停。

    “嗯,是有一件事!笨磥碜约旱难陲棽⒉荒懿m過對方的感受。禹小白大方承認了,他猶豫下,還是把自己的打算說了。

    雨水嘩啦嘩啦,星野純夏安靜聽著,沒有作出多少言語,只是念了聲。

    “原來如此啊!

    “就是稍微不放心,那兩人我很熟的……只是去看看,看一眼,沒事情當然最好,我回來很快的……真說起恩怨特別復雜,糾葛搞不拎清,唉那啥啊……”

    “……”

    星野純夏沒有任何的表態反而讓禹小白不安起來,解釋緣由,分析風險,家長里短地比比了一大堆。

    雨水滴答滴答,神社山腳到了。

    禹小白汗顏地抱著星野純夏上山,莓辦法,橘勢明朗,他不敢說話了。

    到達神社大屋前,雨勢已經變得很小了,禹小白小心翼翼地將女孩放下來,朱紅木門上的瓦片漏下珍珠,“呃,到了!

    星野純夏落地后,低頭無言,上前抱住了禹小白。

    輕輕說道。

    “我等你!

    禹小白愣了愣,他正殷勤地收傘,峰回路轉,雨過天晴,動作都僵到一半。

    女孩賭著氣,不看他。

    “這是最后一次,不準你不聲不響地消失,又不聲不響地出現,你一定要回來,回來時不許你再翻閣樓見我!

    話語很輕,都印在心里,像是那晚在無數光芒背景下的答允。禹小白伸出手,摸了摸星野純夏的頭發。雨停后,神社里有人探頭出來了。

    “嗯,放心吧。我給你發郵件!

    ***

    ***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