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請回答火影 > 第兩百一十八章 兩個千鳥
    電光在眼前綻放,裸露的情感使話語如刀,禹小白聽著質問,抿了抿嘴唇沒有說話。

    “啪!,禹小白搭住了抓著自己衣領的手,嘗試用力。

    在空中激蕩的電流更勝一分,力量噼里啪啦地互相壓上,吹開的氣勁甚至將遠處倒懸下去的河水濺開不正常的浪花,佐助睜著猩紅的寫輪眼,再次往前一踏,“告訴我!”

    禹小白腳碾碎著地面的沙石后退半步,他看著妖異的黑色咒印再次蔓延,已經爬上了佐助的臉龐,皺了皺眉。

    鼬隱瞞的事情和其中復雜的考慮肯定無法現在告訴佐助,禹小白雖然有意改變倆兄弟的這種靠仇恨追逐著的關系,但在還未和鼬商談并且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告之真相,好心干成壞事也有可能。

    “放開!庇硇“嘴o靜說道,周身的雷光開始如火一樣熾烈,看起來極度不安分的雷屬性查克拉在他身上如臂指使地游走,躁動與溫順呈現視覺反差的矛盾,他慢慢地將衣領上的手挪開,電流沿著手和另一股年輕不詳的電流撕扯在一起,頓時如洪水破壩,泰山壓頂,電流一反溫和地穩穩壓制回去。

    “……”

    佐助拼盡所能調動的一切查克拉,可手仍舊顫抖地開始松開,他不甘心地喊叫一聲,查克拉的顏色越來越趨于黑暗,手一揚,左手的苦無在空中劃出即使黑夜里依然沉重、漆黑的光芒,砍向禹小白。

    然而,一道更為出眾和耀眼,掠去黑夜深沉的白光出現了,它突兀地閃爍在這片空間,深深刻下的軌跡輕而易舉地穿透了黑光。

    叮,苦無斷開了,佐助怔怔捕捉到了不規則碎開的鋼鐵,他身體因為錯力歪扭,上次他知道苦無的脆弱,還未消失的白光以無與倫比的速度印在眼前,追到盡頭,還是那把如水的一樣的短刀。

    失去身體控制的間隙,佐助猛然被巨力擊中,視野倒退,他撞開一塊巖石,不斷翻滾,手往下抓卻空了,皮膚感受到幾秒水珠的清涼,他被整整打飛出幾十米遠的距離,摔在了終末之谷的另一端。

    “鼬也在這個組織……只是巧合而已!

    佐助吐出一口鮮血,胸口被石頭壓住的沉悶才稍微緩解,他嘗試幾次,才渾身疼痛地翻過身,聽到了對方的回答。

    “巧合?”

    這種簡單的回答和預計的完全不符,佐助咳嗽幾下,不由發出冷笑,半邊占滿咒印的臉上全是不信,一聽就是如此敷衍的回答,他明白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憤怒疊加上著仇恨,悲觀的心境里,他只能將未知的隱瞞幻想成深淵的惡魔。

    咒印還在帶給他力量,這東西還真好用啊……佐助爬起來,看著對岸雕像上的禹小白,再次爆發出邪惡氣息的查克拉。

    這樣不可原諒的事,一句巧合就能輕松帶過了嗎?

    禹小白凝視著佐助體表散發的查克拉,已經完全變異成黑色了啊……再這樣下去,也許就會引發“咒印二”的狀態。

    吱吱吱吱吱吱吱——

    宛如上千只鳥的鳴叫響徹終末之谷的上空,原屬于藍白的光芒被掩蓋在黑色之下,雷鳴匯聚跳躍著,這是禹小白非常熟悉的聲音,他教給佐助第一個有牌面的術,千鳥。

    禹小白看著佐助下壓著手,黑色的千鳥掀破了地表,沒有再言語,情緒和意志都匯聚在這傾注所有的攻擊上。

    或許是最后的一擊了,禹小白想著,咒印一已經無法帶給佐助更強的力量,他不想看到自己的學生變為咒印二模式的難堪樣子,到這里就分出勝負,禹小白沒有結印,查克拉就已經過曾經千回百次的戰斗所施展過的路徑,同樣的鳴躁響徹夜空。

    吱吱吱吱吱吱吱——

    ……

    鳴人趴在凸起的巖石上,他從水流中爬出已經渾身濕透,但此時的他無心理會衣服粘著皮膚的不適,而是焦急地盯著場中的情況。

    從腦海中的震蕩中緩過來后,他便看到了佐助開始和禹小白單打獨斗。

    佐助數次逼迫,竟打得旗鼓相當,然而短暫的爆發后還是處在了下風,鳴人有心去幫忙,可身體涌現的虛弱感在不斷給他示警,他跌跌撞撞地爬起,嘗試淌過河流卻被瀑布頂端急湍的水速給沖了回去,想要運用查克拉反而使身體更加無力,他不得不停下動作。

    鳴人白天剛打了一場選拔考試,然后和我愛羅進行了超階的大戰,休息沒多久便再次馬不停蹄地追出半夜,沉重的負荷簡直是在玩命,要不是人柱力的體質,一般人早在出村追來的路上就撐不住倒了。

    “可惡,沒愈合的傷口又痛了!兵Q人吸了口冷氣,冰冷的水流拍打在巖石上,也拍在鳴人的臉上,他只能看著佐助和禹小白竭力戰斗,跌回落敗的邊緣。

    特別是佐助為了打敗禹白老師,不惜釋放出了咒印的力量,這是鳴人內心極為擔心的,那可是好不容易壓制下來防止大蛇丸的陰謀。

    “禹白老師的實力很強,不行,我必須做點什么!”

    鳴人無法心甘情愿地看著同伴戰斗而自己看戲,這對他的性格來說比挨打還痛苦,該怎么辦,鳴人看著打斗的兩人,雷屬性的查克拉充斥在每一處空間,細小的雷蛇不時逃逸電黑地面,戰斗威勢宛如暴君發怒,電閃雷鳴間,炸響的聲音戰鼓一樣敲著心臟。

    “只能去找‘那個家伙’,讓它再交點房租了!兵Q人內心暗道,自來也的引導下,他知道自己體內住著的九尾,“下午剛找過他,不會拒絕吧……不管了!”

    當兩個同樣卻不相同的千鳥顯現,刺耳的鳴躁預示著局勢的緊迫,鳴人知道不能再等,毅然做出決定。

    ……

    千鳥行云流水的凝聚在手上,禹小白望著對面,沒有任何不可取的輕視,雷光持續綻放,他躬下身。

    兩座宿命斗爭留下的雕像上,一黑一藍兩道對立的光芒將終末之谷映出分界的白晝,爭論變得多余,惟有言語之外的東西在交流。

    某一刻,他們沖向了對方。53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