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一品道門 > 第兩千兩百六十二章 青牛根腳
    人族之事,眾位道人身為人道頂梁柱,自然有責無旁貸的責任。

    此時眾位道人來到佳夢關祭臺處,瞧著那雕塑一般的金身,張衡問道:

    “大都督,不知陽世可還守得?我等這些老家伙在陰曹骨頭都生銹了,也該出去活動一番手腳!

    金身神光流轉,剎那間竟然復活,化作了張百仁血肉之軀:“你們當真想要出去?”

    眾人訕訕一笑,尹軌道:“若外界局勢都督穩得住,我等樂得在陽世開辟凈土。不過都督既然出手吞噬天宮法界,想來是穩得住的吧,否則豈會對天宮法界下手?”

    張百仁聞言不置可否:“諸位道長若坐不住,可來陽世走一遭;若是有事無法分身,本座亦不介意,區區十萬大山與突厥,不值一提。只是那十萬大山的妖王,卻有些門道,諸位那個知曉此孽畜的根底?”

    聽聞此言,眾位道人俱都是默默搖頭,那十萬大山妖王強橫無比,非尋常之輩,失去了不周山作為依仗,縱使是張百仁想要將其懾服,卻也需百般布局,方才可將其拿下。

    “按理說有如此武力之人,必是赫赫有名之輩,但這廝竟然在塵世間不顯名聲,一直隱匿于十萬大山的深處,顯然不合常理!妖族都是張揚的個性,那個會這般隱忍?”張衡撫摸著手中拂塵:“莫非此獠是當年太古魔神留下的后手?”

    “大都督,這廝不好對付,可需咱們助你一臂之力?”尹軌面帶凝重道。

    這話絕非客套,之前那廝自莽荒一拳之威,造詣絕非尋常之輩可比。

    張百仁莫名一笑,搖了搖頭:“無妨,我自有辦法,諸位安心在陰曹中修煉便可,陽世的事情便交給我了。陽世這亂攤子都是我惹起來的,自然要我收拾!”

    話語落下,張百仁眼中精光收斂,化作了一尊雕塑,留下眾位道人在陰曹地府大眼瞪小眼。

    時光盡頭的小世界,張道陵撫摸著下巴,然后扭頭看向尹喜:“道兄可知那孽畜的跟腳?”

    妖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跟腳,只要知曉對方跟腳,那一切都不成問題。

    聽了張道陵的話,尹喜眉頭一皺,然后抬起頭一雙眼睛看向十萬大山:

    “怪哉!當年我侍從老聃,走遍天下各地,十萬大山雖有強者,但卻沒有這妖王。此妖是自老聃登仙后出世的,而且又是牛精成道,短短千年便有這般修為,普天之下符合這條件的唯有一個……”尹喜眼中神光流轉。

    當年老聃游走神州大地,若有如此強者,不會沒有發現,定然為人族料理了這般隱患。老聃沒有發現,那就代表著老聃之前不曾有這般妖獸。

    “不錯,我曾觀測此妖氣機,確實是千年內成道,簡直不符合道理!”一邊姜尚瞧著手中卦象:“便是如此,此妖千年內成道!”

    結合老聃、牛妖、千年內成道,恍惚中一道電光在尹喜腦海中劃過:“我知曉此妖的跟腳了!”

    “不知是何方神圣,竟然有如此本事?”姜太公眼中露出一抹詫異。

    “諸位可知當年老聃西出函谷關?”尹喜道。

    “此事天下皆知,莫說我等修行之輩,便是尋常凡夫俗子、道家信徒,也知老聃西出函谷關之事!”張道陵道了一句。

    “當年老聃西出函谷關,可是騎牛西去,紫氣東來三萬里!”尹喜的眼中滿是神光:

    “那青牛跟在老聃身邊接受仙機造化,受老聃只言片語,便享受不盡。當年老聃賜下道德五千言,那青牛便開了靈智,想來是此孽畜入了西域諸國,又恰逢老聃講經釋迦摩尼,然后佛道合一,親自受仙人點化福澤,方才有此機緣、進境!

    眾人聞言目光恍然,若有如此機緣,千年成道倒也說得過去。

    “原來是老聃的坐騎,當年老聃登仙而去,那青牛必然是得了自由,脫了鼻環,然后入十萬大山苦修,不知何時竟然成了氣候,一統十萬大山妄想攻占中土奪得祥瑞,借機重走老聃之路,一舉登仙!”張道陵聞言恍然,若這青牛是老聃留下的,那么一切都解釋的通,說得通了。

    “此獠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妄想攻占中土,奪我人族天機,我樓觀豈能容他!”尹喜眼睛里滿是殺機:“這孽障得我人族仙人點化,卻不知感恩,反而卷起腥風血雨,此事便交給我樓觀派了!”

    尹喜閉上眼睛,剎那間感應冥冥,念頭降臨陰曹地府,只見尹軌手中一道玉佩神光流轉,一行字眼迅速在尹軌眼前劃過。

    “父親降下的法旨!”尹軌只覺得懷中一熱,連忙伸出手將那玉佩拿在手中,然后眼睛里露出一抹神光:“原來如此!若能收服青牛,未來仙機降臨,我樓觀派必然獨占鰲頭!

    十萬大山驟然出兵,浩浩蕩蕩數十萬妖獸橫掃中原,所過之處攻城拔寨,寸草不生。

    十萬大山深處

    青牛一雙眼睛看著南蠻:“不出兵?得了太陰仙子的好處,你還想違背太陰仙子的意志?簡直是癡心妄想!”

    擺擺手,示意巴蛇大圣退下,青牛對著太陰星的方向拱手一拜:“恭請太陰大神降臨!

    “青牛,你喚本宮來何事?”虛空扭曲,太陰仙子跨越億萬里時空,念頭降臨十萬大山。

    “仙子當初曾言十萬大山、南蠻、五胡一道出兵,可是那南蠻竟然違背仙子法令不肯出兵,只怕我一家難擋人族大勢,還望仙子明鑒!”青牛對著太陰仙子一禮。

    太陰仙子聞言眉頭一皺,道了一句:“本宮曉得,你等候消息便是!比缓笊硇伪阆г谔斓亻g。

    莽荒

    南蠻

    太陰仙子意志降臨,一襲白衣飄飄,似乎壓得蒼穹倒懸,時空扭曲,整個南蠻一片死寂。

    巫不樊與石人王猛然站起身,巫不樊眼中神光閃爍:“太陰仙子到了!

    “當初你一口回絕老龜出兵,不是已經料到今日?早晚都要撕破面皮,得了好處便是,卻不能與太陰仙子牽扯太深。太陰仙子心機深沉,你我兄弟一不小心便會被其賣了”石人王話語里露出一抹凝重。

    巫不樊也不多說,起身前去迎接太陰仙子法駕:“巫不樊恭迎太陰仙子!

    “巫不樊,本宮賜你神祗身軀,助你修煉十二生肖神蠱,你為何不出兵?”太陰仙子顯露身形,也不多繞彎子,直接開口問責。

    巫不樊瞧著眼前的太陰仙子,眼中露出一抹凝重,過了一會才道:“怕是要違背仙子法旨了,老夫已經被大都督種下魔種!

    “什么?”太陰仙子聞言心中一驚,猛然一步邁出,一根手指點在了巫不樊的眉心處。

    “又是魔種!”太陰仙子眉頭皺起:“我有太陰星印記,可以助你壓制魔種,你速速出兵吧!

    太陰仙子手中圓月印記點入巫不樊眉心處,一雙眼睛意味深長的看著巫不樊:

    “你該知道背叛本宮的下場!”

    “仙子放心,下屬這便出兵!”巫不樊恭敬的道。

    太陰仙子一雙眼睛深深的看了巫不樊一眼,然后身形一轉消失在虛空。

    “那印記可管用?”石人王自屋子內走出。

    “印記若管用,武則天也不會慘死!太陰仙子不過是想要用印記來操控我罷了!”巫不樊只覺得眉心處一片清涼,不斷吞噬著天地間的月華。

    下一刻,只見巫不樊眉心處混沌之氣翻滾,那滿月仿佛天狗食月一般,逐漸被吞噬掉。

    “呵呵,太陰仙子的手段本座早有防備,同樣的虧吃一次就夠了!”張百仁的聲音在巫不樊體內響起:“你放心,魔種已經吞噬了太陰仙子的印記,區區太陰仙子不成氣候,你直接發兵十萬大山,襲擊十萬大山老巢,將其納入統治之中!

    “是!”巫不樊心頭一震,所有小心思瞬間收斂的一干二凈,然后恭恭敬敬的對著虛空拜了拜。

    “當真要發兵?”石人王看著巫不樊。

    “自然要發兵,發兵吞了十萬大山的地盤,相助李唐一統天下!”巫不樊笑瞇瞇的道。

    “你那印記?”

    “無礙,已經被大都督魔種吞了,太陰仙子想要控制我,卻是癡心妄想!”巫不樊面帶無奈之色。

    不管張百仁也好,太陰仙子也罷,在其眼中都不是個東西!

    “你自己保重!”石人王拍了拍巫不樊的肩膀,二人都被種下魔種,可謂是難兄難弟。

    “呵呵!”張百仁一雙眼睛看向南蠻,眼睛里露出一抹冷笑:“巫不樊的蠱蟲可是最適合這種戰場,莫說你十萬大山區區數十萬妖獸,縱使是百萬、千萬、億萬,也能吞的下!

    “大都督!”

    不遠處一道笑聲響起,卻見尹喜邁著細步走來。

    “你居然真身降臨陽世了?”瞧著眼前的尹軌,張百仁察覺到了不同尋常。

    “都督可是在為十萬大山中的妖王苦惱?”尹軌仙風道骨一笑:“此事交給我樓觀便可,只是要借都督人種袋一用!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