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一品道門 > 第兩千兩百六十一章 十萬大山出兵
    青牛不過是一個后輩,卻因為仙人遺澤,一路上突飛猛進,修成絕頂強者,比之太古大神亦不弱分毫。但是在祖龍眼中,那青牛王不過是得了一點幸運罷了,僅此而已!

    一個后輩雖然有些本事,但想與自己平起平坐,卻是不配。

    “有辦法了!”

    張百仁忽然間眼睛一亮,露出一抹神光,果然神性從未叫自己失望過。

    在這般死局之下,依舊叫神性尋到了那絕境之中的一線生機。

    “如何破局?你找到解除魔種的辦法了?”少陽老祖眼睛一亮,神光赫赫的看著張百仁。

    “魔種無法破解,但是卻能斬了那武家女子!”張百仁眼睛一亮:“這一局還要多虧西域諸國,多虧了十萬大山中的那妖王,否則我還真有不小的麻煩。”

    如何破局?

    張百仁這邊知曉破解困局的辦法,那邊李隆基便已經同步知曉。

    “有些麻煩,但總歸勝過沒有辦法的好!”李隆基眉頭一皺。

    “先從涿郡開始排插,確保我張家血脈不曾被那女子種下魔種!”張百仁眼睛里露出一抹怪異的笑容,開始運轉大法,從自己身邊的人查起。

    嗚嗷~

    號角聲響

    戰鼓沖霄

    只聽得天地間乾坤霹靂炸響,十萬大山中浩蕩妖氣沖霄而起,無數妖族在山林間奔馳,向中土方向侵襲而來。

    妖族入侵了!

    嶺南

    李唐對于十萬大山早有防備,自然有高手鎮壓邊境,神機弩鋪天蓋地攢射,退避了一群妖獸。

    只是城外村莊卻在妖獸的崩騰中化作廢墟,被約束在十萬大山中千年的妖獸,此時終于主動走出十萬大山,開始侵犯人類領土。

    “望月大圣,由你去打前鋒!”妖王看向了自家頭號心腹。

    十萬大山妖王之下有四大妖圣,這四大妖圣乃是其頭號心腹,個個都是頂尖強者,望月犀牛便是其一。

    “大王,十萬大山侵襲人類神州,只怕涿郡哪位不肯善罷甘休啊!”望月大圣面帶遲疑。

    “本王自有算計,那人現如今已經自顧不暇,無力插手爭端!”妖王滿不在乎的擺擺手。

    “是,下屬領命!”望月大圣聞言恭敬一禮,二話不說退出了山脈,向人族城市而去。

    “大王,東海那邊回絕了出征的約定,說是四海尚未破解詛咒壓制……”卻見一身披黑袍的妖王走進來。

    四大妖王之巴蛇妖圣!

    “嗯?那老泥鰍當真這般說的?”青牛妖王聞言眉頭一皺,深深的簇起。

    “不錯,此事乃燭龍親口所述!”巴蛇大圣聞言道了一句。

    “這幾條老泥鰍,關鍵時刻放水!”青牛妖王眉頭皺起:“龍族到底在想什么!”

    龍族可是進攻人族不可少的戰力,若少了龍族助攻,此行必然會有波折,十萬大山獨扛人類壓力,怕是扛不住。

    “老龜關鍵時刻也不靠譜,他不是說有把握游說祖龍出手嗎?”青牛妖王眉頭皺起,眼睛里露出一抹凝重。

    人族實力他再清楚不過,單憑其修為根本就不是人族的對手,否則他也不必在十萬大山中蟄伏數千年。

    “南蠻的巫神教有什么消息?”青牛妖王又問了一聲。

    “巫不樊與石人王閉關了,南蠻沒有人能做得了主,所以不能出兵相助!”巴蛇妖圣無奈的道。

    青牛氣的想翻桌子,一雙眼睛看向遠方:“南蠻與四海究竟想干什么?這可是大好時機,我等三方出兵,足以覆滅中土神州,他們竟然在這個時候避而不戰?莫非腦袋被驢踢了?”

    青牛妖王不解,他想不通這其中的關竅,實在是不知為了什么。

    沒有回應青牛妖王的話,巴蛇妖王沉默下去,他知道這個時候一定不能開口,免得這蠢牛將火氣發泄到自己的身上。

    “好在西域五胡倒是給力,已經定下盟約出兵在即,分擔了我莽荒的壓力,否則這次還真是費力不討好!”青牛妖王怒聲道。

    東海

    燭龍眼中滿是惋惜,這絕對是攻伐人族的一次大好機會,可惜就這般放棄了。

    “若非刑天隱匿在暗中,為兄豈會錯過這等機會?”祖龍無奈:“再者那青牛王乃是一小輩,卻妄自想要成為盟主統帥,你我兄弟豈能眼下這口氣?”

    “你我如今即將恢復實力,到那時即便沒有十萬大山相助,以我海族億萬部眾,擊潰人族九州亦不過彈指之間,何必施展這些見不得光的手段!”祖龍拍著燭龍的肩膀:“咱們是誕生于地水風火中的先天神祗,有自己的驕傲,不是這群螻蟻能比的。”

    月宮

    太陰仙子看著下方,將神州內大局收入眼底:“丞相以為勝負如何?”

    “單憑十萬大山的那只蠢牛再加上五胡亂華的氣數,張百仁被牽制住出不得手,理應有五成勝算!”龜丞相想也不想的道。

    “海族那兩只泥鰍怎么回事?關鍵時刻竟然退縮?當初還信誓旦旦的反攻中土,卷起那么大波瀾,怎么關鍵時刻便樣子貨了?”太陰仙子眼中滿是嘲弄。

    龜丞相苦笑,還不是翌給嚇的。

    “轟~”

    南方一聲巨響,地崩山摧流光迸射,驚得神州抖了三抖。

    卻見望月大圣化作一只晶瑩剔透,身上沒有絲毫雜質的犀牛,牛角過處城墻仿佛豆腐一般,剎那間崩碎掉。

    只見一蹄子碾壓而下,不知多少士兵筋斷骨折,多少士兵爆體而亡,一時間死傷慘重。

    “孽畜,安敢來我人族放肆!”

    嶺南城內有強者突破音爆,氣勢洶洶的一拳轟破虛空,向著望月大圣打去。

    嶺南這等關鍵所在,豈能沒有至道強者坐鎮?

    拳出,虛空破,無數妖獸化作齏粉。

    “大人出手了,定要這孽畜死無葬身之地!”

    “這孽畜膽敢自十萬大山中跑出來,今日非要將其抽筋扒皮放血不可!”

    “孽障,你敢害我人族同袍,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

    城中至道武者出手,城頭處的十萬大軍俱都是面色興奮,自家大人乃至道境界存在,普天之下誰不畏懼三分?

    這孽畜雖然厲害,但卻也抵不過至道一拳之威。

    “螻蟻而已,不堪一擊!”望月大圣眼中滿是不屑,他已經證就破碎內虛空,眼前至道才不過外虛空而已,根本就不堪一擊。

    “砰!”

    一蹄子甩出,蒼穹仿佛崩塌,化作片片殘片,然后就見那嶺南城的至道強者周身筋骨震裂,倒飛了回去。

    “呼~”

    城中歡呼戛然而止,無數將士仿佛被掐住脖子的鴨子,眼中滿是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家那大人。

    “逃!”

    至道武者二話不說直接遁逃,他不是對方的對手,甚至于不是對方的一合之敵,不逃等什么?

    “快跑啊!大人跑了!”

    城門處人族士兵剎那間大亂,一聲慘叫之后,十萬大軍四散,作鳥獸散。

    城門的守軍遁逃,城內本來看熱鬧的百姓也反應過來,家中財產來不及收拾,二話不說拉起老婆孩子便是遁逃。

    逃!

    逃!

    逃!

    逃命已經成為了此時的主題。

    “屠城,血祭嶺南城,為我妖族兒郎慶賀!”望月大圣收斂了法相,二話不說一聲令下開始屠城。

    鋪天蓋地的大軍沖入城內,一時間血流成河,不知多少將士戰死。無數百姓慘遭屠戮,成為了妖獸的口糧。

    遠方

    道門真人站在山中掃視著無數妖獸默然不語

    “當朝天子欲要利用妖獸喚醒人族血性,不許我等插手,可是這代價也太大了!”張衡面帶不忍。

    “唉,十萬大山來勢洶洶,那妖王深不可測,咱們真身尚在輪回,萬萬不是望月妖王的對手,待我本體自陰曹出來,非要誅了這孽障不可!”尹軌面色陰沉。

    雖然說要練兵,磨練人族氣血,但絕不是這么個煉法。

    當朝天子究竟在想什么?

    陰曹道門諸位真人本尊紛紛睜開雙目,張衡眉頭皺起:“人族發生了慘禍,蒼生大劫在即,本座欲要走一遭……。”

    “人也好,妖也罷,在六道輪回中還不都是一種本源,道友為何看不破?”王羲之一雙眼睛看著張衡。

    “若世間再無人族,到那時眾生轉世輪回,皆化作妖族!我人族也就滅亡了!”張衡猛然站起身:“這件事我不能不管,人族神州乃是我等根基,不可出現半點意外。”

    “大都督怎么說?”葛洪睜開雙目,放下了手中藥丸。

    “大都督沒有說話”尹軌道。

    “畢竟是我等祖地,雖然有了陰曹地府,但也不能看著祖地淪陷,我等理應走一遭!”陶弘景道。

    “你等若出去,必然深陷因果殺劫,可要想好了!”世尊不知自何處走來,聲音里滿是無奈。

    殺劫?

    眾人聞言變色。

    “出去之前,不如先求教大都督如何?”張衡問了一句。

    “可,我隨你一道前去!”尹軌站起身。

    “我也去,你們都去了,我卻不能落后!”王羲之笑著站起身。

    “哈哈哈,人族乃我等根基,豈能坐視不理?”

    “同去同去……”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