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一品道門 >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利欲熏心心漸黑
    袁守城不愧是老奸巨猾,這等存在念動間萬物皆明,諸般因果想的清清楚楚。

    張百仁詐死,短時間肯定不會出面,那么七夕的安危就是重中之重。眾人要做的不是去探尋張百仁要做什么,而是要保護好七夕的安全。

    保護好七夕的安全,才是眾人該做的事情!

    “咱們帶著七夕隱姓埋名,前往涿郡隱居,大都督的仇家可不少,等對方找上門來,這等麻煩咱們怕是應付不過來”袁天罡開始收拾東西,眾人聞言俱都是覺得言之有理,不斷收拾行囊家具。

    長安城

    李世民回到御書房,一雙眼睛里滿是興奮之色:“召集滿朝文武議事!”

    不多時,群臣匯聚,御書房內眾位大臣按班位站好,行了大禮之后,才見李世民慢慢站起身,雙眼掃過滿朝文武,最后才面色悲痛道:“諸位愛卿,朕這里有一條悲痛的消息要告訴諸位,就在前不久……大都督升天了!”

    “嗯?”

    滿朝文武齊齊一愣,心中尋思著升天是什么意思,但瞧著李世民那副悲痛欲絕的表情,俱都是心中一顫。

    下方,長孫無忌身子顫抖,一雙眼睛駭然的看向李世民,急忙低下了頭顱:“大都督死了?不可能吧?大都督怎么會死?憑當朝天子能殺得死大都督?”

    “不知陛下所言升天,指的是……”一位大臣小心翼翼的看向李世民,眼中滿是疑惑、不敢置信。

    “不錯,就是你想的那樣!大都督已經魂飛魄散了!”李世民眼中滿是悲痛:“如今我人族內憂外患,偏偏大都督又慘遭毒手,現如今突厥起百萬之兵欲要南下,我人族當真是多事之秋矣。!”

    “?”

    群臣聞言俱都是駭然失色,張百仁的死訊對眾人來說是晴天霹靂,后面的突厥百萬大軍南下,對于眾人來說卻又是一次重擊。

    “怎么會這樣。!”群臣駭然失色。

    “諸位,李唐的國力諸位應該清楚,鎮壓酆都的鬼門關已經倍顯吃力,現如今突厥百萬大軍來襲,舉國之力欲要壞我中原大計……我李唐實在是難以支撐。但~此戰只能勝,不能!勝則海闊天空,敗我人族亡國滅種……”李世民話語哽咽、激動:“可突厥舉國而來,百萬鐵騎,朕實在是無能為力!”

    群臣聞言瑟瑟,一雙雙眼睛滿是惶恐之色,此時有人受到驚嚇,不由站出來道:“陛下,涿郡養精蓄銳、大都督幾十年經營,有百萬可戰之兵,若能收服涿郡,我李唐又何懼那區區突厥鐵騎?”

    李世民聞言眼睛一亮,繼續不動聲色道:“可涿郡被大都督經營的鐵通一箍,朕完全插不進手!涿郡高手如云猛將如雨,又聽調不聽宣,朕又能如何?”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那涿郡雖然畫地自治,裂土封王,但終究是我李唐國土,只要陛下親率大軍御駕親征,以正義之師感化涿郡,此事想來不難!”房玄齡站了出來,他與李世民共事幾十年,自然知曉李世民的心意,此時自然要站出來與李世民唱大戲:“陛下不如趁著突厥鐵騎尚未南下,先去收服涿郡,然后天下一統,再去迎戰突厥,也是不急!”

    “不錯,磨刀不誤砍柴工,陛下先收服涿郡,在與突厥做一了斷,可憑空增加五成勝算”杜如晦也站了出來,他雖然不知李世民的布局,但卻也知道身為臣子,這個時候要順著李世民說,配合李世民將大戲演下去。

    “嗯?”李世民眼中流漏出一抹精光,然后瞬間收斂,一雙眼睛看向忙朝文武:“朕若出兵涿郡,豈不是叫人說我乘人之危?更何況大都督剛剛離去,朕若貿然起刀兵,怕是不好!”

    聽聞李世民的話,一邊徐世績道:“陛下,涿郡明面上有五大至道強者,魚俱羅跟隨大都督最早,二人交情最深,武道修為也最高,已經深不可測。其二乃張須駝,武道修為雖然及不上魚俱羅,但手中卻有上古神器射日弓,真的爭斗起來,勝負難料。在是羅藝,羅藝乃涿郡土生土長的本地人,身后有本地的勢力支持。雖然涿郡這些年變法,門閥世家俱都化作過往云煙,但底蘊依舊不可小覷。舍此三大強者外,便是張百仁的死忠影子刺客荊家兄弟,簡直是防不勝防,常年跟在張百仁身邊耳濡目染,武道修為必然越加深不可測,沒有人知道其底細在哪里!

    聽了徐世績的話,李世民聞言點點頭,算是認同了對方的話語,示意徐世績繼續說下去。

    “涿郡五大至道強者,豈會屈于他人之下?大家都是至道強者,必然心有不服,現如今只怕涿郡已經分裂為三分勢力”徐世績道。

    “那三分?”李世民聽的有趣,他還從未聽人這般細致的分析過涿郡勢力。

    “其一是代表涿郡本土勢力的羅藝,其二是保持涿郡穩定的大將軍魚俱羅,其三就是張須駝了!擁護張家后人的荊家兄弟!”徐世績目光精光灼灼:“張須駝屢次被大都督逆轉生死救回性命,依照張須駝的性子,是絕不會背叛大都督的,大都督死了他自然會繼續擁護大都督的子嗣。至于說魚俱羅,與大都督之間更多的是合作,并非附庸關系,大都督死了,他在涿郡地位最高,取代大都督成為涿郡的主人理所應當!

    李世民聞言手指無意識的敲擊著案幾,一邊長孫無忌道:“陛下,其實不論張須駝也好、魚俱羅也罷,甚至于荊家兄弟,只要七夕登臨涿郡主人的位置,眾人必然是全心全力支持的,到時候羅藝代表的本土勢力,面對著大勢也只能妥協!

    “說來說去,還是要落在七夕的身上,得七夕者得涿郡,七夕若死,涿郡必然陷入內亂。大都督沒有子嗣,眾將士誰會屈服誰?”李世民目光閃爍,一雙眼睛看向了尉遲敬德、秦瓊:“此事要勞煩二位親自前往洛陽走一遭了!

    “陛下放心,末將定會將七夕請回來”尉遲敬德道。

    “注意,不可對七夕公主無禮!更不可傷到七夕半根汗毛,否則涿郡趁機對朕發難,只怕我李唐江山就真的完了!”李世民嘆息一口氣,他又何嘗不想直接發兵攻打涿郡?

    但如今涿郡內部已經出現分裂趨勢,自己去了必然會促使涿郡聯合起來對付自己,這是純粹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滅掉突厥,自己有的是時間分裂涿郡,有的是時間去弄一些陰謀詭計。

    涿郡武力可不弱,再加上那些高手,李世民自忖就算強行拿下涿郡,李唐估計也要打殘了。

    動武力,是莽夫才會去干的事情。

    七夕很重要,對于涿郡也好、李唐也罷,都很重要。

    下方

    長孫無忌心中驚疑不定:“張百仁死了?陛下是怎么將張百仁殺死的?這根本不可能!”

    群臣猶若夢游一般散去,眼中滿是不敢置信,果然天有不測風云,當年張百仁多么霸道的一個人物,現在竟然死了。

    涿郡

    張須駝、魚俱羅、羅藝三人齊聚一堂,卻見魚俱羅與張須駝面色如常的喝著酒水,羅藝陰沉著臉道:“二位將軍,大都督當真死了?”

    “怕是死了吧!”張須駝滿不在乎的喝著酒水,吃著大骨頭。

    “誰知道呢”魚俱羅慢慢悠悠的剔著牙。

    羅藝聞言苦笑:“二位將軍,大都督出事的消息傳來,你們怎么不著急呢?”

    “你相信大都督死了?”魚俱羅看向羅藝。

    “我雖然不相信,但……這畢竟是事實。。!”羅藝道。

    “嗯?”張須駝一雙眼睛看向羅藝:“偌大都督死了如何?”

    “自然是趕緊迎回七夕公主,現如今涿郡已經風流涌動,牛鬼蛇神都跑出來了”羅藝苦笑。

    “你見好就收吧,最近涿郡的那些老鼠可不太安靜!”魚俱羅若有深意的看了羅藝一眼:“大都督若死亡,荊家兄弟早就回來了,不說荊家兄弟,袁天罡、袁守城這兩個神棍、水魔獸也早就反天了,但現在偏偏沒有任何動靜……!

    羅藝聞言頓時一個激靈,背后涌現出冷汗,眼中露出一抹驚悚:“都督是在詐死?”

    “是不是詐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少陽老祖依舊坐在后山釣魚,那可是張百仁的親祖宗,張百仁若出事,那老道士能坐得?”張須駝笑看著羅藝:“唯有那些被利益、心魔蒙蔽了眼睛的人,才會真的以為大都督死了!

    羅藝聞言苦笑,一邊魚俱羅道:“要不要本將軍替你出手,將那些暗中的老鼠清洗干凈?”

    “不勞將軍動手,這些老鼠既然膽敢冒出來,我定然會給諸位一個交代”羅藝聞言站起身,對著二人抱拳一禮,方才轉身離去。

    瞧著羅藝遠去的背影,魚俱羅忽然一笑:“他被嚇到了!”

    “他是個聰明人,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張須駝搖了搖頭,隨即目光凝重道:“你去親眼看過戰場,大都督真的死了?”

    “不知道!”魚俱羅面色凝重下來。

    “什么。!”張須駝悚然一驚。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