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一品道門 >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天下大勢,李唐一統
    風雷化作了我的呼吸,日月變成了我的眼睛。山河化作了我的血脈脊梁,天地萬物鐘其神秀,日月山河為其造化。

    太陽法袍此時也被張百仁褪下,送入了太陽星內,隨著太陽法體陷入了沉睡。

    沒有了三陽正法的支持,張百仁雖然會有一段時間的實力削弱,但卻長痛不如短痛,為了自己未來更好的發展,張百仁自己懂得取舍。

    法力無邊,神通無盡!

    此時張百仁覺得自己舉手投足間似乎有一種玄妙意境,體內的氣息混合形成了一種玄妙的力量,雖然太陽神體舍去,但此時張百仁覺得天地大道前所未有的清晰。

    天人合一!

    不錯,此時張百仁有一種天人合一的感覺,看著那被鎮壓下去的地水風火,沉積于天地四極所在,此時建木等神物又開始重新孕育,萬水本源根本珠被徹底消融,化作了一只混沌之氣汨汨流淌的泉眼。

    張百仁背負雙手,此時天地法則趨于穩定,大地結構已經成型,有神性的推演支持,倒是用不到張百仁繼續維護。

    隨手拿了一件紫色袍子,緩緩將玉冠、玉簪重新戴上,撫摸著兩鬢處的一縷斑白,張百仁默然不語。

    虛空扭曲,張百仁走出了世界之外,卻不知此時外界已經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確實是翻天覆地的變化,李世民起兵攻打瓦崗與洛陽,此時李世民御駕親征,翟讓與王仁則不敢抵抗,紛紛讓出了自家地盤,散入李唐地界落草為寇。

    至道強者想要落草為寇禍害一方,李世民也沒有什么辦法。

    草原起兵二十萬,吉利可汗御駕親征,來到了涿郡外安營扎寨,大戰一觸即發。

    南疆石人王率領五千石人族的強者,一路北上,所過之處攻城拔寨,直接殺入中土,李世民苦不堪言,面對著強勢的石人族,吃盡了苦頭。

    奢比尸混入中土攪風攪雨,無數僵尸自泥土里鉆出來,不斷的吞噬著活人,驚得各大道觀修士紛紛下山除魔。

    天地間一片混亂!

    大廈將傾,一日之間中土危機四伏,人間樂土化做了鬼蜮。

    張百仁背負雙手,雙目將中土的各種氣機收之于眼底,站在山巔默然不語。

    “百仁!我不是在做夢吧!”

    一聲哭啼傳來,接著蕭皇后直接撲入了張百仁懷中,放聲痛哭:“你這些日子去了哪里,你這樣叫我很擔心你知不知道,你死哪去了!”

    感受著懷中的暖玉溫香,張百仁笑著拍了拍蕭皇后脊背:“一切都過去了。”

    “都督!”魚俱羅與張須駝日夜守在此地,此時見到張百仁身形,紛紛奔馳而來。

    “大家莫要擔心,本座不過是有了一場造化罷了”張百仁面帶笑容,看向了魚俱羅道:“諸般大事我皆已經知曉,你等不必驚慌,大亂之世即將到來,我等守護好涿郡便罷!”

    “王仁則與翟讓在山下候著,欲要求見都督!”張須駝道。

    “這兩個家伙,叫他們進來吧!”張百仁松開了蕭皇后,整理好衣衫靜靜的站在青石上,此時張百仁周身氣機與天地相容,若非親眼所見,誰都不會相信哪里居然站著一個人,而且此時張百仁周身不漏半點氣機,端的玄妙,仿佛成為了天地的一部分。

    “都督,下屬該死,瓦崗寨失守了!下官本想死守瓦崗,只是李世民御駕親征,小人不是那李世民一招之敵,見機不妙不敢掠其鋒芒,帶領手下三萬精銳連夜撤走,為都督保存了有生力量!”翟讓跪倒在地,額頭觸地聲音凝重:“還請都督治罪。”

    張百仁聞言不語,只是將一雙眼睛看向了王仁則,王仁則跪倒在翟讓另一側:“下屬保存了精兵八萬,此時皆已經到了涿郡,被大將軍接收。非小人貪生怕死,而是李世民天子龍氣太強,小人與李世民又是宿敵,還望都督恕罪,給小人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一邊袁天罡道:“都督,怪不得兩位將軍,瓦缸、洛陽內的門閥世家居然在關鍵時刻放水,兩位將軍若非見機不妙逃得快,只怕性命已經交代在了哪里,能帶出數萬精兵已經不易;我等不知都督歸期,此時突厥兵臨城下,與其被人逐個擊破,倒不如匯聚一處,守住涿郡要緊。涿郡才是都督的大本營,有了兩位至道強者,十萬精兵的加入,就算突厥也休想攻破我涿郡的銅墻鐵壁。”

    蕭皇后見此小聲道:“此事也是妾身與幾位將軍商議的結果,與其幾位將軍在李世民手下喪了性命,倒不如干脆匯合一處,守護好涿郡。如今天下忽然一朝風云變幻,未來局勢不好預測,妾身怕涿郡出現意外……。”

    “無妨,你等都起來吧!”張百仁笑著搖了搖頭,眼神中有些詭異:“李世民白白算計,卻是注定要為他人做嫁衣裳。瓦崗與洛陽丟了也就丟了,沒什么大不了的。”

    自家三清分身已經投胎李唐,只要將李世民熬死,日后天下終歸還是自己的。

    就算將涿郡讓給李世民又能如何?

    吞下多少,你就要十倍百倍的吐出來。

    “而且石人王北上,瓦崗寨首當其沖,乃是長安的一道屏障,你等將瓦崗寨讓出來也是對了,叫李世民與石人王去消耗,石人王可不是易與之輩”張百仁搖了搖頭。

    石人王北上,瓦崗寨必破,一旦瓦崗寨滅亡,失去了犄角的洛陽成為了孤城,豈能抵抗李世民的侵襲?

    從石人王出兵的那一刻,一切便皆已經注定,就算李世民不去討伐瓦崗寨,張百仁也不允許翟讓與石人王死磕。

    “都督,如今突厥大軍兵臨城下,欲要席卷中土,咱們該如何是好?”魚俱羅皺眉道:“若想退去這二十萬大軍,還要請都督親自出手。”

    “如今我涿郡有魚俱羅、張須駝、羅士信、翟讓、王仁則五大至道高手,又占據著地利之勢,難道還擋不住區區突厥二十萬鐵騎?”張百仁露出了一抹冷笑:“本座出關的消息,爾等封鎖住,不可泄露出半點。”

    “是!”眾人齊齊一禮。

    揮手示意眾人散去,蕭皇后一雙眼睛看著張百仁:“你既然回來,為何隱匿行跡,究竟想要算計什么?卻是太壞了!”

    “你看東海”張百仁一雙眼睛看向了東方。

    蕭皇后聞言向東方看去,不見半點異狀,張百仁無奈道:“東海不知在折騰什么東西,一股晦澀強大至極的力量在緩緩暄騰,以前我尚未察覺出什么,如今修成了世界法體,對于天地間氣機感應入微,方才察覺到了不妥,怕是有大劫數將要降臨。”

    “中土乃天下氣數關鍵之所在,必然會成為是非之地,早點退出來倒也好”張百仁解釋了一句,自懷中掏出一張晶瑩剔透的面具戴在臉上:“我如今舍棄了太陽法體,氣機風格大變,若不看我這張臉,就算是我站在那些家伙的身前,這些人也休想辨認出我的身份。”

    “你又要暗地里算計別人,不知誰這般倒霉,居然被你盯上了”蕭皇后翻了翻白眼。

    張百仁笑而不語,只是攬住了蕭皇后腰肢:“急流勇退謂之知機,我若不隱藏起來,那些暗中的家伙怎么會蹦跶出來。”

    “陳后主已死,曹家事你打算什么時候了結?”蕭皇后一雙眼睛看著張百仁:“叮當不能白死!”

    張百仁聞言沉默了許久,過一會才道:“觀自在歸來之日,便是我動手鏟除曹家之時!曹家乃是三國時期老牌勢力,豈是隨意可以撼動的?”

    張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冰冷的殺機:“單憑我一個人想要斬殺曹家怕是有力未逮,此事還需尋找一個關鍵的人。”

    “司馬昭的消息可曾打探到了?”張百仁看向自家影子。

    “回稟都督,司馬昭的后人已經找到,只是還需勞煩都督出手推演司馬昭的下落”荊無命道。

    “也好!也好!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本座倒很想會會曹家的梟雄!”張百仁面露笑容:“倒也有意思!真不知那些上古強者,該是何等風采。”

    曹家是什么?

    一家之力,便是一國之力。

    曹家匯聚了三國時期最頂尖的高手,張百仁欲要以一人之力硬漢一個時代的精英,傳出去必會被人罵成喪心病狂。

    “其實我現在比較關心的是李世民與世尊,這兩個家伙才會叫我感覺到捉摸不透”張百仁一雙眼睛看向了長安與嵩山方向,忽然眉頭一皺掐指推算。

    此時張百仁修成了世界法體,見微知著天人合一,在細小的的天機也難以逃過其感知。

    “有意思!有意思!”張百仁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世尊倒是好手段,只可惜棋差一招我沒有死,不但沒有死反而修行境界更上一層樓,想要在我眼皮子底下偷梁換柱,卻是關公門前耍大刀,未免太過于瞧不起我張某人。”

    ps:補一更盟主更哈。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