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一品道門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渭水之橋
    屠城!

    屠城當然沒有屠了,大隋城池有龍氣加持,雖然至道強者破開城池不過彈指之間,但卻不要忘記,大隋高手也有不少,隨時隨地都可以趕來支援。

    而且城池本身有龍氣護持,對于至道強者壓制不是一般的大。

    天空中陰云密布,法界力量在醞釀,此時天宮內眾神磨刀霍霍,只待朝廷一聲令下,便要將數十萬突厥鐵騎埋葬此地。

    “如今李唐雖然才剛剛立國穩定,但卻也非隋末那等腐朽皇朝可以比擬!莫要在此耽擱時間,先去長安城與李二那小子分辨一番,打擊一下唐朝的氣數,叫世人知道朝廷乃是與我突厥通好勾結的漢家叛徒,日后李唐龍氣休想鼎盛!”始畢可汗眼中露出了一抹野心的火光,李唐龍氣不能鼎盛,日后時刻被突厥壓制,豈不是說突厥隨時都可以入侵中原?

    “嗚嗷~~~”

    幾十萬突厥大軍徑直浩浩蕩蕩的向長安城迸發,餓了便直接破城劫掠,累了就在城池中休息。生活在城中的地主、權貴可謂是遭了秧,俱都眼中帶有煌煌之色,遭了突厥的毒手。

    歷史終究是歷史,武道的修煉已經使得這方世界不一樣了。

    癸未,始畢可汗進至渭水便橋之北,一雙眼睛遙遙的看著長安城方向,過了一會才道“李唐雖然才剛剛立國,不堪一擊,但涿郡卻有個恐怖的人物,所以不可輕敵!失思力你去朝見李唐天子,一觀虛實如何!”

    失思力聞言點點頭,轉身率領手下將士,徑直向長安城沖去。

    “始畢可汗已經到了渭水便橋?”張百仁緩緩擦拭著手中寶劍,聽聞此言動作稍緩,過了一會才道:“長安城乃李二的地盤,我卻不便插手,且看李二如何應付!突厥人作惡多端,居然還敢來我中原腹地作亂,簡直是罪該萬死!”

    張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冷酷,點點酒水緩緩滴落于寶劍之上:“當年已經斬了突厥的一個可汗,如今又要逼著我動手啊!”

    說著話張百仁嘴角微微翹起,繼續擦拭手中的寶劍。

    “陛下,始畢可汗的使者求見”長安城內,有侍衛腳步匆忙的來到了李世民寢宮。

    “哦?”李世民面色陰沉的站在大殿內,瞧著左右的滿朝文武,過了一會才道:“宣他進來,朕倒要看看突厥說什么!”

    一邊長孫無忌此時皺眉道:“陛下,如今突厥兵鋒正盛,我等可以保存實力,請涿郡出手援助。”

    “請神容易送神難,不到萬不得已,朕絕不會做如此選擇!”李世民搖搖頭,他何嘗不想請涿郡出手,到時候李唐、涿郡再加上各路藩王勢力聯合起來,區區突厥數十萬兵馬,彈指可滅。

    但李世民不能這么做,他若如此行事,豈不是告訴天下人李唐不如大隋?到時候天下人如何看朝廷?日后朝廷威嚴何存?

    正說著,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傳來,卻見失思力面色悠然的走入大殿,瞧見端坐上方的李世民,只是鞠躬行了一記草原禮:“見過陛下!”

    “失思力,你突厥為何無故犯我大唐疆土?”尉遲敬德猛然一聲暴喝,聲如驚雷,大殿都在不斷顫抖。

    失思力面色一白,強行穩住翻滾的氣血,聲音郎朗道:“始畢可汗百萬大軍已經兵臨城下!”

    僅僅一句話,便勝過千言萬語。

    不談什么因由道理,我只告訴你,如今突厥大軍已經兵臨城下,就問你怕不怕!

    就問你服不服!

    李世民頓時面色鐵青,面對著失思力的逼問,一時間顏面盡失。

    不過李世民是誰?能成為李唐皇帝的人,從無數戰亂中活到最后,豈是易于之輩?

    聽了失思力的話,并沒有發怒,更沒有惱火,只是靜靜道:“朕于你家可汗面結和親,贈遺金帛,前后無數。你等可汗自負盟約引兵深入,與我無愧?汝雖戎狄,亦有人心,何得全忘大恩,自夸強盛?我今先斬汝矣!”

    李世民眼中冷光流轉,殺機四溢!

    此事縱使自己有錯,但絕不是始畢可汗入侵的借口。

    而且此人無法無天,若不加以震懾,只怕事情不受自己掌控,決不能叫突厥看出大唐的虛實,此時更應強硬起來!

    確實是應該強硬起來,欺軟怕硬乃突厥人的天性,如今尚且有涿郡、瓦崗等靜觀其變,李世民就不信始畢可汗不害怕。

    他若敢做的太過于過火,涿郡的那位怕也饒他不得。

    失思力說完后一雙眼睛打量著滿朝文武面部表情,見眾人煞氣狂涌,在聽李世民殺機四溢的話語,頓時心中一突:“李唐態度這般強硬,怕是有些不妙!”

    不管那么多,還是先將李世民穩住,自己安全的回去再說。

    兩國交戰,還是自己小命更重要一些。

    隨即失思力慌忙跪倒在地:“陛下,是小人不懂禮數,如今知圣天子神威怒火,還請陛下寬恕了小人的罪過,小人這便返回,回奏始畢可汗,退出大唐領土。”

    瞧著下方的失思力,李世民嗤笑一聲:“你還能動搖始畢可汗的意志?莫非哄騙朕無知嗎?”

    一邊的蕭瑀、封德彝站出來列奏:“陛下,突厥使者不過如此,還請陛下遣還!”

    掃過二人,李世民搖搖頭:“不可!朕若將其遣還,這些胡虜還以為朕畏懼,便會越加肆無忌憚!”

    “陛下,兩國交戰不斬來使,陛下饒命!陛下饒命啊!”失思力聞言頓時便覺得大事不妙,慌忙大叫不斷乞饒。

    李世民擺擺手,示意侍衛將失思力帶下去,囚禁起來。

    “陛下,囚禁了突厥使者,咱們接下來該如何是好?”李靖的眼中滿是懵逼,不知接下來該怎么辦。

    “哼,始畢可汗欲要窺視我大唐虛實,真當我大唐無人乎?當我漢家兒郎無人乎?”李世民猛然站起身,聲音激烈盎然。他體內雖然流淌的是胡人血液,但卻與漢家利益站在了一條線上。

    血統是假,利益才是真的。

    “眾位愛卿與我一道前往渭水,朕要親自會會始畢可汗!”李世民話語中殺機四溢。

    一言落下,群臣激憤,紛紛出了玄武門,與高士廉、房玄齡等眾位大臣策馬立于渭水之上,與始畢可汗隔岸相對。

    “始畢可汗何在,為何背棄盟約,深入我中原腹地!”李世民聲震渭水,話語猶若驚雷。

    天子龍氣沸騰,隔岸的眾位突厥強者居然被李世民奪了心神,紛紛大驚失色下馬叩拜,口中娃娃啦啦的不斷說著突厥語。

    不多時,就見突厥大軍趕來,始畢可汗瞧見使者不曾返回,隨即挺身策馬前行。

    “大汗,小心大唐有詐!”頡利此時連忙扯住了始畢可汗的馬匹。

    始畢可汗搖搖頭,孤身一人策馬飛馳而去,遙遙的打量著李世民等滿朝文武大臣,眼中露出一抹畏懼之色。

    李世民敢這般出陣,必然有所依仗。

    “莫非他得了涿郡的支持?”始畢可汗心中驚疑不定。

    若李世民軟弱,龜縮在長安城中不出來,反而好辦了,直接策馬破城,攻陷了長安城,無數美酒美人等著自己,但現在李世民等一干人馬居然全都出城而來,始畢可汗反而覺得心中不妙,升起了驚疑不定的心虛之感。

    涿郡

    張百仁放下手中寶劍,輕輕用劍鞘包好,方才拿出了一只缽盂,眼中露出沉思之色。

    “叫你準備的東西,可都準備好了?”張百仁看向了呆呆出神的袁天罡。

    “都督,你要這螞蟥作甚?螞蟥天性弱小,為了尋找這幾只螞蟥妖獸,老道可是跑斷了腿!”袁天罡不斷抱怨著自己的辛苦。

    張百仁默然不語,接過袁天罡遞來的竹筒,眼中露出一抹笑容,手中一滴金黃色血液緩緩逼迫而出。

    竹筒內半桶清水,在清水中十幾只妖氣沖霄的螞蟥此時不斷瑟瑟發抖。

    任何妖獸,感受到張百仁的氣機之后,都會瑟瑟發抖。

    先天神水倒入早就準備好的玉瓶內,張百仁手掌一招,十幾只螞蟥落入玉瓶之中,浸泡了先天神水。

    見到這一幕,袁天罡眼睛都直了:“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先生,你若將這先天神水給我……。”

    “呵呵!”張百仁一聲嗤笑,手中金黃色血液滴入玉瓶內,口中開始念誦咒語,不斷掐了一個個法訣。

    袁天罡不懂,張百仁為何利用先天神水這等珍貴的東西,卻喂養自己隨手可以捏死的螞蟥妖獸。

    袁天罡不懂,張百仁也懶得解釋。

    “暴殄天物啊,這可是先天神水,用一滴少一滴!區區螞蟥幾世修來的福德,居然能夠在先天神水中脫胎換骨,這可是無數修行中人求都求不來的大神通!”袁天罡嘀嘀咕咕,眼中露出一抹感慨。

    “不過都督,我看你這手段,怎么像是南疆的那些左道”看了一會,袁天罡忽然出聲,話語中充滿了驚疑不定的味道。

    “左道?”張百仁意味深長的一笑。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