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一品道門 >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張須駝南下
    關于張須駝的武力、統兵之力,天下各大勢力從未有過任何懷疑。當初為了圍殺一個張須駝,出動了多少的好手?

    由此可見,張須駝如今在眾人心中的地位。但是現在張須駝復活了,本來死掉的人又活了過來,而且還走出了涿郡,向著江都而來。

    天下各大勢力沉默

    李閥

    李世民與春歸君相對而坐,此時李世民眼中滿是凝重:“先生以為如何?”

    “唉!”春歸君嘆了一口氣:“涿郡的那人太強,逆轉生死之事都被其做到了,這世間還有什么事情是其不能做到的?”

    “我想不出張百仁大鬧四海,抽調四海海眼的目的!”李世民手指攥著棋子。

    “我倒是猜到一些”春歸君眼中滿是懊悔:“咱們所有人都被張百仁欺騙,錯過了一個斬殺此瞭最好的時機。”

    “還請先生教我!”李世民面色凝重道。

    “事情其實很簡單,張百仁之所以掠奪四海本源,還記得當初張百仁第一尊先天神祗出世的時候嗎?”春歸君道。

    “在東海,借助東海的一口海眼,龍宮中的無數寶物,盡數成全了張百仁”李世民如何記不住,正是那次,李閥與龍族差點翻臉。

    “世人都知道張百仁體內有五道神祗,但是今日我才知道,其實真正孵化出來的一直都只有一位先天神祗,不然張百仁何必抽調四海泉眼本源,不惜與四海徹底翻臉結下死仇,唯有這般強大的利益,才能叫張百仁心動!不惜一切代價!”春歸君道。

    聽了春歸君的話,李世民嘆了一口氣:“現在呢?”

    “現在張百仁隨時都有可能孵化出四道神祗,因為他已經有了足夠的能量,或許是下一秒,或許是三五年之后,沒有人能說得準!”春歸君臉色不好看:“可惜,老夫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兒嚇住了,枉我活了這么些年。早知如此,當初就該不惜一切代價將其鏟除。”

    春歸君在苦笑,李世民何嘗不是在苦笑?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錯過了一個最好的機會,但卻偏偏不敢動手。

    “如今張百仁復活了張須駝,張須駝前往中土,先生以為該如何是好?張須駝會不會影響到我李閥大計?會不會是大都督暗中指使的?”李世民眼中滿是忐忑。

    春歸君聞言搖了搖頭,過一會才道:“不可能,如今天下大勢已定,大都督那般人物既然做了決定,又豈會隨意更改?公子莫要擔心,如今李閥乃天定之主,沒有人能阻擋李閥的大業!”

    說到這里,春歸君笑著道:“依照我看,張須駝南下中原,此事必然與大都督無關,你還是莫要擔憂了!”

    希望如此吧!

    李世民只能如此感慨。

    不單單李閥,如今天下各大勢力皆在揣摩涿郡的用意。

    李密與翟讓端坐在瓦崗寨中,看著手中的情報,李密眉頭皺起:“大王可能看出都督用意?”

    翟讓搖了搖頭:“你我莫要瞎揣摩,都督若有吩咐,自然會直接給我等傳信,而非今日這般。”

    一邊李密苦笑一聲,手指敲擊著案幾:“依照我看,既然都督在四海鬧騰,卻又沒有給我等指示,想來是張須駝自作主張。”

    翟讓搖搖頭,他的心思沒有李密復雜,所以很多事情并不能叫其感到心憂。

    江都

    張須駝邁步來到江都行宮

    瞧著那威武不凡的城門,此時多了幾分日暮西山的悲慘,叫其忍不住眼中滑落一滴熱淚。

    “砰!”

    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跪拜下去,只見張須駝恭敬道:“罪臣張須駝,求見陛下!”

    張須駝?

    看守城門的侍衛不敢怠慢,連忙轉身向皇城跑去。

    眾人都是楊廣的親衛,自然識得張須駝,雖然不知道張須駝為何活了過來,但卻是事實,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皇城內

    宇文成都聽了侍衛通秉,面色陰沉不定起來,過了一會方才無奈站起身,來到了楊廣寢宮之前:“下官宇文成都拜見陛下,張須駝在門外候著,等候陛下傳召!”

    寢宮內

    楊廣醉眼朦朧,聽聞此言動作愣了一愣,緩緩來到欄桿處,一眼便看到了城門外跪在地上的人影。

    站在那里,楊廣許久無語。

    過了一會才聽楊廣道:“宣他進來吧!”

    宇文成都領命而去,不多時就見面色悲切的張須駝走入院子里,隨即猛然跪倒在地:“下官張須駝,拜見陛下,臣征討瓦崗失利,還請陛下降罪!”

    堂堂至道強者,卻屈服于皇權之下。張須駝的崛起少不了大隋的栽培,對于大隋的感情,沒有人會理解。

    “起來吧,一個亡國之君,有什么好拜的!”楊廣擺了擺手,眼中露出一抹嘲弄,隨即道:“大都督叫你來的?”

    張須駝搖了搖頭,正要開口說話,卻被楊廣揮手打斷:“回去吧!”

    “陛下……”

    “你若有心,代朕照顧好我楊家后人,足矣!涿郡那百萬百姓,乃是我中土根基!你要么去投靠大都督,要么就此卸甲歸隱,都隨你!”楊廣轉身向軟塌走去:“朕都對大隋沒有信心了,真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

    瞧著楊廣瘦弱的背影,張須駝眼眶發紅,恭敬的跪倒在地不斷叩首:“臣遵旨,一定會照顧好楊家子嗣的!”

    說完話,張須駝轉身離去。

    “張將軍請留步”才剛剛走出大殿,宇文成都便擋在了張須駝對面。

    “宇文將軍有什么事?”張須駝情緒低落。

    “素聞大將軍乃天下難得的好手,在下如今手癢得很,欲要與將軍討教幾招”宇文成都道。

    “沒興趣!”張須駝冷冷一哼,便要錯過身離去。

    “呵呵,大將軍若是不肯與在下做過一場,今日休想離去”宇文成都一笑,擋在了張須駝的去路。

    正要借助張須駝,來丈量一下涿郡的手段,看看自己如今的實力在天下幾何。

    瞧著宇文成都,張須駝眉毛不由自主一簇:“閃開!”

    關于張須駝的武力、統兵之力,天下各大勢力從未有過任何懷疑。當初為了圍殺一個張須駝,出動了多少的好手?

    由此可見,張須駝如今在眾人心中的地位。但是現在張須駝復活了,本來死掉的人又活了過來,而且還走出了涿郡,向著江都而來。

    天下各大勢力沉默

    李閥

    李世民與春歸君相對而坐,此時李世民眼中滿是凝重:“先生以為如何?”

    “唉!”春歸君嘆了一口氣:“涿郡的那人太強,逆轉生死之事都被其做到了,這世間還有什么事情是其不能做到的?”

    “我想不出張百仁大鬧四海,抽調四海海眼的目的!”李世民手指攥著棋子。

    “我倒是猜到一些”春歸君眼中滿是懊悔:“咱們所有人都被張百仁欺騙,錯過了一個斬殺此瞭最好的時機。”

    “還請先生教我!”李世民面色凝重道。

    “事情其實很簡單,張百仁之所以掠奪四海本源,還記得當初張百仁第一尊先天神祗出世的時候嗎?”春歸君道。

    “在東海,借助東海的一口海眼,龍宮中的無數寶物,盡數成全了張百仁”李世民如何記不住,正是那次,李閥與龍族差點翻臉。

    “世人都知道張百仁體內有五道神祗,但是今日我才知道,其實真正孵化出來的一直都只有一位先天神祗,不然張百仁何必抽調四海泉眼本源,不惜與四海徹底翻臉結下死仇,唯有這般強大的利益,才能叫張百仁心動!不惜一切代價!”春歸君道。

    聽了春歸君的話,李世民嘆了一口氣:“現在呢?”

    “現在張百仁隨時都有可能孵化出四道神祗,因為他已經有了足夠的能量,或許是下一秒,或許是三五年之后,沒有人能說得準!”春歸君臉色不好看:“可惜,老夫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兒嚇住了,枉我活了這么些年。早知如此,當初就該不惜一切代價將其鏟除。”

    春歸君在苦笑,李世民何嘗不是在苦笑?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錯過了一個最好的機會,但卻偏偏不敢動手。

    “如今張百仁復活了張須駝,張須駝前往中土,先生以為該如何是好?張須駝會不會影響到我李閥大計?會不會是大都督暗中指使的?”李世民眼中滿是忐忑。

    春歸君聞言搖了搖頭,過一會才道:“不可能,如今天下大勢已定,大都督那般人物既然做了決定,又豈會隨意更改?公子莫要擔心,如今李閥乃天定之主,沒有人能阻擋李閥的大業!”

    說到這里,春歸君笑著道:“依照我看,張須駝南下中原,此事必然與大都督無關,你還是莫要擔憂了!”

    希望如此吧!

    李世民只能如此感慨。

    不單單李閥,如今天下各大勢力皆在揣摩涿郡的用意。

    李密與翟讓端坐在瓦崗寨中,看著手中的情報,李密眉頭皺起:“大王可能看出都督用意?”

    翟讓搖了搖頭:“你我莫要瞎揣摩,都督若有吩咐,自然會直接給我等傳信,而非今日這般。”

    一邊李密苦笑一聲,手指敲擊著案幾:“依照我看,既然都督在四海鬧騰,卻又沒有給我等指示,想來是張須駝自作主張。”

    翟讓搖搖頭,他的心思沒有李密復雜,所以很多事情并不能叫其感到心憂。

    江都

    張須駝邁步來到江都行宮

    瞧著那威武不凡的城門,此時多了幾分日暮西山的悲慘,叫其忍不住眼中滑落一滴熱淚。

    “砰!”

    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跪拜下去,只見張須駝恭敬道:“罪臣張須駝,求見陛下!”

    張須駝?

    看守城門的侍衛不敢怠慢,連忙轉身向皇城跑去。

    眾人都是楊廣的親衛,自然識得張須駝,雖然不知道張須駝為何活了過來,但卻是事實,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皇城內

    宇文成都聽了侍衛通秉,面色陰沉不定起來,過了一會方才無奈站起身,來到了楊廣寢宮之前:“下官宇文成都拜見陛下,張須駝在門外候著,等候陛下傳召!”

    寢宮內

    楊廣醉眼朦朧,聽聞此言動作愣了一愣,緩緩來到欄桿處,一眼便看到了城門外跪在地上的人影。

    站在那里,楊廣許久無語。

    過了一會才聽楊廣道:“宣他進來吧!”

    宇文成都領命而去,不多時就見面色悲切的張須駝走入院子里,隨即猛然跪倒在地:“下官張須駝,拜見陛下,臣征討瓦崗失利,還請陛下降罪!”

    堂堂至道強者,卻屈服于皇權之下。張須駝的崛起少不了大隋的栽培,對于大隋的感情,沒有人會理解。

    “起來吧,一個亡國之君,有什么好拜的!”楊廣擺了擺手,眼中露出一抹嘲弄,隨即道:“大都督叫你來的?”

    張須駝搖了搖頭,正要開口說話,卻被楊廣揮手打斷:“回去吧!”

    “陛下……”

    “你若有心,代朕照顧好我楊家后人,足矣!涿郡那百萬百姓,乃是我中土根基!你要么去投靠大都督,要么就此卸甲歸隱,都隨你!”楊廣轉身向軟塌走去:“朕都對大隋沒有信心了,真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

    瞧著楊廣瘦弱的背影,張須駝眼眶發紅,恭敬的跪倒在地不斷叩首:“臣遵旨,一定會照顧好楊家子嗣的!”

    說完話,張須駝轉身離去。

    “張將軍請留步”才剛剛走出大殿,宇文成都便擋在了張須駝對面。

    “宇文將軍有什么事?”張須駝情緒低落。

    “素聞大將軍乃天下難得的好手,在下如今手癢得很,欲要與將軍討教幾招”宇文成都道。

    “沒興趣!”張須駝冷冷一哼,便要錯過身離去。

    “呵呵,大將軍若是不肯與在下做過一場,今日休想離去”宇文成都一笑,擋在了張須駝的去路。

    正要借助張須駝,來丈量一下涿郡的手段,看看自己如今的實力在天下幾何。

    瞧著宇文成都,張須駝眉毛不由自主一簇:“閃開!”

    ps:中秋剛剛本因大佬在群里發了一個兩千的包,加兩更哈!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