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一品道門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千年王八萬年龜
    麻煩,肯有的。

    只是不知道這麻煩到了什么程度,會不會驚動大隋天子,壞了大隋天子計劃。

    張百仁默不作聲的吸納著天空中熊熊大日之力,璀璨炙熱的陽光直插云霄,照亮了整個洛陽城,二月份便已經有了春歸大地的氣息。

    時間一點點流逝,各路高手不斷暗自布局,朝廷這邊也沒閑著,張百仁不斷做出應付。

    永安宮

    蕭皇后看著手中密報,眉頭微微皺起,好看的眉毛上滿是殺機:

    “各路高手是沖著長生不死神藥來的,不過來的人太多,一旦打起來,若不能及時鎮壓,只怕西苑都要被掀翻!”蕭皇后放下手中密報,看向下方侍衛:“你去問問大都督,可否應付?”

    侍衛領命而去。

    “都督,永安宮那邊傳來問話,皇后娘娘問可否應付?”驍龍走上樓閣,背對著張百仁,臉上汗水緩緩滑落,越靠近張百仁,便覺得自己仿佛置身于熔爐之中,恨不能立即跳出去。

    瞧著那金光萬丈,吞吐日月的背影,驍龍眼中滿是恭敬。

    “回稟娘娘,不過一群土雞瓦狗罷了,彈指便可鎮壓!還請告訴娘娘,就說本都督定然不會叫這群賊人驚擾到皇宮內的貴人!”

    張百仁慢慢收了道功,空氣中燥熱逐漸散去,一縷微風吹過,帶來一片清涼。

    瞧著遠處忙碌的眾人,張百仁掐指一算,方才轉身走下樓閣:“你們四兄妹去鎮守皇城吧!”

    陸家四兄妹想要跟上,卻被張百仁制止。

    聽了這話,陸家四兄妹腳步頓住,轉身離去。

    張百仁緩步向丹爐走去,所過之處眾道人壓低腦袋,不敢抬起頭來。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長生神藥不是什么人都能染指的!”張百仁似乎喃呢自語,又似乎說給場中的眾位道士聽。

    聽著張百仁殺機盎然的話,眾人俱都心中一緊,紛紛低下頭來不敢言語。

    “快了吧!”看著那紅光沖天,異象繚繞的丹爐,張百仁來到丹爐前。

    徐福面露得意之色道:“煉制神藥不難,于我來說只要有足夠的材料,隨意便可練成,關鍵是如何應付對長生不死神藥虎視眈眈的群雄,老道逆轉生死,不宜節外生枝,助你煉丹已經是違逆天意,這場劫數還要靠你自己度過。”

    “無妨!”張百仁點點頭,似乎不將這些事情放在眼中。

    徐福了然,繼續調控著火候。

    東海

    旱魃一雙眼睛看向東海龍宮,眼中露出狂喜之色:“哈哈哈,這老泥鰍隱匿蹤跡居然向中土潛行,還以為老子沒發現,這回可以飽餐一頓,狂飲龍血恢復實力。”

    海妖血是冷的,唯有龍族的血液是熱的。

    只見旱魃肆無忌憚的沖出泥土,徑直向東海龍宮而去:“哈哈哈,非要將爾等盡數吞噬不可。”

    一邊說著,抓住一條龍太子塞入口中,眼中滿是陶醉:“那小子果真沒有騙我,龍族才是真正大補之物,區區人族面黃肌瘦,雜質比氣血還多,如何及得上肥碩的龍族?”

    “殺!”旱魃肆無忌憚出手,不斷在海中大開殺戒。

    “唉!”

    一陣悠悠嘆息聲響起:“你這孽障,當初被人攆得像一條死狗,如今也敢來我四海搗亂。”

    海水凝結成冰,不斷向旱魃逼迫而來。

    “什么人?”旱魃一聲怒吼。

    “當初你被東華帝君重創,不得不潛入大地休養生息,如今東華帝君剛剛轉世不久你便出來作亂,實在是罪該萬死!”悠悠的聲音在海水中響起。

    “你是何人,怎的知道老夫秘密!”旱魃眼中兇光畢露,殺機四溢的看著老龜:“東華帝君?不過一卑鄙無恥小人罷了,若非背后刺了我一劍,豈能破我真身?不過說來也是巧合,老夫還要多謝他那一劍,叫我居然無意中得了女魅的一滴精血,如今即便東華帝君復生,也未必是我對手,老夫定要叫其死無葬身之地。”

    說到這里,旱魃周身兇光冒出,寒冰未靠近便已經融化:“你是何方鬼怪,為何知道這等隱秘?”

    “旱魃,東海不是你能肆虐的,大都督可以一劍創傷與你,老夫也可以!”海水緩緩化開,龜丞相慢慢的走了過來。

    “你這老王八看著有點眼熟,好像幾千年前看過你!”旱魃腦袋有些不靈光:“千年王八萬年龜,你這老東西活了幾千年?居然還沒死掉!若能吞噬你,我必然可以恢復巔峰狀態!”

    一邊說著,旱魃一掌向龜丞相拿來,只見老龜背部殼子一陣神光流轉,居然震退了旱魃:“你又何必與我為難?中土有不死神藥出世,你如能吞噬不死神藥,恢復巔峰亦指日可待。”

    “長生不死神藥?”旱魃聞言頓時眼睛一亮,隨即怒斥道:“好殺才,你這老王八耍我,那小子坐鎮中土,我尚未恢復巔峰力量,如何敢踏入中土半步?你這廝是不懷好心,今日非要吞了你不可。”

    “慢來!慢來!老龜有一物,可以遮掩你的氣息,你好歹也是上古大能之輩,縱橫天地的存在,豈能被小輩欺辱?如今長生不死神藥出世在即,你若在不去,可是晚了!”

    龜丞相話語里滿是蠱惑性。

    聽了老龜的話,旱魃面色游移不定,最終不死藥戰勝了吞噬老龜的欲望:“你有何物,居然能遮掩我的氣機?”

    老龜手掌一攤,出現一道火紅色光罩,不是火德星君的九龍神火罩還有那個?

    也不知火德星君的光罩怎么被他得來,只聽老龜道:“此物大名你當聽過,乃上古異寶九龍神火罩,只可惜被人打碎了禁制,神威只剩一成,不過遮掩你的氣息確是足夠。”

    “好寶物!好寶物!”旱魃拿過九龍神火罩,撓了撓腦子:“不知為何,總感覺對此九龍神火罩有幾分熟悉。”

    “沒有九龍神火罩的火毒,你豈能變成旱魃?”龜丞相轉身離去:“去吧!去吧!日后莫要侵擾我東海了,中土的長生不死神藥足以達成你的目的。”

    瞧著老龜離去的背影,旱魃皺了皺眉:“這老王八給我的感覺好熟悉,可偏偏卻想不起來了。”

    “不管那么多,長生不死神藥最為重要!”一邊說著,將九龍神火罩披蓋在身上,周身火毒、干燥居然隱匿的一干二凈。

    “果真好寶物!”一邊說著,旱魃分開波浪,匆匆向中土趕去。

    北邙山

    墓**

    一眾鬼怪蠢蠢欲動,仿佛丞相一般的鬼怪瞧著上方閉目煉化鳳血的帝君,開口道:“帝君,長生不死神藥現世,這可是機緣啊,咱們不能錯過。”

    帝君遙遙頭,慢慢睜開眼:“蠢貨,長生不死神藥只能度一人,我等幾十萬兄弟,區區一粒長生不死神藥亦不過杯水車薪罷了,張百仁乃當世頂尖強者,不是好惹的,你等莫要胡來給本帝添麻煩!”

    聽了這話,下方眾人俱都苦笑不語。

    法蘭寺

    老僧盤坐,一雙眼睛看向中土方向,過了一會才站起身:“和尚終究俗人一枚,避不開生老病死的誘惑。”

    “師兄,我隨你一道去!”一人影自寺廟內走出。

    “不可,世尊降世,不得有絲毫怠慢,你留在寺廟中,為兄親自走一遭便好!”說完話老和尚陽神已經出殼遠去。

    與此同時,天下間陸續有陽神真人,武道強者自四面八方向洛陽城趕來。

    眾人的目標很明確,洛陽城-不死藥。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