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一品道門 > 第四百四十章 洛陽無修士
    一  “何等陣法,居然有如此威能?”李家父子齊齊一驚。

    李昞搖搖頭:“估計是上古大陣,也不知這小子如何獲得。可惜了,你居然與張家退婚,柴家的婚事可曾定下了?”

    “已經交換了信物”李淵面色更是苦了一分。

    “唉,命數如此,莫要強求,船到前頭自然直,那昏君飲鴆止渴,早晚要做出敗壞國運根基的大事,運河國運已壞,楊廣失了方寸,張百仁也救不得他,只不過拖延了大隋滅亡的時間罷了,此事老夫再去和人商議一番,張百仁如此本事,想要篡奪江山,還須過了他這一關。以前總以為楊素、魚俱羅是攔路虎,誰知死了楊素,如今卻來個更厲害的張百仁。”

    有人歡喜有人愁,世家門閥人心沮喪,楊廣卻喜笑顏開。

    洛陽城中無修士,若非朝廷的某些官員不可離京,只怕所有官員都要跑個一干二凈。

    洛陽成為

    血葫蘆一般的見神不壞武者看著洛陽城,眼中露出一抹精光:“好好好,好一個張百仁,三爺我自從武道大成以來,還從未吃過如此大虧,待我養好傷勢,再來與你算賬。”

    說完后見神不壞武者消失在群山中,此時洛陽城外一群修士、武者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露出一抹驚懼之色,已然在心中留下了陰影,這輩子都不敢踏入洛陽城半步。那種被人念動間便可斬頭的滋味,當真不好受。

    “江山代有人才出,老夫老了”一位陽神強者腳踏山河,消失的無影無蹤。

    洛陽城

    張府

    無數軍機秘府侍衛驚懼的看向了張百仁的密室所在,之前的劍光便是從密室中迸射出來的,眾人此時大氣都不敢喘,洛陽城似乎被人按了暫停鍵。

    待到劍光收斂,所有人才如夢初醒,露出驚懼之色,對張百仁畏懼至極。

    密室內

    此時張百仁周身毛孔冒出密密麻麻的血珠,整個人似乎化為了血葫蘆,已然癱軟在地。

    劍匣嗡鳴,在不斷吸收著張百仁流下來的血液,此時張百仁手中掐訣,青木長生功運轉,太陽之力迸射化作朝陽之力,不斷修復著其體內傷勢。

    一切說來話長,但也不過是短短九個呼吸罷了。

    “我只能堅持九個呼吸,這具肉身太脆弱,即便修煉成青木長生大法也是脆弱至極,最多只能堅持九個呼吸,九個呼吸過后若不能收回陣法,只怕會發生不可預測之事,甚至于生機斷絕而亡”張百仁心有余悸。

    殺機灌體,誅盡萬物,滅絕一切生機!

    短短九個呼吸,若在強行堅持下去,只怕會將自己給殺死。

    在大陣立起的那一瞬間,張百仁忽然發現,天地間精純至極的殺機源源不斷向著自己肉身灌注而來。

    本來大陣召喚殺機是好事,可以精粹陣圖,但張百仁沒有陣圖,只能憑借肉身抵擋,若非有青木真身,只怕今日張百仁就交代了。

    世間萬物,生機最為堅韌者,莫過于草木也!

    太陽之力緩緩修復著身軀,慢慢站起身顫顫巍巍的脫掉身上血衣,換了一件新的衣衫,只是面色蒼白,顯然傷了元氣。

    “不知陛下滿不滿意,對我這大禮滿不滿意”張百仁深吸一口氣,慢慢活動著身子,緩步走出密室,看著天空中垂落的陽光,眼中露出一抹笑容。

    九個呼吸,時間雖然短,但卻有近乎于三十秒的時間,三十秒憑借誅仙大陣足以做成好多事情。

    那個見神不壞強者不過瞬間便被千刀萬剮,這也是張百仁所沒有預料的,誅仙大陣的威能出乎自己預料。

    可惜見神不壞強者太厲害,沒有陣圖的誅仙大陣困不住見神不壞強者。

    “陣圖!何物能承載天地間最為精純的殺機,能夠承載誅仙四劍的力量”張百仁背起劍囊,緩步來到庭院中,一眾侍衛低下頭,居然看也不敢看張百仁一眼。

    “大人!”驍虎滿面狂熱的從院子外鉆進來:“大人神功蓋世,天下無敵,日后這天下第一人非你莫屬。都督拳鎮妖族,腳踏宗門世家,壓服天下強者已經不遠了。”

    張百仁翻翻白眼,誅仙劍陣是那么容易動用的嗎?沒有練成誅仙陣圖前張百仁覺得自己能少動用就少動用,畢竟肉身對自己來說不是一般的重要,對于道家修士來說,就算成仙了,肉身也依舊重要。

    看著驍虎,張百仁道:“你這般興奮沖沖,可是有喜事?”

    驍虎舉了舉手中的請帖:“選曹七貴都送來請帖請大人入府一述”

    隨意打量了一眼手中的請帖,張百仁放在一邊的石頭上:“就說本官準備返回涿郡,宴請之事作罷!眼下年關將近,也不知母親的傷勢好了沒有。”

    “大人,若是能結交選曹七貴,未來許多事情都好辦的多,而且選曹七貴也有半數都是門閥世家之人,大人去了也能緩解氣氛,如今大人威壓天下,群雄驚懼,理應寬慰一下世家的心,免得世家對大人處處提防,處心竭慮要害你。人終有力窮時,大人雖然厲害,但終究只是人,只要是人,就會被殺死,門閥世家的手段不可測也。”

    張百仁詫異的看了驍虎一眼,驍虎干干一笑:“是皇后娘娘吩咐下官這么說的。”

    “原來如此”張百仁點點頭:“諒你也說不出這般有理智的話,你替我回復一下,就說本官改日自然會登門拜會,今年是沒有時間了。”

    張百仁掐指一算,年關已經到了。

    “好好好,小人這就替大人回話”驍虎屁顛顛退了去。

    就在此時,一位軍機秘府侍衛恭敬的走入后院,對著張百仁鄭重一禮:“都督,陛下邀請您去皇宮議事。”

    “就知道陛下坐不住了”張百仁看了侍衛一眼:“走吧,咱們去皇宮。”

    張百仁晃晃悠悠的去了皇宮,如今天氣嚴寒,青木長生不死神功的修煉也已經入瓶頸,身上的傷勢修復起來頗為遲緩。

    張百仁瞇起眼睛,感受著陽光照射在身上,唯一不斷為張百仁提供力量的只有太陽能了。

    登上馬車,一路晃晃悠悠來到皇宮。

    早就有侍衛在一邊等候,領著張百仁來到楊廣的私密書房,不待張百仁行禮,楊廣已經幾步上前將其扶住:“愛卿免禮,坐下說話。”

    謝了一聲,張百仁坐下,楊廣一雙眼睛目光灼灼的看著張百仁:“之前愛卿府邸劍光沖霄,威壓洛陽,不知發生了何事?”

    “下官在修煉一套劍術,不曾想居然惹出如此大動靜,居然驚擾到陛下,實在是罪該萬死”張百仁苦笑道。

    “錯了!非但不該罪該萬死,反而重重有功,愛卿劍意沖霄,各大門閥世家未來應該消停一段時間了”楊廣看著張百仁,露出歡喜之色。

    張百仁笑了笑:“陛下放心,只要下官在,門閥世家絕對不能危及到我大隋江山社稷。只是下官醉心劍道,這些俗事能免還是免去的好。”

    張百仁這句話是在安楊廣的心,別看我劍道修為高,但我醉心修煉什么心思都沒有,咱們可是好戰友,我不會奪你江山的。

    楊廣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張百仁:“修煉之道,令人心醉神往,不知朕可否入道?”

    張百仁一愣,隨即搖搖頭:“可惜了,陛下想要成道,唯有尋找到當年軒轅黃帝留下的法訣,不然想要修煉道功實在是難如登天,近乎于不可能。”

    “唉!”楊廣無奈一嘆。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