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一品道門 > 第兩百四十七章 殺戮
    “這些禮物既然送給了大人,豈有收回來的道理!”管家確實會做人,縣官不如現管,直接將手中的托盤推了回去。

    “這怎么好意思!”嘴上雖然說著不好意思,但王將軍手上可沒有客氣的意思,將所有寶物都收了下來。

    莊園外

    看著門前的兩尊石獅子,張百仁露出會心笑容。

    石獅子確實非同尋常,乃是鎮壓風水、煞氣的必備之物,有鎮邪、驅陰之妙用。

    見到張百仁,看守大門的家丁立即湊上來,恭敬一禮:“見過小老爺!”

    張百仁點點頭:“莊園內一切可否安好?”

    “安好!莊園內一切都安生”家丁連忙回答了一句。

    張百仁起身走入大門,瞧著莊園中平整土地,修飾路面的園丁,一路上來到后院,丫鬟婆子紛紛問好。

    “娘,我回來了”張百仁站在院子里喊了一聲。

    “你這孩子,怎么才回來!”屋門吱呀一聲打開,張母從主房中走出來,張麗華跟在后面。

    “是孩兒不對,外面有些事情耽擱了!”

    張母上下打量張百仁,撫摸著張百仁的額頭:“你呀,娘就知道,你小子最不讓人省心,天天到處亂跑。”

    張百仁訕笑,三人談了一會話,張百仁方才退出大院,來到自家的院子,突然想到袖子里還有十幾匹馬,趕緊去馬房將馬匹放出來,才轉身回到院子里。

    一陣香氣襲來,張麗華自屋子里走出來,一襲緞子般的衣衫看起來頗為令人迷醉,在微風中起伏。

    “外面多冷,小先生還不快點進來坐”張麗華開口。

    張百仁笑著走進屋,屋里點著火盆,整個屋子暖和無比。

    到了大莊園,張百仁與張麗華依舊是住在一個屋子,雙方之間隔著一道屏風,不過屏風就是擺設罷了,根本就沒有任何用處,張麗華的床榻可從來都沒有人睡過。

    書房就在臥室外面,坐在老爺椅上,張百仁仰躺著:“還是家里舒服,輕松自在。”

    張麗華笑了笑:“那還用說,小先生一走便是一個半月,叫人好生擔心。”

    “這次走的太遠,誰想到居然去了敦煌”張百仁苦笑。

    張麗華坐在張百仁身邊,纖細的手指揉捏著張百仁大腿,頓時叫張百仁一陣舒服,差點呻吟出聲。

    “麗華,你道功進境如何了?”張百仁道。

    張麗華聞言動作一頓,苦笑道:“能如何,還不是老樣子。”

    張百仁聞言沉默,過了一會才道:“稍后我去一遭大將軍的莊園,看看是否有什么武道秘術適合你修煉。”

    張麗華聞言乖巧的點點頭,眼中滿是可憐兮兮的目光:“叫小先生失望了呢!”

    “天賦而已”張百仁揉了揉張麗華的腦袋,這一幕看起來極為違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子被一個七八歲男子寵溺的揉著腦袋,這是何等令人訝然。

    吃了午飯,在莊園中與張麗華膩味一會,張百仁起身向著涿郡侯府而去。

    “小先生來了!”聽聞張百仁到來,涿郡侯的臉上滿是喜色,親自出來迎接。

    “幸不辱命”張百仁將手中的地圖扔出去,遞給了涿郡侯:“邊防地圖在此。”

    “天見可憐,找回來就好!找回來就好!”涿郡侯打量一眼地圖,交給了一邊侍女:“小先生請上座,如今看小先生似乎精神不錯。”

    “此去塞外略有收獲!”張百仁笑了笑。

    “聽人說樓蘭古國地圖落在了小先生手中?”涿郡侯壓低嗓子道。

    “誰說的?”張百仁愕然,沒想到消息傳的這么快。

    “小先生太小瞧咱們了是不是,樓蘭古國地圖那么大事情,太子府的人想瞞也瞞不住啊!”涿郡侯道。

    “侯爺對樓蘭古國感興趣?”張百仁端起茶水,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

    “不單單是我,只怕天下各大勢力都有興趣”涿郡侯道:“小先生和我說說,此次敦煌之行吧。”

    一卷狂風吹遍沙漠,一道模糊影子孤單的在沙漠中行走,說來也奇怪,此人一步邁出,便跨越是十里地界,不過是幾個呼吸間已經到了龍門客棧遺址。

    龍門客棧被沉入了沙漠之中,永世不可得見天日。

    龍門客棧已經被徹底自沙漠上抹去,此地黃沙與別處黃沙并無區別。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敢對龍門客棧動手的人,終于又出現了!”男子站在黃沙上,只見其一掌伸出,腳下黃沙翻滾,仿佛是沸水一般,時光在此時似乎逆轉,沙土震動,沙漠地面節節拔高,在令人震撼的目光中,龍門客棧緩緩自沙土中鉆了出來。

    死氣沖天,難聞的氣味瞬間擴散開來,男子大袖一扶,龍門客棧再次重見天日。

    緩步走入客棧中,一具具面容猙獰的尸體倒在地上,有男子、女子、老人、小孩。

    “塔蒙蒙”男子輕輕呼出一口氣:“多少人年了,好久都沒有人敢觸我龍門客棧虎須了,便是西域諸國都不敢,不過是區區突厥一個部落罷了!”

    “天理迢迢,自然會有報應!”說完后男子身形散開,消失在風中。

    突厥

    塔蒙蒙部族

    這一次塔蒙蒙大獲全勝,雖然走漏了風聲,但那又如何?

    自己等人在突厥的領土,自家的領地上,怯懦的中原人敢來報復嗎?

    這一次的劫掠,足夠整個部族生存十幾年!

    塔蒙蒙部族的人不多,但也絕對不少,足足有兩萬人。

    巨大的篝火沖天而起,燒烤的味道遠遠傳開。

    “怎么了,不開心啊?”大頭領來到雛默身邊。

    燈火闌珊之處,雛默坐在那里不語,瞧著舞動的人群,絲毫沒有打算加入其中的意思。

    聽了大統領的話,雛默沉默一會,才開口道:“屬下是在擔心!”

    “擔心,有什么擔心的!”大頭領拿出一個木頭簽子,上面串了一大串蝎子,已經烤熟了散發著噴噴香氣:“別愁眉苦臉的,拿過去吃吧。”

    “龍門客棧并沒有那么簡單!我怕會惹來中原高手的報復!”雛默無意識的吃了一口。

    “報復?怕什么!這里是我突厥的地盤,中原高手敢來,會惹得整個突厥高手圍攻”大統領一雙眼睛看向火堆邊緣處歡呼的女子,兒童,好些年沒有見到大家這么開心了。

    大家整日里為了生計發愁,如今獲得足夠物資,當然是放下心中負擔,可以盡情歡呼。

    “防備確實該有,與其防備中原報復,倒不如防備其余部族來搶東西”大統領拍了拍雛默肩膀,沖入了歡樂的人群中歌舞。

    “父親!父親!”一個四五歲的小孩子拿著烤肉撲過來,撞入雛默懷中:“爸爸,族人都說你是大英雄,說你是我塔蒙蒙族的勇士,為我塔蒙蒙部族帶來了豐富的食物,他們說你是大英雄!”

    雛默笑了笑,將自家孩子摟在懷中,接過半生不熟的烤肉,雖然味道叫人不敢恭維,但卻是兒子給自己烤的,雛默選擇了吃下去。

    “孩兒長大以后一定要做一個像父親一樣的大英雄,一定要叫我塔蒙蒙部族成為突厥的王者”小男孩面色潮紅,青澀的臉上滿是激動,布滿了紅暈。

    “咕嚕嚕乖,咕嚕嚕長大以后一定是我突厥最強大的武士,你將是我突厥人新的見神不壞強者”得到遠古傳承,沒有人會比雛默更加清楚的知道,武道突破究竟有多難!尤其是從易骨大成到見神不壞,那是從人到神的蛻變。

    不過小小年紀樹立起目標,總歸是好的。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