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一品道門 > 第九十八章 和她睡嗎?
    看著張百仁一邊吃著,鼻子中血液緩緩流下,蕭皇后面露擔心之色,干脆放下筷子,坐在了張百仁身邊,拿起案幾上的布匹給張百仁擦拭著。張百仁拿過蕭皇后手中絲巾,胡亂的在臉上擦拭了一把,然后再次埋頭海塞。

    感受著體內不斷產生的大藥,神胎源源不斷吞噬,就仿佛是鯨吞北冥一般,不斷的吞噬著張百仁體內的大藥,丹田中剛剛有大藥蓄滿,便瞬間被神胎吞噬一空。

    張百仁的鮮血從紅色化為了紫褐色,最后再次變為了純潔的紅色,瞧得蕭皇后心驚膽顫:“小先生,你別吃了,要不要叫太醫?”

    “沒事,不過是虛不受補罷了”張百仁笑了笑,足足吃到日落,將盤子都舔完了,才放下了筷子。

    有侍女端過清水,張百仁洗漱了一把,終于鼻血止住。

    “娘娘,下官這次來京城,有件事要求娘娘……”張百仁看著蕭皇后。

    “什么事,居然叫小先生用‘求’這個字?”蕭皇后好奇道。

    “不知皇宮國庫中可有五色線,下官愿意出大價錢購買”張百仁道。

    “五色線?你要這東西做什么?”蕭皇后一愣。

    “那日宰了龍王,正要用五色線煉寶,配合上龍筋,可以煉制成法寶”張百仁道。

    “五色線皇宮中應該有,小先生要多少?”蕭皇后看著張百仁。

    “一百米……不不不,五十米就夠了”張百仁看著蕭皇后,連忙改口。

    蕭皇后搖搖頭:“五色金線何等珍貴,大隋立國到現在,生產也不足五百米,再加上平日用度,國庫中能剩下兩百米就不錯了。”

    說到這里,蕭皇后看著一邊的小黃門:“持了本宮手令,去將國庫中的五色金線取來一百五十米送給小先生。”

    “多謝娘娘”張百仁面帶狂喜之色。

    小黃門聞言領命而去,張百仁道:“一事不勞二主,還請娘娘開恩,看看皇宮中是否有上好的丹爐,借我用用。”

    “丹爐?皇宮到有不少,明日叫人給你送過去”蕭皇后瞧著張百仁:“你如今居住在魚俱羅府中總歸是不方便,本宮賜你一座宅院,前朝有位王爺死后,王府一直空著,就賞賜給你了。”

    “多謝娘娘”張百仁連連道謝。

    首陽山青銅這等因果都欠下了,不差眼前這點東西,張百仁是毫無心理負擔的接受了。

    “你身為軍機秘府的督尉,不大不小好歹也是一個都蔚了,本宮給你兩個千人長,剩下的你若是想要補全,還需靠你自己出錢”蕭皇后手中早有諭旨準備好:“諾,給你的。”

    “多謝娘娘”張百仁一笑。

    “驍龍,驍虎乃是雙胞胎兄弟,如今都為易骨境界,而且兄弟心意相通,配合無間,只要不碰到易骨大圓滿或者是見神不壞的大高手,沒人能殺得死他們”蕭皇后給張百仁解釋了一句:“驍龍、驍虎乃是代號,原名乃是‘蕭龍’‘蕭虎’,乃是本宮的本家兄弟,本宮平日里手下最為得力助手,日后就交給小先生了。”

    張百仁點點頭,道了一聲‘謝’,蕭皇后道:“我軍機秘府內,所有人都只用代號,而不用真名,陛下冊封你為屠龍大將軍,你的代號不如就叫屠龍吧。”

    “屠龍?”張百仁心中無語,好土的名字,不過這勞什子屠龍大將軍自己怎么沒聽說過?

    張百仁不知道,自家因為一路上事情耽擱,完美的與朝廷欽差錯過,所以圣旨遲遲沒能到達。

    正說著,就見小黃門捧著托盤走了進來,此時面帶猶豫之色,欲語還休。

    “可是發生了什么?”瞧著小黃門的樣子,蕭皇后瞬間心中有了猜測。

    “回稟娘娘,奴才之前去國庫中拿金絲線,正好碰到了軍機秘府的一位總督,這位總督好不容易立了功,正要換取金絲線,奴才生怕五彩線不夠,就將那總督打發了回去,奴家見哪位總督面色不虞,臉有惱火,只怕會遷怒小先生”小黃門苦笑。

    “總督?哪位總督?”蕭皇后眉頭皺起。

    “奴才不知”小黃門哭喪著臉。

    “你將東西放下吧”蕭皇后擺擺手,瞧著小黃門退出大殿,將托盤端起了,掀開綢緞,只見紅、黃、白、藍、綠五團巴掌大小的線團,在月光下閃爍著冷光的絲線靜靜的擺放在托盤上。

    “這便是五色金線”蕭皇后道。

    “多謝娘娘,多謝娘娘”張百仁趕忙上前,將五色金線小心翼翼的包好,收入了懷中。

    “娘娘,那涿郡侯要我向娘娘替他求個情”張百仁看著蕭皇后。

    “你倒是直接!”蕭皇后詫異的看了張百仁一眼。

    張百仁搖搖頭:“涿郡侯是個好官,雖然貪財了些,但卻愛民如子,寧愿兵寇契丹,也不肯交出涿郡百姓。”

    蕭皇后聞言沉默,看著點燃的燭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過了一會才道:“陛下如今心性越加放縱,不去體恤百姓也就罷了,反而大肆勞民傷財的修建奢華宮殿,唉……本宮如今也看不出陛下在想些什么!如今陛下荒淫無度,夜夜歌舞笙簫,這件事本宮應下了。”

    張百仁點點頭,蕭皇后看著張百仁:“你要煉制寶物,各種材料可曾都收集齊全?”

    “尚且差了一小部分,都是些難見的天才地寶,實在是不好尋找”張百仁苦惱的撓了撓腦袋。

    “你將清單給我,與其那些寶物被陛下揮霍、賞賜給那群無用之人,倒不如給你”蕭皇后看著張百仁。

    幸福來得太突然有沒有?

    本來張百仁正在尋思著去哪里搜尋所需的天才地寶,沒想到皇后娘娘居然直接替自己辦了,真是困了就來枕頭。

    張百仁手中拿出一本折子,蕭皇后接過去打量一陣,隨即一愣:“怪不得收集不全,這里面的寶物都是難得一見之物,若不是上一代陛下繼承了北魏的國庫,還真未必能湊齊!折算來怕不是要千萬兩銀子,快要抵得上我大隋國庫三年收益了。”

    “娘娘若是為難,那就算了”張百仁生怕蕭皇后難做。

    “陛下如今越來越敗家了,已經開始荒淫無道,本宮可不能看著大隋就這般衰落下去,你日后前途無量,本宮不過是為了大隋保留一些火種罷了”說罷蕭皇后將折子遞給了小黃門:“一樣不少,盡數配全。”

    “是”小黃門瞧著眼前一幕,頓時心驚膽顫,這小子太受寵了,自己伺候了娘娘將近十年,還從未見過娘娘為拉攏一個人如此花費心思。

    小黃門匆匆而去,蕭皇后瞧著張百仁:“如今皇城大門已經關閉,你就留宿在這里,晚上陪本宮說說話。”

    “是”張百仁心臟一跳。

    “帶小先生去洗漱”蕭皇后道。

    洗澡?

    張百仁心思莫名其妙一動,在二十一世紀洗澡可是會叫人浮想聯翩的。

    有侍從備好了水,看著宮娥要上前替自己擦洗,張百仁連連推拒,將一群宮娥都趕了出去,然后自己脫掉衣服,跳入了浴桶中。

    洗漱完畢,張百仁來到了永安宮,蕭皇后不在,想來是洗澡還沒結束。

    女人就是麻煩。

    等到蕭皇后洗好,已經是一個時辰后了,瞧著張百仁,蕭皇后笑了笑:“走吧,本宮寢宮大得很,再給你加一張床榻。”

    來到蕭皇后的寢宮,外殿與蕭皇后的臥室隔著屏風,外室有一張小床,是平日貼身侍女睡的,看著那長相甜美的貼身侍女,張百仁摸了摸鼻子:“和她睡嗎?”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