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一品道門 > 第五十七章 扶天廣圣如意靈簽
    張麗華聞言一愣:“妾身素聞道家修行,俱都是法不外傳的真正秘法,小先生居然有道法千卷,莫不是在誆我?”

    張百仁笑而不語,繼續拿起小刀,輕輕的削著手中的竹簽。

    看一根根扁寬的竹簽,張麗華露出好奇之色:“小先生莫非是在制作靈簽?”

    “日后出門在外,若是沒錢的時候,還能混一口飯吃”張百仁打趣著張麗華。

    張麗華捂嘴吃吃一笑:“小先生說笑了,小先生乃是天人之資,怎么會淪落到那一步。”

    “我雖然不屬于道教,但卻是繼承了道家的道統,做事做全面,理應做一個合格的神棍。”

    張百仁白皙的手指小刀仿佛是一只精靈,在歡快的跳著舞蹈,不過是幾個呼吸間,一根竹簽便已經形成。

    竹子不是普通的竹子,都是活了上百年的竹子,翠綠的仿佛是玉石,張麗華拿在手中細細打磨,張百仁借機磨練操控自家的劍氣。

    “妾身聽聞這世上云鑒無數,不知小先生要制作的是哪一種云鑒”張麗華看著張百仁手中的竹條,露出好奇之色。

    “我制作的竹簽,喚作是:扶天廣圣如意靈鑒”張百仁看著手中的竹子道。

    “不知如意廣圣是哪路尊神”張麗華打磨著竹簽,看了張百仁一眼。

    張百仁低著頭細心削著竹簽:“你不是道家人,和你說了你也不懂。”

    不多時,一百二十只靈簽削好,張麗華正在細細打磨,張百仁隨意拿起一根竹簽,然后劍意縱橫,加持于手中的小刀上,一行清晰的小字瞬間雕刻而出。

    張百仁的字說不上好看,但也絕對不難看。

    第一上上

    干德之建,元亨利貞。君子體焉,陳紀立經。

    張百仁不過是十幾個呼吸,已經雕刻好。張麗華拿過靈簽,滿是好奇的打量了一會,然后才道:“小先生,不知道這上上簽是什么意思。”

    張百仁低頭雕刻著靈簽,漫不經心道:“占陰晴,晴。田蠶大收,墳葬吉利。六畜大旺,行人立至。求謀大遂,求財大利,婚姻大成,官事大吉。謁見遇貴,出行大通。修造清吉,疾病即愈。走失即見,生產有喜。捕盜便獲,禱祀獲福。怪異無咎,移徙獲吉。家宅大安,文書有就。已上大吉,應一五七數,及亥卯未年月日時,方位正東。”

    張麗華聞言攥著竹簽,一雙眼睛看著張百仁:“我遇見小先生,小先生就是妾身的貴人。”

    張麗華眉目如畫,確實是惹人憐愛,張百仁停下動作,看著張麗華:“是你自己運道不錯,與我有緣而已。”

    二人在書房中削著竹簽,張母期間來過一次,看到二人在玩的正歡,也沒有多打擾,有張麗華幫忙‘帶孩子’,張母感覺自己輕松了很多。

    張百仁刻好了第二根靈簽之后,看了看一邊的竹筒,隨便砍下來一截,略作修飾,便在竹筒上雕刻下‘扶天廣圣如意靈鑒’,隨手將竹筒遞給張麗華:“靈簽打磨好之后,便放在這竹筒里。”

    張麗華聞言點點頭,乖巧的將靈簽放進去。

    制作竹簽容易,但想要雕刻一百二十根靈簽,卻是大工夫,張百仁還要兼顧修行。

    “我說小先生,這幾日怎么不見你人影”大門外傳來白云道士的喊叫,這廝又開始坐不住了,遙遙的看著張百仁家竹樓,站在大門外高呼。

    張百仁看了張麗華一眼:“找個面紗帶上。”

    說完后看著大門外的道士:“你進來吧。”

    得了張百仁的允許,白云道士頓時面露喜色,匆匆的推開大門,爬上了竹樓,鉆入屋中,看著面容典雅,身姿寧靜的張麗華,道士一愣:“見過夫人。”

    “真沒想到,夫人居然這般年輕,也唯有夫人這般人物,才能生出小先生這般鬼才”白云道士恭敬道。

    張麗華捂嘴輕笑,張百仁的臉頓時黑下來了:“這不是我娘,我娘最不待見神棍,若是叫我娘看到你,準沒好臉色,這是那日自路上帶回來的張氏,喚作:麗華。”

    張氏?

    道士一愣,上下打量了張麗華一眼,連忙轉過頭,痛心疾首道:“早知道當日道士我就收留下她了,卻是便宜了你小子。”

    張百仁瞪了白云道士一眼:“休要浮言孟浪。”

    道士訕訕一笑,老臉一紅:“我這嘴,就是管不住。”

    一邊說著,一雙眼睛看著張百仁手中靈巧的小刀,似乎在跳舞一般,就仿佛是一個精靈在嘻嘻。

    “小先生的道功可真是見長,劍術已經邁入了化境,不知小先生雕刻的是什么靈簽,道士我也略懂靈簽之術”白云道士好奇道。

    張百仁低著頭,沒有開口,懶得理會這碎嘴道士,一邊的張麗華開口道:“是扶天廣圣如意靈簽。”

    “扶天廣圣如意靈簽?沒聽過!”白云道士搖搖頭,隨即卻是一愣:“不對勁,這名字我似乎在哪里聽到過。”

    張百仁翻了翻白眼,靈濟真君在明朝之初才有記載,如今在隋唐之時,這老東西居然說自己聽說過,隔著幾千年呢,要不是自己養氣功夫不錯,非要一劍劈了他不可。

    “來,我幫你。打磨靈簽我可是經常做,手熟的很”白云道士拿起靈簽,毫不客氣的開始快速來回打磨。

    張百仁默許,并不阻攔。

    就這般過了兩三日,這一日張百仁剛剛雕刻好一個竹簽,卻見張母推門走進來,第一眼就看到了白云道士,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拿起一邊的竹木就向著白云道士打去:“哪里來的騙吃騙喝神棍,居然也敢來我家叨擾,看我今日不打死你。”

    “夫人饒命!夫人饒命!”白云道士抱頭鼠竄,見到張母不依不饒,瞬間竄出了門外,逃之夭夭。

    看著張百仁與張麗華,張母發現自己有些失態,尷尬一笑:“當年被臭道士騙過,一見到這群裝神弄鬼之輩,就忍不住了火氣。”

    說完后張母認真的看著張百仁:“以后少和這些男盜女娼之輩來往,這道士中全都是虛詐之徒。真正高功大師,卻是世間難尋。”

    張百仁點點頭:“娘你放心就是了,孩兒絕不和這撒虛搗詐之徒來往。”

    “麗華,你盯緊這小子,若是在看到這小子和道士來往,你就直接揍他屁股”張母瞅了張麗華一眼,轉身離去。

    張麗華臉一紅,拿下了面紗,一雙妙目看著張百仁:“小先生母親可是真不待見道士,也不知道士怎么得罪她了。”

    說到這里,張麗華道:“夫人不知道你已經踏入道門?”

    張百仁點點頭:“保密,我一直都和我母親說我是習武的。”

    張麗華輕笑,情不自禁的捏了捏張百仁的臉蛋:“你這小子,倒是狡詐的很。”

    看著近在咫尺,潔白無瑕的面孔,張百仁忽然一愣,然后低下頭雕刻著竹簽:“不管是習武也好,修道也罷,尺有所長,寸有所短,其作用難以替代。”

    “開疆辟土,全靠武將征戰。而護國抓鬼,卻要依賴道士出手,道士與武者的存在相互互補,而不是沖突的,術業有專攻,僅此而已”張百仁道。

    “好一個術業有專攻,小先生道士大才”張麗華拊掌稱贊。

    張百仁抬起頭看著張麗華:“我昨日傳你的法訣,你可曾都記下了?”

    張麗華聞言尷尬一笑,撒嬌道:“妾身愚鈍,那法訣繁復,一時記不住哩,小先生再給我一點時間嘛。”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