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熱血三國之水龍吟 > 第七十七章 劇變
    被裹挾在八百鐵甲軍中,丁辰如同一個透明人。

    徐榮沒有理他,董卓也沒有過問。

    好在,董卓知道他身上有傷,所以也沒有為難他,給他安排了一輛馬車。也僅止如此,丁辰甚至無法和胡車兒聯系,而胡車兒只能遠遠跟在后面,心里也格外焦慮。

    “去陷陣營,通知郭嘉先生!

    胡車兒牽著黃蹄子,跟在鐵甲軍后,同時喚來一名心腹。

    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雖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情況,但他隱隱能夠感覺,自家主公怕是有麻煩了……

    ++++++++++++++++++++++++++++++++++++

    丁辰還是第一次來建章宮。

    不對,而今應該稱作‘相府’更加合適。

    看得出來,董卓對這座相府非?粗。畢竟在以后的日子里,這座府邸將會成為長安……亦或者說是漢室天下,除未央宮之外,最具有權勢的地方。甚至在一段時間里,它所擁有的權勢,甚至可能會超過未央宮的勸說,成為天下的中樞所在。

    高大的院墻,幾乎若宮城城墻一般高聳威嚴。

    府邸面積廣袤,幾乎占居了三分之二個建章宮,且裝飾華美,猶甚于未央宮的氣派。

    只是,當董卓來到相府外時,臉色隨之大變。

    偌大相府門外,冷冷清清,不見人影。

    這與董卓想象中的車水馬龍全然不同,令他感到萬分驚怒。

    為了今日的酒宴,他可是早就做好了準備,還邀請了朝中大小臣工?蔀槭裁,會是如此模樣?

    “徐榮,這是怎么回事?”

    徐榮也一臉的迷茫,搖頭道:“這邊的事情,都是溫侯操辦,卑下并不清楚!

    “為何,為何如此冷清?”

    董卓勃然大怒,從車上下來,跨劍便往相府走去。

    丁辰也有些發懵,跟在董卓身后。

    只是,他二人并未發現,當兩人邁步走上門階的時候,身為隨行大將的徐榮卻沒有跟進,而是后退兩步,朝那八百鐵甲軍輕輕擺了擺手,鐵甲軍便隨即散開,將相府包圍。

    “丞相,有點古怪!”

    丁辰其實不想跟上,但是在董卓扈從的逼迫下,還是走進了相府大門。

    這丞相府,華美至極。

    可是當他們走進大門之后,卻發現里面冷冷清清,不見人影。

    丁辰一手持劍,輕聲說道。

    而董卓則臉色鐵青,手扶劍柄,在前庭中間站定,厲聲喝道:“呂布,呂布何在?”

    這時候,不是應該退走嗎?

    丁辰這時候也發現,徐榮沒有進來。

    他心里不禁一咯噔,頓時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

    “丞相……”

    他剛要提醒董卓,卻見一員大將,頭戴束發金冠,身披唐猊寶鎧,腰系獅蠻玉帶,手持一桿方天畫戟,急匆匆一路小跑的從大堂里跑出來,很快就到了董卓面前。

    看到呂布出現,董卓似乎是松了口氣。

    他上前一步,道:“奉先,為何如此冷清?諸位公卿何在?”

    呂布,卻笑了。

    “董卓,你到現在,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嗎?”

    “你說什么?”

    董卓這時候,也已經反應過來,探手就要拔劍。

    要說,董卓的身手不差。

    早年間他也是游俠兒,曾橫行羌胡之地,能在馬上左右開弓。

    可隨著年事已高,董卓身居高位,已很少在親自出手。他想要拔劍出鞘,又怎比得呂布的行動迅速?只見他大喝一聲,猛然向前跨出一步,手中方天畫戟便刺出,狠狠扎向了董卓。

    說時遲,那時快,丁辰已反應過來。

    他猛然向前竄了兩步,巨闕劍倉啷一聲拽出劍鞘。

    他的反應很快,行動也非常迅速。

    可是,呂布和董卓距離更近,等到丁辰趕到時,那方天畫戟已經刺中了董卓要害。

    董卓大叫一聲,臉上猶自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

    “奉陛下敕令,董卓深受皇恩,卻不思報國,橫行霸道,禍亂朝綱,實乃國賊也。

    今日,布奉旨除賊,凡董卓黨羽,格殺勿論!

    伴隨著呂布一聲暴喝,就聽得四面八方一陣腳步聲。

    從兩邊的房舍里,沖出數百名鐵甲軍,一個個手持刀槍,蜂擁而上。

    董卓身邊的扈從見狀,立刻拔刀相迎。

    而丁辰這時候,也到了董卓身邊,只是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

    “溫侯,你這是干什么?”

    “干什么?”

    呂布獰笑道:“某堂堂九尺男兒,焉能為賊效力?

    今日呂布奉陛下敕命,誅殺國賊……丁子陽,你乃老賊心腹,今日就要你喪命于此!

    說話間,他手臂一振,就要拔出方天畫戟。

    可沒想到,董卓的雙手,卻死死攥住了方天畫戟。

    “子陽,殺了他!”

    董卓的身手的確是不比當年,而且養尊處優,早已不復年輕時的勇武。

    可是,這兩膀的力氣,卻著實不小。他攥住了方天畫戟,任那呂布連抽兩下,都未能拔出。

    丁辰,也醒悟過來。

    他猛然明白,這是王允的反擊來了!

    雖說丁辰一直都在提防著王允的反擊,卻不得不承認,王允這一次,端地是神不知鬼不覺。誰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招攬了呂布?峙虏粌H僅是呂布,還有那徐榮……

    想到這里,他也不猶豫,揮劍便劈向了呂布。

    而呂布也是大怒,“老賊,還敢反抗?”

    他手腕一抖,手臂發力,口中一聲大喝。

    那董卓,少說也有小三百斤的體重?扇绱朔萘,卻被呂布一下子挑飛起來,把他狠狠砸向了丁辰。

    丁辰忙錯步閃身躲避,就聽蓬的一聲,董卓已經摔在他的身旁。

    從胸口到肚子,被方天畫戟破開了一個巨大的窗口,腸子以及破碎的臟器隨著鮮血噴涌而出,瞬間浸透了地面。董卓倒在地上,已經氣絕身亡,只是那雙眼睛,仍舊死死盯著呂布。

    丁辰這時候,也顧不得去可憐董卓,他揮動巨闕劍,把兩個靠近的鐵甲軍劈翻在地,旋即朝著呂布沖去。

    “呂布,休走!

    這時候,他已經忘記了董卓之前還在威脅他。

    他只知道,此時此刻,他已沒有別的退路,唯有死戰。

    丁辰心里非常清楚,他和呂布之間,沒有化解恩怨的可能。雖說當初呂布救過他,可是在十里鋪,他也救下了呂布,算是還清了人情債。之后,由于董卓對呂布的不滿,使得丁辰和呂布發生了數次沖突,也讓呂布對丁辰,可算的是恨之入骨。

    見丁辰向他撲來,呂布先一怔,旋即冷笑。

    “好你個丁子陽,居然隱瞞了傷情。

    還以為你重傷未愈,打算給你一個痛快……沒想到,你居然已經康復了!這樣也好,某家今日便要洗刷恥辱,不把你碎尸萬段,難消我心頭之恨……小賊,看戟!

    呂布說話間,墊步擰腰,挺戟就刺向丁辰。

    巨闕劍和方天畫戟交擊一處,發出一聲巨響。

    丁辰只覺兩手發麻,險些拿捏不住寶劍。

    這巨闕劍雖然厚重,卻終究比不得呂布那桿重達八十一斤的方天畫戟。兵器上的先天差距,也讓丁辰心里明白,他如今不可能是呂布的對手。想到這里,他借著方天畫戟上的渾厚巨力,身形飛退,而后轉身就往大門口沖去。

    只是,周圍全都是鐵甲軍,想要沖到門口,又何其困難?

    呂布雖然逼退了丁辰,卻也腳下踉蹌了一下,才站穩身形。

    他正要再次出手,卻不想丁辰卻扭身往大門方向突圍……呂布對丁辰,可謂是恨之入骨,又怎可能放他離去?于是他大吼一聲,“小賊,休走!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全都給我讓開!

    方天畫戟一式力劈華山,便斬向丁辰。

    可是,誰也未曾想到,丁辰在向前突圍了幾步之后,猛然旋身,一劍砍翻了一名鐵甲軍后,抬手從腰間摸出三支小矟,翻腕擲向呂布。那三支小矟,快如閃電。

    呂布也沒想到,丁辰還有這一手,雖躲過了兩支小矟,但還是被一支小矟擊中……

    他生平最怕疼痛,那小矟上有倒刺,沒入呂布腿中。

    呂布大叫一聲,一手持方天畫戟撐住了身子,險些單膝跪地。

    他這一受傷,令鐵甲軍頓時一愣。

    也就是趁著這一愣的功夫,丁辰舞動巨闕劍,已沖進了人群中,瞬間殺出一條血路,來到了相府門口。

    不過,相府外,同樣是亂成了一鍋粥。

    伴隨著相府里喊殺聲四起,在遠處的胡車兒,立刻覺察到了不妙。

    他立刻率領六十名緹騎朝相府發起了沖鋒。

    不過,他面對的不是等閑兵卒,而是董卓精挑細選出來的西涼銳士。雖說胡車兒勇猛善戰,但面對著十倍于己的鐵甲軍,想要沖進去也并非一件易事。不過兩個回合,身邊的緹騎便死傷過半。但胡車兒卻恍若未覺,舞動雙頭矛,拼命的沖殺。

    徐榮站在門階上,指揮鐵甲軍攔截。

    眼見胡車兒陷入重圍,卻死戰不止,徐榮也不禁生出愛才之心。

    “胡車兒,你本涼州豪杰,何苦為那丁辰賣命?

    而今,長安城已經被溫侯控制,董卓和丁辰怕已死在府中……某愛惜你一身武藝,若你愿意投降,我定保你一個兩千石的官職。胡車兒,而今董卓大勢已去,休要自誤!

    胡車兒卻怒道:“某家大好男兒,又豈是那背主之人?”

    說話間,他催馬向前,雙頭蛇猛然分開,化作兩支短矛,上下翻飛。

    徐榮見狀,也不禁大怒。

    “胡車兒,既然你想死,那我就送你去和你家主人見面!

    說著話,他就反手取出弓箭,彎弓搭箭對準了胡車兒。

    也就在這時候,身后突然一陣大亂。

    一個如同血人似地青年,揮舞巨闕劍從相府中殺出來,上前就劈翻了徐榮的幾名親隨。

    “老賊,敢暗箭傷人!”

    丁辰沖出了府門,就看到徐榮正彎弓搭箭對準胡車兒。

    他勃然大怒,便沖到了徐榮跟前,巨闕劍揚起,厲聲喝道:“就讓你去丞相面前請罪!

    他這含怒一擊,巨闕劍在手中,恍若燈草一樣,輕飄飄,卻又快如閃電。

    那種極端古怪的節奏,令徐榮根本來不及閃躲,只能眼睜睜看著巨闕劍落下,口中發出一聲慘叫。

    “不要……”

    他想說,不要殺我!

    可是,沒等他說完,巨闕劍已經落下。

    厚重的巨闕劍,勢不可擋的將徐榮劈成了兩半,鮮血頓時噴濺了丁辰一身。

    相府門外的鐵甲軍見狀,頓時懵了!

    胡車兒見狀,喜出望外,催馬便沖到了門階下,高聲喊道:“主公,快上馬,隨我突圍!”

    說著話,胡車兒已翻身下馬。

    丁辰不由得一愣,看了看胡車兒,又看了一眼爪電飛黃。

    “胡車兒,我若騎馬,你怎么辦?”

    “主公休要擔心我,胡車兒天生一雙飛毛腿,愿步戰隨行!

    胡車兒的步戰能力,的確是非常出眾。

    丁辰也不猶豫,便翻身跨上了黃蹄子,同時收起巨闕劍,從馬背上摘下了招魂矟。

    “胡車兒,隨我殺出去!”

    他說話間,手中招魂矟一掃,矟首處的引魂珠發出刺耳銳嘯。

    丁辰不敢再耽擱,他剛才傷了呂布,殺了徐榮,令鐵甲軍暫時群龍無首?墒,一旦對方反應過來,再想突圍可就難了。想到這里,他催馬向前,招魂矟在歷嘯聲中,幻化萬千……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