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熱血三國之水龍吟 > 第三章 歸降
    “丁辰,曹操圖謀不軌,意圖刺殺太尉失敗,今雖逃匿,但早晚難逃一死。某惜爾武藝高強,想必也被蒙在鼓中。若聰明的,立刻棄刀投降,某可保你性命無虞!

    呂布跨坐赤兔馬,居高臨下俯視丁辰。

    只是,他話音未落,就聽郝萌高聲道:“溫侯,萬萬不可……此人剛才殺了郝建!

    “住嘴!”

    呂布厲聲道:“某家說話,哪有爾插話之處。

    再者說,大丈夫搏殺,死傷難免。某家自五原從軍,死在某家方天畫戟下的人何止千萬人。若每一個人都似你這般要報仇,某家的仇人,豈不要遍布天下嗎……至于郝建,死便死了,與他厚葬就是。說到底,也是他學藝不精,又怪得何人?”

    郝萌是呂布的部將,早在呂布還是并州主簿的時候,便跟隨呂布。

    他心中自然不滿,卻無奈呂布積威甚重。呂布如此說話,也讓郝萌不敢再開口胡言。

    因為他很清楚,呂布此人喜怒無常,若激怒了他,便是天王老子也敢動手。

    所以,郝萌只能惡狠狠看著丁辰,心里面同時期盼著,丁辰千萬不要答應了呂布。

    丁辰俊俏的臉上,有一道淡淡的血痕,是方才和呂布交手留下。

    他聽了呂布的話語,卻面無表情,手中環首刀慢慢橫在身前。

    只是,心里面卻有一絲絲怨念!

    你曹阿瞞既然決定要刺殺董卓,為什么不提前招呼一聲,讓我也好有一些準備呢?

    現在可好,你刺殺失敗,一走了之。

    而阿姐和昂卻陷在了洛陽,你又怎狠得下心呢?

    原本,他并沒有考慮太多,只想著要保護阿姐與曹昂離開。

    可現在,丁辰心里卻生出了恨意……只是,他心中雖然怨恨,但始終沒有在臉上表露出來。

    “丁辰,棄刀可生,若不然休怪某心狠手辣!

    呂布話方說完,一個文士走到了他身邊。

    “丁子陽,我知你與曹操感情深厚。

    當年他為洛陽北部尉的時候,你便跟隨左右,更將他視為英雄。

    可現在……天下爭紛不斷,先有太平賊為禍,后有閹宦作亂,令朝綱不振,百姓蒙難。太尉起于西陲,戰功顯赫,對朝廷更忠心耿耿。他此次奉命入京,掃蕩閹人,令朝堂清明,扶立天子,意欲重振朝綱。有道是識時務者為俊杰,今天意在太尉,爾若為漢臣,自當忠于天子,忠于朝廷,又何必為一反賊,而壞了自家前程?

    有道是,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事。

    溫侯愛惜你一身武藝,不忍害你性命……若你再執迷不悟,呵呵,你且往那邊看!

    文士說完,用手朝旁邊一指。

    丁辰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聽得馬蹄聲響,一隊西涼兵來到了曹府大門之外。

    西涼兵為首著,是一員黑甲大將。

    而在他旁邊,幾個西涼兵則押解著一對男女。

    看清楚那兩個人,丁辰瞳孔不由得一縮,忍不住失聲喊道:“阿姐……”

    那隊男女,赫然是姐姐與曹昂。不過此刻,姐姐看上去很狼狽,發髻蓬松,衣衫凌亂。她牢牢保護著曹昂,把他摟抱在懷中。當丁辰看過來時,她也看到了丁辰。

    “十郎,你可無恙?”

    看到丁辰那渾身是血的凄慘樣子,姐姐忍不住失聲呼喊。

    那雙明眸里,閃過一絲心疼之色。

    丁辰卻咧開嘴笑了,朝姐姐輕輕搖頭道:“阿姐,我沒事……你和昂可還好嗎?”

    “曹信,死了!”

    姐姐的眼中,閃過一抹水色。

    呂布卻有些不耐煩了,厲聲道:“丁辰,降,還是不降?”

    丁辰深吸一口氣,緩緩站直了身子。

    “降,可以,但不得傷我阿姐和甥兒分毫!

    “十郎,別管我們!”

    姐姐聞聽丁辰的回答,忍不住大聲呼喊。

    她想要沖過去,卻被西涼兵死死攔住。而那黑甲武將則跨坐馬上,饒有興趣的看著丁辰,眼中流露出贊賞之色。

    不管?怎能不管!

    從小到大,都是姐姐照顧我。父母雖生我,卻是姐姐把我養大,我又怎能不管你呢?

    丁辰看著呂布,等待著呂布的回答。

    而呂布則看了一眼姐姐和曹昂,嘴角微微一撇,露出倨傲之色道:“某雖殺人無數,卻從不殺無力抵抗的婦孺……好,某答應你,若你投降,我便保她母子無虞!

    鐺!

    呂布話音剛落,丁辰手中的環首刀便丟在了地上。

    “十郎!”

    姐姐見狀,不禁掙扎著要撲上去。

    只不過,她婦道人家,又如何掙脫那如狼似虎的西涼兵呢?

    郝萌一直在旁邊窺覷著,眼見丁辰棄刀,他不等呂布開口,便健步沖上臺階,來到丁辰面前。

    就見他二話不說,抬腳便狠狠踹在了丁辰的身上。

    丁辰噔噔退了兩步,卻沒有倒下,猶自挺拔身姿,頗為不屑的看了郝萌一眼。

    這也讓郝萌頓時惱羞成怒,倉啷拔劍出鞘,便要上前去丁辰性命。丁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看著郝萌,眼見郝萌手中寶劍刺來,他卻毫無懼色,依舊是一臉嘲諷。

    鐺!

    就在郝萌手中的寶劍要刺中丁辰的剎那,一桿方天畫戟突然橫在二人之間,架住了郝萌的寶劍。

    郝萌一怔,心里頓時一激靈。

    耳邊傳來呂布清冷的聲音,“我說過,他若投降,我便保他無虞!

    話音剛落,就見那方天畫戟橫里一掃,啪的就拍在了郝萌的身上,把他一下子拍翻在地。

    “郝萌,若下次再敢違我命令,便取爾項上人頭!

    呂布說完,收回了方天畫戟。

    他看了一眼丁辰,卻見丁辰仍舊昂著頭,毫無懼色。

    “果然是好漢!”

    他忍不住贊了一聲,那張俊朗的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笑容,朝丁辰點頭道:“放心,我說你無虞,你便不會有事。不過在此之前,卻還要暫時委屈你一下。你的阿姐和甥兒,繼續住在這里,我會命人在此保護,絕不會有人敢傷害她母子分毫!

    說著,呂布撥轉馬頭離去。

    赤兔馬優雅的踏踩著步點,從臺階上緩緩而下。

    而姐姐卻在這時候,帶著曹昂撲到了丁辰的面前,一把將他抱住。

    “十郎,你這又何苦?”

    “姐夫保不得阿姐,我來保護便是……阿姐放心,我一定會把你們安然送回姐夫身邊!

    “十郎,你……”

    這時候,那黑甲將軍也從馬上下來,帶著人走到大門口。

    “丁君,隨我們走吧!

    丁辰聞聽,推開了姐姐,邁步走下臺階。

    黑甲將軍道:“溫侯已經吩咐過我,要我負責保護你姐姐母子……放心,只要太尉不發話,無人能傷她母子分毫,我張遼說得出來,便做得到,你只管放心就是!

    “你就是張遼?”

    丁辰一顫,向黑甲將軍看去。

    據說,當初他與呂布同在丁原帳下效力時,與呂布有‘雙璧’之名。

    若論統兵打仗,運籌帷幄,張遼甚至比之呂布更盛一籌。只可惜,董卓入洛陽的時候,張遼在外地征兵。等到他回來時,丁原已死,而呂布卻成為董卓的愛將……

    “多謝文遠將軍!

    丁辰微微欠身,算是向張遼道謝。

    幾名西涼兵沖過來,把他繩捆索綁。

    丁辰也不反抗,而是笑看著姐姐道:“阿姐放心,我此去無有大礙,姐姐等我回來便是。

    若有什么需要,便告知張將軍,他絕不會推辭!

    說完,丁辰又看了張遼一眼,轉身準備離開。

    “舅父,你要保重,昂等你回來說書!

    曹昂在門口大聲呼喊,丁辰則回頭看了他一眼,大聲道:“昂,好好照顧你娘親!

    “我會的!

    “走吧!”

    西涼兵推搡丁辰,催促他離開。

    不過,當丁辰從那文士身邊過去的時候,又一次停下了腳步。

    他上上下下打量文士,片刻后突然道:“還未請教先生大名!

    文士笑道:“丁君可以猜一猜!

    “原來是賈詡賈文和,久聞先生之名,早想造訪,卻在如此情況下相見……若丁辰不死,定會找先生求教!

    丁辰說完,便昂著頭離開。

    文士愣住了,他看著丁辰的背影,眼中卻流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要知道,他早年隨有察孝廉為郎的經歷,并且在洛陽待過一段時間,卻并不算出眾。

    后來,他因病返回姑臧老家,便韜光養晦,非常低調。

    哪怕是后來投效董卓,也是因為和牛輔是朋友,得牛輔推薦,才來到了董卓帳下。

    但董卓帳下有女婿李儒為謀士,賈詡更是小心翼翼,很少展現才學。

    可這丁辰,何以知道我的名字?

    聽他的口吻,似乎對我很熟悉,可我卻從未見過他!

    賈詡素來謹慎,被丁辰方才那一句話,卻挑動了心境,一時間變得有些惶恐……

    “文和,為何呆立這里?”

    丁辰已經被押走,張遼把丁夫人和曹昂送進了曹府,又命人在曹府門外值守,這才準備離去?墒钱斔叱霾芨箝T后,卻發現賈詡呆立在臺階下,似乎有些恍惚。

    他知道賈詡,雖然賈詡并不出眾,但因為與牛輔關系密切,所以也頗受董卓重視。

    張遼走上前,輕聲詢問。

    賈詡愣了一下,這才清醒過來。

    他擺了擺手,笑著問道:“沒什么,只是突然間想起些事情,故而留在這里!

    “既然如此,那我先告辭了!

    賈詡淺笑著,與張遼拱手道別。

    他背負著雙手,緩緩向太尉府走去,一邊走卻一邊想著:這個丁子陽,倒是有趣!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