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開天錄 > 第七百二十九章 轉變
    靖州城一戰,巫鐵硬扛六尊玄冥老祖足足七個時辰。

    五行神光、陰陽二氣,乃至混沌神雷等最為純熟的大神通接連施展,法力數次匱竭,硬生生靠著大道寶丹頂了過去。

    如此死戰,七個時辰后,巫鐵重傷離開戰場。

    六尊玄冥老祖也耗盡了體力,氣喘吁吁的躺在地上,再無追殺之力。

    七個時辰的鏖戰,靖州城一線,巫鐵麾下的天武軍配合五行精靈大部精銳,組成軍陣截殺雪原部族,硬生生殲滅了近千萬狂妄得不知所以的雪原戰士,救走了大批子民。

    饒是如此,單單靖州,還有數以億計的男丁被殺,更多的女子被擄走。

    不過,按照慣例,打下靖州后,雪原部族會耗費一點時間盡情的搜刮擄掠,盡情的享用他們的戰利品……所以,距離他們攻擊靖州緊鄰的南方州郡,大概還能太平一陣子。

    靖州和羥州的邊境線上,重傷吐血的巫鐵蹲在一座大山之巔,臉色陰郁的眺望著北面。

    各種療傷的大道寶丹猶如流水一樣灌進嘴里,以巫鐵如今掌控天下三分之一疆土的權勢,大道寶丹這種尋常人難得一見的仙丹神藥,他完全可以當飯吃。

    身后五行神光化為一個五彩漩渦急速奔涌,幾條巨大的運輸艦緩慢的飛來,將船艙內堆積如山的精煉材料投入了巨大的五彩漩渦中。

    這些材料全都是先天后天五行之屬,由高明的鍛造師用本命真火提煉得極其精純,幾乎不含雜質。

    五行材料被五行神光碾磨成一絲絲先天后天靈髓,不斷被巫鐵滿是裂痕的骨骼吸收。暗沉沉的滔天火焰在體內熊熊燃燒,混沌色澤的火焰迅速的修補著骨骼,同時巫鐵的骨骼不斷放出一絲絲暗流滋養肉身。

    神胎和法體的融合度在快速提升,已經有將近半成的神胎之力和法體完美融合。

    巫鐵已經看到了突破到神明境二重天的希望。

    尋常神明境神靈,參悟了三千大道中的一條,他們突破一重天境界,法力修為、肉體強度都提升兩倍;參悟了三千大道中的兩條,他們突破一重天境界,法力修為、肉體強度就提升四倍……

    天地有極限,人身并非天地宇宙,能夠承納的力量有限。

    一般而言,突破一重天境界,最多在法力修為、肉體強度上得到最高十倍的提升,這就是極致,這就是尋常神明境修士中最完美、最圓滿的極境。

    巫鐵修煉《元始經》,三千大道、八萬四千旁門齊備,他突破一重天境界,他的實力提升的極致定然不是區區十倍。

    他的骨骼還在加強變異,不斷增強,他的肉體強度也隨之水漲船高。

    “一百倍,最少一百倍。”巫鐵對自己突破下一重天境界后的實力,有了模糊的判斷。

    “一百倍的實力,我會生生打爆你們這群老混蛋。”巫鐵惡狠狠的咀嚼著大道寶丹,兩排雪亮的、被混沌色火焰包裹著的大牙摩擦出了無數的火星。

    只是……當年修煉《元始經》,耗費的資源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如今踏入了神明境,想要順利的突破第一重天修為,天知道還要耗費多少資源。

    七八條白鷴商會訂制的座頭鯨形狀的巨型運輸艦排空了庫存,巫鐵全身骨骼上的裂痕這才大致修補了一半。

    而巫鐵神胎和法體的融合度,大概增加了千萬分之一的樣子。

    又要修復肉體的傷損,又要提升修煉境界,巫鐵如今對資源的消耗,更是猶如無底黑洞一般。

    數十名白鷴商會的主管級人物站在船頭,他們手指上的戒指、手腕上的手鐲紛紛放出亮光,又是一大堆精煉過的五行材料‘嘩啦啦’的注入巫鐵背后的五彩漩渦。

    這些白鷴商會的主管,他們使用的儲物法寶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但是內部容量還是不夠大,數十個人身上數百件儲物法寶的總容量,也就相當于五六條巨型運輸艦的運輸量。

    迅速吞噬了這些材料,巫鐵揮了揮手,沉聲道:“加快速度……你們去羥州城外等我。”

    沉默了一會兒,巫鐵冷聲道:“加緊調撥艦船,無論是運人的,還是運材料的……加緊調撥,特殊時期,我允許你們用特殊手段……另外,讓古兵司……”

    咬了咬牙,巫鐵做出了一個比較艱難的決定:“讓古兵司放慢太古戰傀的煉制速度,將一半產能投入到制造運輸艦上來。”

    “不求活力、防御力,只求大容量和機動性……哪怕皮再薄、再脆,先把運載量提升上去。”

    幾個傳令兵迅速將巫鐵的命令傳達了下去,在后方,武國的文武大臣們就會因為巫鐵的這份命令,猶如被人踢打屁股的野狗一樣瘋狂的忙碌、咆哮。

    但是所有人都沒有怨言。

    此刻他們的每一份努力,都關系著數以千萬計百姓的死活。

    他們的每一點汗水,或許就能多救數百萬、數千萬的子民。

    沒人有怨言。

    沒人敢有怨言。

    就連平日里最憊懶的李二狗子等人,如今也都有模有樣的,頗有點國之棟梁模樣的忙碌著。

    每個人心里,都充滿了責任感。

    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在做一件偉大的、神圣的事情。

    不是吹噓,此刻武國鐵鼎山城中那些瘋狂忙碌的,忙得顧不得吃喝休息的文武臣子和大小官吏,他們每個人臉上,都閃爍著猶如‘圣人’的光輝。

    他們這一次,不是為了地盤、權力、財富之類的東西在忙活。

    他們只是忙著救人。

    所以,他們從事的事情很偉大,他們每個人的心境、氣質,都在莫名的發生著巨大的變化。

    巫鐵神胎后,凝成實質的玉碟上,三朵巨大的蓮花苞中,當日吞下了夫差劍的那一朵蓮花苞無風自動,蓮花苞的縫隙里,有奇異的光芒閃爍。

    冥冥中,大量說不清道不明,你可以說是信仰之力,也能說是氣運之力,甚至說是功德福報之類的奇異力量不斷向巫鐵匯聚過來,然后不斷被這一朵蓮花苞吞了下去。

    在這朵原本純凈色,沒有任何雜色的蓮花苞上,隱隱有極尊貴的紫氣、極神圣的金光若隱若現,一些細細的、斷斷續續的紋路在蓮花苞上悄然浮現。

    巫鐵心里有了一絲明悟。

    他下意識的握住了打神鞭,想要將打神鞭投入這一朵沒有開放的蓮花苞中。

    但是想了想,巫鐵撫摸了一下打神鞭,一時間舍不得。

    起碼現在,這根打神鞭,是他手中最強的兵器。

    “又是一個無底洞,又是一個無底洞……又是一個無底洞……”

    巫鐵站起身來,絮絮叨叨的喃喃著。

    莫名的,腦子里從老鐵那里得來的,浩如煙海的知識庫中,巫鐵找到了一條很怪異的信息——‘嗯,我像不像是祥林嫂?嘖……有點,有點……嘖,又是一個無底洞……’

    抱怨了一陣,朝著北方看了一陣,看到北方地平線上,那一根根沖天而起的黑色煙柱,巫鐵充血的雙眼的色澤,變得更加殷紅了一點。

    他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后轉身就走。

    在他身后八百里外的天空中,一座空間門冉冉張開,巫鐵化身金光遁入其中,然后空間門立刻關閉。

    一道又一道空間門被甩在了身后,巫鐵自身遁光速度極快,他只用了小半天時間,就回到了青丘城。

    身后五行神光一卷,包括李玄龜、袁麒麟在內的三百神明境老祖齊齊出現在巫鐵身后。

    這些神明境老祖穿著統一的長袍高冠,排著整齊的兩人一排的長隊,緊跟在了巫鐵身后,腳踏狂風,氣焰囂張的直撲青丘城。

    青丘城內,兩名公羊氏的新晉神明境長老同時飛出,厲聲喝道:“止步……”

    巫鐵握住打神鞭,一鞭一個,將兩人打得頭破血流,昏天黑地的墜下地面。

    “蠢貨……止步?你們有什么資格,讓本王停下腳步?你們以為,你們是誰?”

    巫鐵的呵斥聲響徹整個青丘城,猶如雷鳴聲,震得整個青丘城都在劇烈顫抖。

    青丘宮內,一道道遁光直沖了出來。

    公羊三慮站在青丘神國眾多文武大臣的最前方,臉色憔悴,渾身散發出森森寒氣,身體不斷打著擺子的他驚愕的看了巫鐵一眼,厲聲喝道:“武王,你不是在北方抵擋雪原蠻族么?沒有圣旨,你如何敢私自回城?哪……你還無辜打傷我公羊氏族人!”

    巫鐵腳踏狂風,直沖到了公羊三慮面前。

    “圣旨?令狐青青那老狗都逃跑了……你還給我說什么圣旨,豈不是荒唐?”

    巫鐵的聲音響徹云霄,青丘城內,無數還不知道令狐青青已經跑路的青丘子民,無不發出了驚慌失措的叫聲、罵聲。

    堂堂神皇,居然丟棄了江山社稷和子民逃跑……

    簡直,簡直,簡直荒唐。

    原本青丘城內,因為雪原部族的進攻就浮蕩不安的民心,頓時徹底崩盤。

    公羊三慮氣得額頭上青筋直跳,他壓低聲音,朝著巫鐵怒道:“霍雄,你這是做什么?這種話,能讓那些平民百姓知道么?”

    巫鐵歪著頭看著公羊三慮,直勾勾的盯著他看了許久。

    公羊三慮被巫鐵莫名的目光看得心里一陣陣的發寒,到了最后,他覺得渾身都不自在了,下意識的扭動著身體,向后一步步的倒退。

    巫鐵一步步的緊逼,他的步伐比公羊三慮大很多,最后他幾乎是貼在了公羊三慮的身上,面對面的朝著他噴著口水:“我本來以為,你是一個真正的聰明人……但是現在看來,你也不過是一個被權力沉迷,只知道玩弄陰謀詭計的小人。”

    公羊三慮的面皮驟然通紅。

    他被玄冥老祖打傷,體內寒氣濃郁,渾身血脈都幾乎被凍結了。

    在這種渾身冒寒氣的情況下,還能被氣得面皮發紅,可見他這一瞬間體內血氣有多么旺盛,他心頭的怒火有多么熾烈。

    “我是一個小人?”公羊三慮氣得眼珠都差點從眼眶里跳了出來:“霍雄,你不給老夫說個清楚……”

    巫鐵一耳光抽了下去。

    ‘轟’的一聲巨響,公羊三慮的老臉徹底變形,滿口大牙噴出老遠,身體猶如被砍倒的大樹樁子一樣,沉甸甸的、筆挺的躺在了地上。

    巫鐵的腳,當著滿朝文武的面,重重的踏在了公羊三慮的臉上。

    “話說,自從老子從鎮魔城前線回來……那時候的青丘城,還叫安陽呢……老子來到安陽,你們這群自以為了不起的家伙,自以為高高在上的家伙,就不斷的給老子找麻煩。”

    “本來,老子還以為,頂著你們的壓力,老子想要出頭,是多么的艱難。”

    “可是真沒想到,你們的手段,不過就是這么一點點……你們甚至是,做一個惡人,做一個奸臣,做一個權臣,做一個混-賬-王-八-蛋,都不夠格啊!”

    “那時候,老子沒人脈,沒權力,沒力量,麾下兵馬不過數十萬,和你們相比,老子算什么?”

    “結果,你們居然讓老子就這么一步步的成了武王……”

    “可見你們,是真正的一群廢物疙瘩,是真的沒-卵-用的廢物疙瘩。”

    “尤其是令狐青青,呵呵,他謀朝篡位,做了神皇……老子以為,他多少還要有點擔當呢?可是呢,他居然丟下了江山社稷,丟下億萬黎民,逃了!”

    “這是一國之主能做得出來的事情么?”

    巫鐵重重的踩了一腳公羊三慮。

    公羊三慮痛苦的哼哼了一聲,班列中,數十名公羊氏族人這才醒悟過來,他們大吼一聲,想要出手攻擊巫鐵。

    班列中,早就在決斗戰場投靠巫鐵的李廣、趙襄、項飛羽、項飛邪等人同樣一聲吶喊,帶著數百將門老祖將公羊氏的一眾族人團團圍了起來。

    四周的將門私兵紛紛拔出刀劍,將公羊氏的私軍護衛圍得水泄不通。

    公羊三慮趴在地上,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場莫名的變故……李廣、趙襄他們,似乎是,早就投靠了巫鐵?

    “令狐青青跑了,就跑了吧,軟骨頭,老子懶得計較了。”

    “至于你,公羊三慮,你自詡為天下師,所謂天下文臣,盡出你的門下……老子本來以為,你會有多大的能耐,令狐青青跑了,你起碼能夠迅速的安定局勢,穩固朝政吧?”

    “結果呢,你居然也做不到……你居然,也就是表面光鮮的廢物疙瘩。”

    公羊三慮氣急敗壞的想要掙扎。

    可是同樣是神明境一重天的修為,他哪里是巫鐵的對手?

    被巫鐵的腳丫子踏住了腦袋,公羊三慮感覺自己就是一只小雞仔兒,而巫鐵就是一頭恐怖的巨龍,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太大了。

    “既然如此……你們這群廢物疙瘩,都給老子退位讓賢吧!”

    巫鐵朗聲喝道:“從今日起,青丘神國,完蛋了……老子,武王……巫鐵……奪取大位,誓要庇護天下百姓……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青丘神國完蛋了,從今日起,天下,只有武國!”

    公羊三慮腦子里無數念頭瞬間閃過。

    武王!

    巫鐵?

    巫鐵???

    不是霍雄!!!

    公羊三慮腦子里似乎突然想起了無數的事情,好些以前他曾經覺得不對的蛛絲馬跡,在這一刻,突然串成了一串。

    他想要掙扎嘶吼,巫鐵一腳重重落下,直接蹦碎了他的神胎、法體。

    巫鐵之名,第一次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大地之上。

    ‘霍雄’這個名字,就讓他隨著風,永遠消失。

    血紅說

    有時候,道德悖論很無語。

    比如說,火車道口上,一個小孩子在廢棄的鐵路上玩耍,一群小孩子在火車就要路過的鐵道上玩耍……你是扳道工,你救哪一個?

    呵呵,呵呵,呵呵……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