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開天錄 > 第七百一十六章 緊急征調
    警鐘聲,從青丘宮內悠悠飄出。

    過了大概小半個時辰,稀稀拉拉的,有資格聽到警鐘聲后進青丘宮議事的文武臣子們,總算是拖泥帶水的湊齊了人頭。

    令狐青青坐在皇座上,一臉無奈的看著大殿中的各方臣子。

    夏侯如龍為代表的,投靠令狐青青的那些大魏老祖們站在一側,他們個個身有酒氣,一臉的不耐煩,擺出了一副‘老子不快活、有事別找我’的嘴臉。

    如果不是害怕自己的子孫晚輩在朝堂上被排擠,被打壓,這些國破家敗,家族勢力削減極大的大魏門閥老祖們,你能指望他們乖乖的站在青丘宮中?

    聞到他們身上濃濃的酒氣,就知道他們正忙著借酒消愁……不過,令狐青青能理解,這是應有之理。

    來自大武神國的那些前皇族勢力,如親王武閗等人,則是自成一系,站在了夏侯如龍等人的對面。

    不過,武閗他們最是謹小慎微,一群高大魁梧的漢子,硬是做出了受委屈的小媳婦嘴臉。

    沒辦法,誰讓他們武家的子弟,如今地位最尷尬呢?

    在決斗戰場,可是他們武家的老祖們,連同神皇武霸,干掉了這么多大魏、青丘的老祖和精英族人。這份仇恨,堪稱血海深仇。

    如果不是令狐青青要保持朝堂的平衡……呵呵,他們武家余孽早就被滅門了。

    所以,乖巧些,聽話些,這也是免不得的事情。

    至于原本青丘神國的這些文武臣子,用文恬武嬉來形容他們,真是一點兒不假。

    將門子弟也好,寒門出身的文臣也罷,都覺得天下太平了,親眼見證天下一統了,這天下,就平安無事,可以馬放南山,刀槍入庫了。甚至,有些文臣都提出了鑄劍為犁,削弱將門勢力的議案。

    嗯,且不提‘鑄劍為犁’這事情,實在是打動了令狐青青的某些小心思吧。

    單看如今朝堂上站著的,這些青丘神國本土的文武臣子們,一個個嬉皮笑臉的,就連那些將門子弟,都站得松松垮垮,好些原本精悍的猛將,如今面容有點憔悴,眼袋老大、發黑,目光迷離的,分明是酒-色-過度、縱-欲-傷身的結果。

    令狐青青的臉色有點變了。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戶殿的殿主,掌握青丘神國財政大計的戶殿殿主,脖頸上,居然露出了半塊胭脂紅。

    這廝……他剛剛是在衙門處置公務?

    還是在別的什么地方,折騰了什么亂七八糟的事情?

    令狐青青心里突然有了明悟,好些臣子已經廢了……他們開始墮落,開始腐化,沒有了外敵的壓力,他們心中的各種七-情-六-欲-同時冒了出來,他們正在飛速的腐爛掉。

    這是好事啊,真是好事……

    如果是太平時節,令狐青青會拍著巴掌放聲大笑的看著這些家伙腐化墮落。

    讓這些將門都蛻變成小綿羊,讓這些看似一臉正經的文臣都變成一窩蠹蟲。

    令狐青青會歡樂的看著他們的這種墮落和變化。

    這對令狐青青鞏固皇權,提升皇族的勢力有益。

    但是現在不行。

    現在真的不行。

    令狐青青嘆了一口氣,抓起一枚隨身的金印,然后重重拍在了龍案上。

    一聲巨響,整個青丘宮都顫抖了幾下,包括笑盈盈的公羊三慮在內,滿朝文武齊齊哆嗦了一下,駭然抬頭看向了令狐青青。

    公羊三慮是老臣,又是如今朝堂上最強大的門閥家主,他當即走出班列,肅然向令狐青青拱手行了一禮:“陛下,為何發雷霆之怒?”

    令狐青青冷冷的看了公羊三慮一眼,就覺得怎么看都怎么不順眼。

    看看,看看,人家‘武王霍雄’,拿了封地就屁顛屁顛跑去封地上折騰了,也不在朝堂上晃蕩,不在朝堂上爭權奪利。你這‘文王’公羊三慮,怎么還蹲在朝堂上不肯挪窩呢?

    由此可見,武王是忠臣,你這文王,是奸臣哪。

    繃著臉,沒有流露絲毫心理變化,令狐青青冷然道:“為何動怒?因為,我們都死到臨前了。”

    公羊三慮駭然,青丘將門駭然,青丘文臣駭然,大魏、大武投靠令狐青青的眾多降臣更是一臉驚容。夏侯如龍等大魏老祖身體下意識的繃緊,一股股可怕的氣息開始在大殿內擴散,越發讓大殿內的情勢變得一團亂。

    令狐青青掃了公羊三慮一眼。

    在夏侯如龍等人下意識放出的神明境威壓中,公羊三慮居然不見絲毫表情變化?

    這老家伙,居然也踏入了神明境。

    嗯,當年從血旗爭奪戰中,令狐青青得到的天神令,真不應該給他一塊……這老賊,哼!

    陰沉著臉,令狐青青又舉起了金印,然后重重的轟在了龍案上,差點將金屬鑄成的龍案轟成碎片。大殿劇烈的搖晃著,大殿外傳來了青丘禁衛沉悶的腳步聲,大群禁衛團團圍住了大殿,幾個令狐氏的禁衛統領站在大殿門口,探頭探腦的向里面張望著。

    “我們,都死到臨頭了。李廣卿家,你來說。”令狐青青冷哼了一聲。

    鼻青臉腫,身上透著一股濃濃寒意的李廣從令狐青青身后的天狐屏風后面轉了出來。他已經沐浴更衣,換了一套華麗的錦袍,但是他身上的傷是被雪原部落的神明境大能的寒冰神力打傷,一時半會沒有消退,故而還是那鼻青臉腫的模樣。

    滿朝文武齊聲驚呼。

    李廣是誰?

    李氏老祖,青丘箭道第一人,哪怕大魏也有以箭道聞名天下的‘養氏’,可是昔年三國公認,‘李廣’才是三國殺伐箭道第一。

    這一代李廣,更是走的狙殺的路子,箭術驚人也就罷了,更是遁術可怕,飛行絕跡,尋常神明境老祖想要追上他都難。

    難得見到他被人打得這般狼狽的模樣。

    尤其是青丘宮內幾個神明境大能感應了一下,李廣體內的陰森寒氣很陌生,并不是他們認識的任何一位神明境老祖的手段。

    夏侯如龍等大魏老祖就相互使了個眼色。

    武閗等人也都咳嗽了一聲,在他們看來,李廣受傷,和他們無關。甚至有幾個之前的大武神國的親王,更是露出了詭異的微笑。

    松松垮垮的青丘將門子弟們,同時繃緊了身體,一股煞氣從他們體內擴散開來,他們松垮的眼袋、發黑的眼袋,同時都消失了,龐大的精血氣息從他們體內涌出,他們有點委頓的面皮同時繃緊,再次回復了往日的精悍煞氣。

    那些散漫的、無精打采的文臣們,也都驟然一振,好似打了雞血一樣提起了精神。

    他們瞪大眼睛,仔細的打量著李廣臉上的淤青,身形挺拔如松,眸子里也充斥著精明的神光,目光如刀,好似要透進李廣的骨頭縫里,仔細的看個清楚明白。

    “李廣老將軍,這是怎么回事?”公羊三慮瞪大眼,駭然問李廣。

    “老子被人揍了……不過,不要幸災樂禍,很快就輪到你們。”李廣說話很不客氣,他瞪了公羊三慮一眼,爽直的說道:“老子這種積年的老家伙,還能和他們周旋,你們這些新進踏入神明境的小家伙,怕是會被人家一巴掌拍死。”

    公羊三慮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令狐青青的表情也變得悻悻然。

    兩人都是決戰之后正式突破的神明境,正屬于李廣嘴里的小家伙……不過,他們能發怒么?李廣這廝,可是活了十萬年以上的老古董了。

    “李廣卿家。”令狐青青看了看李廣。

    李廣深吸了一口氣,他掏出了一塊拳頭大小的黑色水晶球,一掌拍在上面,頓時大片光幕充斥了大半個青丘宮。

    光幕中,一套冰晶馳道從北向南,宛如一柄筆直的利劍,直刺南方的崇山峻嶺。

    光幕中,可見那些雪原的蠻族,在那里活人獻祭之后,巨大的冰雕上三叉戟噴出寒光,瞬間破開一座座大山,凍結一條條河流,開辟出一條寬十里、長有數百上千里的馳道。

    光幕中,大殿中的眾人看到那些雪原部族的戰士、長老們,宛如蜂擁而來的蟻群,在馳道上奔走幾步,就被寒光一閃,瞬間挪移出數百里外。

    這樣趕路的速度,比起青丘神國運用各種空間門和戰艦飛行,也慢不了多少。

    光幕中,他們還能見到,四周的崇山峻嶺中,無數兇猛異常的飛禽猛獸想要襲擊馳道上的雪原子民。但是那馳道噴出大片冰晶封凍萬物,就連那些實力堪比神明境體修的兇獸,也被凍成了冰塊。

    無數雪原子民揮動著兵器,歡呼著沖向了那些被封凍的巨獸,一點點的將他們切成了大塊大塊的肉塊,儲藏在了馳道兩側的倉庫中。

    光幕中,他們還看到了,無邊無際的雪原部落,正順著馳道遷徙。

    龐大的駝獸群,龐大的戰獸群,無數的男女老幼真猶如一群群貪婪的惡狼,傾盡全力的奔向南方。

    然后,光幕中畫面一閃,漫天箭矢呼嘯著向馳道上拖拽冰雕的壯漢灑落。

    看那箭矢凌厲的、近乎筆直的箭道,大殿上青丘將門一眾大將齊聲歡呼。

    這分明是李家的箭道路子,直接而凌厲,用最快的箭、最有力道的箭直接擊殺敵人,如暴風驟雨,席卷一切。在這些久經戰場的武將們看來,李家的箭有著一種異樣的美!

    大片大片的壯漢被箭矢洞穿,嘶吼著倒地死去。

    光幕中,出現了李廣和其他三位李氏老祖,以及數萬李氏子弟的身影。他們手持長弓,排成一排,瘋狂的、傾盡全力的朝著冰晶馳道傾瀉箭矢。

    令狐青青欣賞的看了一眼李廣。

    青丘的將門,還是可靠的。國之干城,國之忠良,就是說的李廣這樣的人。

    見到有可能入侵的敵人,絲毫不顧自己身邊兒郎只有數萬,而對面起碼有數以億計的敵人,悍然決然的發動進攻……雖然有點匹夫之勇……但是作為高高在上的君王,喜歡的就是匹夫之勇的猛將,最討厭的就是公羊三慮這樣的文臣。

    “有野心的,腦子太靈活的,都該死。”令狐青青飛快的用眼角余光掃了一眼公羊三慮。

    光幕中,大群身披獸皮,手持法杖的老人從一座冰晶凝成的空間門中突兀的跳出,數百老人齊聲吶喊,卷起了漫天暴風雪朝著李廣等人砸了過去。

    光幕中傳來了李廣和其他三位李氏老祖的驚呼聲。

    “數百神明境老鬼?孩兒們撤,咱們殿后。”

    數萬李氏兒郎飛快的射光了腰間箭囊中的最后一支箭矢,然后齊齊轉身,‘唰’的一下化身數萬道流光,齊頭并進的、整整齊齊的破空飛走。

    大殿內再出傳出一群將門大將的贊嘆聲。

    逃跑的時候都跑得這么整齊、這么酷帥,李氏兒郎,堪稱精銳中的精銳啊。

    光幕中人影變幻,李廣和其他三位李氏老祖和敵人在山林中周旋、游擊,箭矢不斷的帶給敵人慘重的傷害。尤其是李廣,他不開弓也就罷了,一旦開弓放箭,必定有敵人一個神明境老祖被箭矢狙殺。

    一道又一道光柱在山嶺中沖天而起,那些身披獸皮的雪原長老們氣得歇斯底里的尖叫著,他們突然轉過身,朝著那巨大的冰雕跪拜了下去。

    然后冰雕上,三叉戟噴出奪目的強光,瞬間淹沒了大片的山嶺。

    李廣等人被寒光波及,行動變得緩慢了許多,大群敵人撲了上來,對著他們就是一通猛攻猛打。

    李廣等人只能狼狽逃竄,一路掙扎著,最終借助遁術精妙,逃出了敵人的追殺。

    光幕中的影像就此完結,李廣收起了黑色的水晶球,沉聲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是這般,我李家兒郎去北方新開辟的獵場圍獵,這是我李家的傳統……沒想到,碰到了這群據說來自極北雪原的蠻族。”

    “他們喊的口號,剛才諸位想來也聽清了,他們要殺光南人的青壯,搶光男人的女子,掠奪南人所有的財富、糧食和土地……”

    “來者不善,來勢洶洶。諸位……我青丘,可能抵擋他們?”李廣問在場的大臣們。

    夏侯如龍等人繃緊了面皮,哎唷,這是多有趣的事情啊?

    青丘神國要挨揍了……好得很。

    他們只是降臣,降臣向來是出工不出力的,想要他們和這些北方蠻族拼命……呵呵,你想太多了。

    令狐青青瞥了夏侯如龍等人一眼,冷哼了一聲……真個打起來,由得你們不賣命么?

    帶著一絲冷冽的笑意,令狐青青沉聲道:“對方人多勢眾,這一條冰晶馳道上出現的神明境高手,就已經有三四百人之眾,只是,李廣卿家和他們交手過,他們的神通秘法狠戾、強大,但是他們的法器、秘寶,很弱小,所以,我們占絕對優勢。”

    “但是,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所以,傳朕旨意……抽調天下所有兵力,云集北方一線,整軍備戰。”

    令狐青青大聲說道:“通知武王霍雄,讓他將所有的神明境下屬,還有所有的胎藏境將領,全部帶來……至于普通兵馬,普通兵馬就不用了,青丘神國兵強馬壯,朕給他一支軍團聽用就是。”

    一封封緊急調令從青丘城飛向四面八方,很快也送到了武國的鐵鼎山城。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