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開天錄 > 第六百一十六章 霸王扛不住
    “老項,你們項家人,是不是腦殼缺根筋?”

    巫鐵帶著黑壓壓烏云一樣的大軍緩緩壓上,九條四靈戰艦三三一組,散發出奪目靈光,懸浮在軍陣上方壓陣。

    大軍壓境,恐怖的氣息可比三五千胎藏境高手散發出的威壓超出太多太多。

    項陀、項邪等人的皮膚上出現了一圈圈細微的漣漪,他們體內精血氣息翻滾澎湃,卻被巫鐵大軍散發出的恐怖壓力沖擊,就好像狂風吹皺了水面,讓他們的皮肉都震蕩起來。

    “你……說什么?安王霍雄,你焉敢辱我項家?”項邪嘶聲怒吼。

    巫鐵攤開雙手,淡然道:“事實如此。你們火急火燎的跑來鎮魔城,是來找本王的麻煩的吧?”

    搖搖頭,巫鐵嘆了一口氣:“以你們項家的情報能力,你們不會不知道本王帶了大軍在此吧?”

    “明知道本王帶著無敵軍精銳在這里,你們就這幾千人,也敢跑來找本王的麻煩?”

    “來找本王的麻煩也就算了,你們就認認真真的來找本王的麻煩罷……你們半路見女-色而生邪心,見錢財而動惡念,居然半路轉回去,攔路打劫我青丘神國良善百姓!”

    “打劫也就算了,可是就本王所知,我們青丘神國的山賊,坐鎮分贓的惡匪,稍微講點江湖規矩的,那也是只取錢財,不傷人命,只取財貨,不動女眷。”

    “你們這群項家的王-八-蛋,還想人財兩得?你們連山賊、惡匪都不如啊!”

    巫鐵瞪大眼睛,大聲罵道:“本王從軍多年,牛鬼蛇神也見了無數,像你項家如此無恥者,生平僅見!你說說,你們是不是缺根筋,更缺了一些廉恥呢?”

    項陀、項邪等人惡狠狠的盯著巫鐵,一個個面皮紫紅,氣得嘴里直噴熱氣。

    巫鐵的大軍浩浩蕩蕩的圍了上來,五行精靈各有百萬數量,無敵軍正兵的數量也與之相當。十二萬巫族兒郎混在大軍隊列中,成了一座座小型軍陣最堅固的陣眼樞紐,將其串聯成了一座龐大的、完整的、煞氣沖天的大型軍陣。

    更有十余萬通體磨砂暗光色,色澤烏黑,背后背著小型標槍,手中拎著長矛,眸子里閃爍著森森紅光的巨神兵三五成群的混在軍陣中,不時發出野獸一般的尖銳嘶吼聲。

    這些經過大鐵調制后,運用了無數珍稀材料鑄造出來的新型巨神兵,無論是靈性還是作戰意識、作戰本能,又或者本身實力,乃至內置的各種稀奇古怪的大殺器,都比原本的大晉神國古兵司出產的巨神兵強出了數倍。

    他們幽紅色的眸子遠遠的盯著項陀等人,就讓他們下意識的頭皮發麻,背后汗毛不由自主的豎起。

    這是人類遭遇危險后,最原始的本能反應。

    后方巫鐵用來裝載俘虜的運輸艦內,大量用來維護運輸艦中秩序和安全的巨神兵猶如流水一樣沖了出來,迅速在地面結成了陣勢,然后腳下紅光噴出,他們也飛上了天空,排成了散兵線朝著這邊緩緩逼近。

    每一尊巨神兵的最強攻擊力,堪比胎藏境高手。

    但是每一尊巨神兵在戰場上的生存能力和戰斗力,都遠勝胎藏境大能,畢竟他們就是一群不知道恐懼、不知道疼痛、到了最后都能自爆軀體和敵人同歸于盡的金屬疙瘩嘛。

    一尊巨神兵的威懾力,在戰場上遠勝一名胎藏境的高手。

    巫鐵眼下的軍陣中,就混雜了十幾萬巨神兵。

    而后方運輸艦中沖出來的巨神兵,數千條大型運輸艦內,起碼有近百萬的巨神兵沖了出來。

    項陀看得眼角青筋直跳,又是嫉妒又是憤懣的咆哮起來:“安王,你焉敢如此使用軍國神器?這些金屬戰傀,他們,他們都是,都是神國壓箱底的寶貝……你,你……”

    項陀等人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古兵司,其實早就落入了巫鐵手中。

    他們心里那個恨啊,古兵司出產的巨神兵,每年數量有限,而且要么送來了鎮魔城防線,要么送去了神威軍中開疆拓土,要么就囤積在了皇城、禁魔殿等各處要害機構的秘庫中。

    項家將領主要在三國戰場廝混,而三國戰場似乎是有某種禁忌,三大神國誰也沒有在這里派駐巨神兵。

    項家眼饞巨神兵這種沙場大殺器已經很久很久了,可是他們一直沒機會、沒渠道染指一二。

    想想看,以他們項家《霸王扛鼎訣》越是重傷、傷愈后越是強大的特性,配合上一群悍不畏死、戰力超強的巨神兵助戰,那是何等美妙的事情?

    尤其是在如今項家手下軍團、自家私軍都打光的情況下,如果能夠得到眼前的百多萬巨神兵……嘿!

    每一具巨神兵,就是一個胎藏境高手啊!

    項陀和項邪等項家老人突然心里頭打了個咯噔,一個個面頰肌肉亂跳。

    不想不知道,細思極恐簡直——安王‘霍雄’掌握了古兵司,只要他有足夠的資源,他可以源源不斷的制造戰力堪比胎藏境的巨神兵,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

    豈不是說,他一人,就相當一個超級巨無霸級別的將門?

    以前古兵司是在公羊三慮的掌握中,公羊三慮是文臣,不摻和軍方的事情,巨神兵的分配和調撥,都是按照神國軍方的要求,按照神皇的旨意來進行。

    誰也沒把古兵司這個機構太當一回事,畢竟每年的出產還是有限的,并不是無限制的出產嘛。

    可是現在看看,古兵司是何等強悍、何等可怕的一個衙門。

    對于軍方的將門來說,這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一個機構。

    腦子里迅速閃過無數的念頭,項陀、項邪一行人看巫鐵的眼神都不對勁了……本來他們是因為項鄣被殺、百來個項家兒郎被俘虜,來找巫鐵麻煩的。

    可是今天,不僅僅是要找麻煩了。

    若是能夠斬殺巫鐵……若是能夠將他那富得流油的九州地盤繼承過來,若是能夠強占古兵司……

    嗯,順手將身后的三個小妞和她們的商會、私軍一口給吞了。

    真是美滋滋啊美滋滋。

    項陀緩緩的向巫鐵飛了過來,他低沉的喘著氣,被朱鹮一劍撕開的傷口上無數肉芽急速的蠕動著,傷口在快速的愈合,被劈掉的耳朵和肩膀在短短幾個呼吸中就生長了出來。

    《霸王扛鼎訣》,這是一門越是重傷、傷愈后就越發強大的神奇功法,所以修煉這門功法的人,精血充沛無比,對傷勢的修復有著極強的功效,在戰場上,除非被人一擊命中要害,要么被斷頭,要么被碎掉了心臟,否則項家的將領,極難被擊倒。

    項陀接上了剛才巫鐵呵斥他們的話。

    “安王,這廉恥什么的,不過是糊弄那些下賤老百姓的東西……對我們這些神國重臣而言,權勢,權力,力量,家族的底蘊,才是一切的根本。”

    “此番老夫前來做什么,想必安王心里已經有譜了。嘿嘿,老夫是來給咱家孫兒項鄣討公道的……順便搶點錢、劫個-色,有什么大不了的?”

    傲然昂起頭來,項陀冷笑道:“安王也是帶兵打仗的老手了,難不成就沒有縱兵劫掠過?若是沒有,玉州、呺州那九州之地,上千戶豪門大族要么被斬首抄家,要么被流放充邊,要么被趕出了自家封地,難不成全都是鬼做的?”

    巫鐵看著項陀,冷聲道:“唷,還有幾分機辯之才,不錯,不錯……不過,本王不是來和你講道理的。”

    項陀瞇了瞇眼睛,認真的打量著巫鐵:“老夫也不是,老夫,是來討公道的。”

    巫鐵笑著,然后緩緩舉起了右手。

    虛空劇烈的搖晃了一下,巫鐵身后的軍陣上空風云變幻,一尊身高萬丈的朦朧虛影悄然浮現,這巨人身影腳踏雙龍,雙臂上也分別纏繞著一條蛟龍,兩個耳垂上分別咬著一條青色、一條黃色的大蛇,身后隱隱可見五行之力翻滾,渾厚的精血氣息猶如醇厚的老酒,浩浩蕩蕩的向四周擴散開去。

    這座軍陣,是巫鐵將軍方通用的幾座大陣,和巫家的秘傳戰陣相結合,經過自己的一點修改后鞣制而成。

    誰也沒想到,這軍陣凝成的煞氣軍魂,居然就變成了這么一尊宛如太古傳說中的蠻荒神靈一般的影像,而且其對軍陣、對將領、對軍陣中的士卒的加持能力,遠超軍方通用的那些陣法。

    一聲低沉的咆哮從那巨人虛影中傳出,巨人張開大嘴,一道血光噴薄而出,落在了巫鐵身上。

    巫鐵身上的氣息驟然變得強大起來,原本他的氣息宛如一團篝火,已經足夠明亮、灼熱,這道血光就好像在篝火上澆上了一桶火油,瞬息間篝火膨脹了十幾倍、數十倍。

    巫鐵體內傳來雷鳴般的巨響,他的身軀‘咔咔咔’的一節節的升高著,很快就膨脹到了千丈高下,然后巫鐵喘了一口氣,將體內的力量強行壓縮,他的身體就慢慢的縮小,漸漸恢復到了三丈高下的身高。

    但是他的氣息,就固定在了比之前本人氣息強大五十倍左右的樣子。

    他身后有五百萬無敵軍結成的軍陣,此刻不過是五六十萬無敵軍士卒結成的軍陣,將組陣的將士們的法力、以及軍陣抽取的天地元能注入巫鐵體內,就形成了如此可怕的增幅。

    通體散發出猶如洪荒魔獸般可怕氣息的巫鐵朝著項陀勾了勾手:“本王也覺得,拳頭大的就是爺……你們項家,不是一直如此行事么?來,來,來,和本王過過招?”

    項陀慫了。

    項邪慫了。

    項苞等項家兒郎全都慫了。

    他們項家將領雖然蠻橫霸道,但是他們真不蠢,要是他們蠢的話,也不會每次都是他們手下的軍隊打光了,他們卻總是能夠從敵人的重兵合圍中脫身。

    巫鐵居然無恥到用大軍軍陣來對付他們……他們除非腦殼真個壞掉了,否則誰會和此刻的巫鐵動手?

    項邪猛地上前兩步,義憤填膺的嘶聲罵陣:“安王,你還有一點點身為將門的榮譽么?你若是好漢,就和老夫兄弟幾個單打獨斗,分出一個高低勝負……拳頭里面出道理,且看誰的拳頭更硬、更重!”

    此刻身高三丈開外的巫鐵俯瞰著項邪,譏誚的咧嘴一笑:“單打獨斗?你當本王傻么?將門?本王乃是軍戶出身,軍戶講究的是如何更好的在戰場上活下來,將門的榮譽,和本王有個鳥蛋的關系!”

    “單打獨斗?和你們?啊呸……也不看看,你們是什么身份,本王是什么身份!”

    “本王是陛下欽封的安王,坐擁九州封國的安王……麾下有億萬黎民百姓,有千千萬猛將雄兵的安王……老子身后跟著這么多人,有這么大的一座軍陣……本王和你們這群傻鳥單打獨斗?”

    巫鐵向前揮了揮手:“揍他們,別打死,抓活的,掛起來!”

    巫金、巫銀、巫銅兄弟等人齊聲吶喊,高空中,那萬丈高的巨人身影猛地大聲咆哮了起來,漫天血光四射,軍陣中的煞氣、血氣翻滾著沖進了巫金等巫家兒郎的身體中。

    巫鐵本身的戰力就已經近乎神明,故而數十萬士卒組成的龐大軍陣,只給他帶來了五十倍的增幅。

    巫金他們可不同,他們在胎藏境中,也是頂頂厲害的戰力,可是畢竟和巫鐵的戰力有著極大的差距,軍陣分別加持,他們的氣息翻著跟頭的向上翻滾,瞬息間就有數千巫家兒郎的氣息飆升了十倍以上。

    一聲低沉的吶喊聲傳來,巫鐵一馬當先沖了出去,巫金等身高十幾丈的巫家兒郎緊跟其后,瞬息間就沖進了目瞪口呆的項家族人的陣列中。

    “不講究!”項苞在嘶聲吶喊:“無恥……用軍陣打架……有種和小爺單獨放對!”

    巫鐵沖向了項陀,項陀面前升起了一塊厚重的龜甲盾牌。

    這是一面散發出淡淡先天氣息的靈兵,防御力起碼是普通天道神兵盾牌的十倍。

    巫鐵低沉的嘶吼著,一拳轟在了這塊一尺厚、八尺見方的龜甲盾牌上。巫鐵自身戰力何等強大,加上五十倍的增幅,這一拳恐怖如星辰墜地,一拳將龜甲盾轟成了粉碎。

    同樣施展秘法,強行提升實力的項陀面對巫鐵的這一拳,根本是毫無反抗之力。

    項陀修為極強,在軍中也算是頂尖的悍將,修為直逼神明境,甚至可以說他半只腳都已經踏入了神明境。

    可是巫鐵自身就是堪比神明的戰力,加上軍陣的龐大增幅,巫鐵此刻的力量,起碼是項陀的百倍以上。

    百倍的力量差距,那就好像一頭發狂的犀牛沖撞一只小兔崽子……

    項陀只來得及雙臂交叉護在胸前,巫鐵一拳轟下,項陀的雙臂粉碎,徹底炸開。

    巫鐵的拳頭輕輕的、小心翼翼的在項陀的胸口上挨了一下,項陀就吐著血,身體向后急速飛出,直接將他身后數十個后生晚輩撞得骨斷筋裂,一個個吐血從空中墜落。

    用數百萬大軍組成軍陣,圍攻數千人。

    在以前的大晉神國,如今的青丘神國的歷史上,這是無數次的將門斗毆中,唯一的一次。

    巫鐵算是做了開天辟地從未有人做過的事情。

    于是,短短十幾個呼吸的時間,項家一眾族人全都吐血墜地,被巫鐵麾下大軍生擒活捉。

    半個時辰后,數千根長有數百丈的桿子杵在了鎮魔軍的城頭,數千被扒得精光的項家族人就好像被釣上來的魚兒一樣,在空中隨風輕輕的蕩來蕩去,蕩來蕩去……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