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開天錄 > 第六百零六章 采購(6)
    鎮魔城城墻上,鷹爪兒等一眾鎮魔軍官兵手腳發麻,一個個說不出話來。

    就在他們面前,他們的直屬上司,剛剛向他們述說了‘無敵軍’無數好處的三品將軍吳煦,從腳下撿起一個小小的石子兒,然后抖手打了出去。

    石子飛向了巫鐵,飛向了當今青丘神國神皇陛下欽封的安王。

    巫鐵身邊圍繞著的近衛有數千人,且盡是胎藏境中高階修為。

    吳煦信手打出去的石子兒,不是什么先天靈寶,也不是什么天道神兵,更不是什么傳說中一次性的、威力大得可以摧毀一座城池的神奇符箓。

    就是這么一顆石子兒……就這么輕飄飄的劃過一道弧線,然后輕飄飄的打在了巫鐵頭上的紫金冠上。

    堂堂安王,這一段時間時常被人刺殺的安王,無數前朝忠臣恨之入骨的安王,身邊帶著數千護衛,唯恐被人刺殺的安王……甚至是,有鎮國神器護體的安王!

    他身邊的護衛,沒一個有反應。

    他身邊的將領,沒一個有反應。

    甚至傳說中戰力驚人,甚至是修煉了太古禁忌功法九轉玄功,有鎮國神器護體的安王,他自己都沒有一絲兒反應。

    這顆石子,就這么很神奇的,打在了安王的紫金冠上。

    ‘叮’的一聲脆響。

    巫金、巫銀、巫銅兄弟三個沒動,李二狗子從人群中竄了出來,扯著嗓子尖叫起來:“有刺客,有刺客……刺客是鎮魔軍的人!”

    趙豹、趙全措手不及,被巫金、巫銀一人一拳悶在了肚皮上,兩人嘶聲慘號著,重重的跪倒在地,雙手抱著肚皮痛得嘶聲尖叫,渾身抽搐著動彈不得。

    幾尊金精長老雙臂猛地拉長,變成了線條凌厲的長刀,‘噌’的一聲架在了兩人的脖子上。通體閃爍著金屬寒光的金精長老聲音尖銳、冰冷:“不許動,動就死。”

    趙豹、趙全渾身僵硬,不敢動彈。

    趙豹極力的轉動眼珠,就看到他的一群副將,也都被一群金精高手制住。這些身體宛如水銀一樣,可以隨時流動變幻的精金,他們緊貼在了這些副將身上,自家身體內冒出了一根根鋒利的芒刺,死死的抵在了這些副將的致命要害上。

    幾條戰艦沖了過來,大群無敵軍士卒、五行精靈從戰艦上跳了下來,落在了城墻上。

    吳煦大聲的嘶吼著:“誤會,誤會,我們不是刺客,不是刺客……是鷹爪兒手賤,他喜歡拿著石子兒胡亂丟,他喜歡手賤打鳥兒!我們不是刺客,不是刺客!”

    吳煦一邊大聲嘶吼,一邊笑著朝無敵軍中的一名將領點頭示意。

    那無敵軍的將領和吳煦長得有七八分相似,眼角眉梢的精氣神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很顯然,兩人之間有著極其緊密的血脈關系。

    “拉下去,拉下去,不管是干什么的,驚擾了王爺,拉下去,聽從王爺發落。”那身披重甲,腰間懸掛著二品將軍印的無敵軍將領大聲咋呼著,大群無敵軍士卒就拉扯著目瞪口呆的鷹爪兒等人,拉扯著他們從城墻上跳了下去。

    “三倍軍餉啊,兄弟,三倍啊!”鷹爪兒一群將士耳朵里,傳來了吳煦很無良的竊竊私語聲。

    鷹爪兒等人頓時明白了……他們深深的明白了!

    安王爺這次不僅僅是來購買奴隸的,他們還是來……順手挖鎮魔軍墻角的!

    這種行為,也忒的無恥。

    可是這種無恥的行為,他們為什么有點沾沾自喜呢?

    嘿,能夠被堂堂親王,用三倍的軍餉,用這等無恥的手段挖墻腳,哎……這是人生價值的體現么?

    連帶鷹爪兒在內,十幾個都尉,二十幾個校尉,百來個士卒,總之除了吳煦之外,剛剛圍在吳煦身邊的大群鎮魔軍中堪稱精銳的將士,被拉扯著押到了巫鐵面前。

    “喏,是你們想要行刺本王?”巫鐵一跺腳,五行神光閃過,地面上大片泥土蠕動著升騰而起,在他身后凝成了一張厚重的王座,隨后黃光一閃,泥土凝成了青色的堅固巖石。

    巫鐵坐在了王座上,翹起了二郎腿,歪著頭打量著鷹爪兒等人:“唔,你們,忠于前朝?”

    這個罪名,很大。

    忠于前朝,重罪!

    鷹爪兒的身體哆嗦了一下,握緊右拳,朝著自己的左胸口敲打了一下:“王爺,卑職……卑職……”

    鷹爪兒突然想到了吳煦剛才的吼叫聲,他面紅耳赤的看著巫鐵,壓低了聲音:“卑職只是,平日里喜歡拿石子兒打鳥,沒想到,驚擾了王爺。”

    巫鐵用力的鼓掌笑著:“哦?喜歡用石子兒打鳥?嗯,隨手丟出來的石子兒,可以突破本王身邊的重重護衛,打到本王的發冠上,好,好,好,好得很哪,看得出來,你還有幾分本領。”

    搖搖頭,巫鐵嘆了一口氣:“本王喜歡有本領的人,可是你這種驚擾王駕的行為,不能輕松放過,否則的話……青丘神國的規矩,還要不要了?”

    擺了擺手,巫鐵冷哼了一聲:“行軍司馬何在?這些膽大妄為、肆意胡為,驚擾了本王的家伙,開革了吧……讓他們,滾出鎮魔軍!”

    巫鐵義正辭嚴的朝著鷹爪兒等將士呵斥道:“鎮魔軍,可是我青丘神國一等一的精銳軍團,容不得這些害群之馬在這里胡亂折騰。”

    出身蘭家,頗有文名,寫得一手好字的安王府行軍司馬摸出一張小方桌架在面前,運筆疾書,立刻簽署了一封軍令公文。

    巫鐵指了指被按得跪倒在地的趙豹,冷聲道:“趙豹將軍,本王的處置,沒錯吧?”

    趙豹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事情。

    沉默了一陣子,趙豹干笑了起來:“王爺,您是鎮魔殿副殿主,開革這些膽大妄為冒犯王爺的將士,是您的本職啊……只是,鷹爪兒他們,可是我們軍中好手……”

    巫鐵擺了擺手,大咧咧的說道:“好手也要守規矩嘛,沒規矩,還成了什么事了?”

    搖搖頭,巫鐵淡然道:“來人啊,扒掉他們的軍服,將他們趕出鎮魔軍……哦,對了。”

    巫鐵斜睨了趙豹一眼,冷笑道:“為了嚴防有人陽奉陰違,將本王趕出去的人又重新召回鎮魔軍,本王要帶著他們離開,將他們直接送回他們的戶籍所在地……趙豹將軍,你不會反對吧?”

    趙豹目瞪口呆的看著巫鐵。

    還有這種操作?

    欸?

    趙豹出身將門,并不是那些喜歡動心眼的文士書生,他擅長的是砍砍殺殺,不是動腦筋。

    但是能夠被趙氏派駐到鎮魔第一城,擔任一座鎮魔軍城的大統領,麾下還統轄了數百個鎮魔戰堡,這就證明,趙豹并不傻,而且更不蠢。

    看看表情怪異的鷹爪兒等人,再看看一臉笑容的巫鐵,同時感受一下巫鐵身邊這些禁衛散發出的強大氣息,趙豹在心里直罵-娘。

    巫鐵身邊的數千禁衛,有一大半人的修為比他趙豹還要強出一大截,區區一顆石子……

    用力的閉上眼睛,然后,趙豹睜開眼,嫣然一笑:“王爺的話,實在是太有道理了,末將……遵命!”

    幾個精金長老化為長刀的手臂緩緩恢復,然后退后了兩步。

    趙豹揉搓著差點沒被打碎的肚皮,艱難的站起身來,他看了一眼剛剛給了他一重拳的巫金,干巴巴的笑著:“這位將軍,好大的力氣,嘿嘿,本將軍也算是修為精湛,家傳的煉體玄功,功侯也極深的,想不到,擋不住這位將軍一拳。”

    巫金低沉的哼了一聲,雙眸中突然煞氣大盛。

    趙豹不甘示弱的雙眼一瞪,同樣是煞氣升騰的瞪了回去。

    兩人的目光狠狠的、直勾勾的碰撞了許久,巫鐵很不快的冷哼了一聲,一旁的趙全輕輕的拉了拉趙豹的披風,趙豹這才深吸了一口氣,收起目光中的煞氣,退了一步。

    “王爺,末將這就去幫您……統籌調備,將其他軍城的奴隸全部運送過來。”

    趙豹向巫鐵抱拳行了一禮,然后也不等巫鐵開口,就這么轉身離開了。

    趙豹算是,受夠了。

    哪怕巫鐵是王爺,可是他趙氏這次追隨令狐青青有功,趙氏當代家主,同樣被賜封為親王,而且趙氏的封國面積,足足是巫鐵九州之地的五倍大小,從權勢、從實力上來說,趙氏并不畏懼巫鐵。

    趙豹是拿巫鐵沒辦法。

    可是趙豹身后站著趙氏,趙豹絕對不會在巫鐵面前過于的奴顏婢膝。堂堂頂級將門的尊嚴、威風、一代代傳承的家風、底氣,趙豹還是有的。

    “走了也好,省得礙手礙腳的。”巫鐵擺了擺手,朝著趙全指了指。

    趙全就艱難的站起身來,干笑道:“王爺,小人這就去和王爺的賬房先生勾兌,您放心,咱們,一個子都不會多收王爺您的。”

    巫鐵看著趙全,慢悠悠的說道:“你倒是試試,多收老子一個銅子兒啊……”

    趙全激靈靈打了個寒戰,不敢多說,低下頭,急匆匆的走了。

    趙豹是趙氏嫡系,有底氣對巫鐵使點臉色。

    可是他趙全么,他只是趙氏的旁系的旁系,和家奴差不多的角色,他哪里敢對巫鐵無禮?

    趙全也急匆匆的帶著人跑了。

    巫鐵則是看了看鷹爪兒等人一眼,擺了擺手:“鷹爪兒?外號?有趣,有趣……嗯,你們兄弟們,先回去營房,將自己的東西帶齊了,等本王返回的時候,你們跟著本王回去吧。”

    巫鐵輕然笑道:“本王是什么樣的人,以后你們就會知道。現在,本王知道,你們只是被本王開出的三倍軍餉給打動了,其實對本王沒有多少忠誠度。畢竟,本王的名聲很臭,很臟。”

    “可是,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啊!”巫鐵有點蕭瑟的說道:“以后,你們會慢慢的知道,本王其實是一個還不錯的人。當然,絕對不能算是一個純粹的、純正的好人,這世道,好人是活不下去的。”

    “可是本王,絕對不能算是壞人。本王可能坑害了不少人,害慘了不少人,但是起碼……本王覺得,本王比青丘神國九成九的王公貴族要好得多。你們以后,會明白的。”

    巫鐵大手一揮,朝著巫金使了個眼色:“喏,給兄弟們發點零花錢。”

    巫金‘嘿嘿’笑著,就掏出一個一個有儲物功能的獸皮錦囊,人手一個,塞進了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的鷹爪兒等人手中。

    以前的大晉神國也好,如今的青丘神國也好,空間裝備都是軍控物資,除了一定級別的軍官將領,普通士卒根本不可能接觸任何的空間裝備。

    鷹爪兒他們這些都尉校尉,人手一個空間戒指,這是軍方標配。

    但是一并被巫鐵的手下抓來的百來個士卒,他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親手撫摸到儲物裝備。

    獸皮錦囊中的空間不大,也就是一米見方的樣子,但是里面塞滿了黃澄澄的金錠、白花花的銀錠,還有一半空間堆上了價值更高的元晶,更有十幾瓶軍中平日里見不到的丹藥。

    “諸位兄弟,回去收拾自己的行李包裹吧。”巫鐵幽幽笑道:“這是給諸位的零花錢,也是諸位兄弟和同營房的兄弟們告辭的時候,給同營房的兄弟們的一點點小小心意……”

    巫鐵瞇著眼,輕聲道:“本王在這里,怕是還要逗留好些天,沒有十天半個月的,怕是不會離開。諸位拿著這筆零花錢,和同營房的兄弟們好生的歡樂歡樂,各種好酒好肉,都可以整起來嘛。”

    “有勞諸位兄弟告訴你們的同營房的、有手段的好漢子們,本王這里大門常打開,只歡迎軍中的好漢。”巫鐵悠然道:“本王這次來,帶來了三尺厚的空白軍中文書,誰冒犯了本王,誰就會被本王開革出鎮魔軍……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巫鐵笑得挺沒節操的。

    鷹爪兒等人,也都一個個緩緩點頭,他們都聽懂了巫鐵的話。

    的確,巫鐵在軍中的名聲很不好,四苑十二衛禁軍一戰而沒,這是他無論如何都洗刷不掉的污點。

    可是,當兵吃糧……

    三倍的軍餉放在這里,還有各種可能的賞賜……

    由不得人不動心啊!

    于是,半個時辰后,當巫鐵窮極無聊,繞著鎮魔第一城外的壕溝閑逛的時候,半塊板磚拍在了他的紫金冠上。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