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魔法 > 開天錄 > 第四百八十七章 訪客
    數百里外,周處手持一面水晶鏡,透過鏡面眺望著這邊的動靜。

    當他看到武狂被萬龍宮打得煙消云散時,周處的身體晃了晃,下意識的張開嘴,差點因為用力過猛導致下巴脫臼。

    “這,這,這,玉州公他……那是,大黑天王?那是,黑天鼎?”周處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鏡光中,那枚拳頭大小,乖巧無比的在巫鐵身邊浮蕩的黑色小鼎。

    按照大晉軍法,將領在戰場上斬殺敵國將領,所繳獲的敵將私財歸自身所有。

    換言之,敵將身上的所有丹藥、法寶、兵器、甲胄,一切的一切,都歸斬殺他的將領所有!

    這條軍法,就是為了鼓勵大晉將領勇猛殺敵!

    可是這么多年了,三國在三國戰場上鏖戰無數場,大大小小的戰爭爆發了無數,也曾經有親王級的高層隕落在戰場上。

    可是沒有一個隕落的親王,身份地位比得上武狂。

    也沒有任何一個隕落的親王,他隨身帶著鎮國神器啊!

    黑天鼎,那可是大武神國明面上三件鎮國神器之一,那可是大武神國放在明面上的,整個國朝三分之一的底蘊!

    就在周處面前,就在他眼皮底下,剛剛立下蓋世奇功被冊封玉州公的‘霍雄’,又把黑天鼎給搶了過來?

    周處和身邊的幾個隨從相互看了看,只覺心臟跳得厲害。

    幾個身穿緊身衣,渾身一絲皮毛都沒露出來的男子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周處身邊,領頭的高大男子輕輕咳嗽了一聲:“周處大人……您看看,這黑天鼎……”

    周處冷笑了一聲,他收起手中的水晶寶鏡,背起手,冷聲呵斥道:“注意你們的身份,你們雖然是陛下身邊人,可是你們的身份,是見不得人的,你們……在大晉的戶籍上根本不存在……”

    “你們當自己是什么?敢窺覷當朝一品公爵?誰給你們的膽子?陛下么?”周處呵斥道:“玉州公,那是陛下欽封的公爵,你們哪里來的狗膽,說這樣的話?”

    冷哼了一聲,周處壓低了聲音,一臉詭秘的說道:“不過,大家都是陛下身邊人,實話實說,本官也眼熱得很哪……可是,你們扛得住黑天鼎一擊?嘿,有種,你們去試試?”

    幾個突兀冒出來的‘供奉’都不吭聲了。

    他們輕輕搖頭,就和他們突兀的出現一樣,悄無聲息的沒入了空氣中。

    周處的話,著實點醒了他們。

    ‘霍雄’如今是司馬賢欽封的大晉神國一品公爵,這身份地位,就不知道比他們高出了多少。除非有司馬賢的圣旨,否則他們敢動‘霍雄’一根頭發?

    就算他們狗膽包天,敢對‘霍雄’下手……

    說實在的,他們過去沒少干過這樣的事情。

    可是,黑天鼎……他們真心擋不住黑天鼎。

    周處輕聲罵道:“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吧……陛下讓你們來這里,是盯死了東宮余孽……不管他們以后去哪里,總之,你們不許盯丟了他們。否則,陛下發怒,你們是什么下場,自己想想罷!”

    嘆了一口氣,周處搖搖頭,看著遠處那一座巨大的行宮,他很惆悵的說道:“可是,陛下啊,除非神明境的大能老祖來此,否則……如何可能收回東宮那般多的秘寶重器?”

    可是周處也心知肚明,神明境的大能老祖,怎可能輕易出動?

    這里頭的關節,實在是太多,太多,太多……多得周處都不敢說,甚至不敢想。

    虛空中,偌大的占地千里的萬龍宮化為一道龍形光影,‘嗤嗤’有聲的沒入了白鷴的左手,在她雪白粉嫩的手臂上化為一條青銅色的神龍紋身,從手腕一直纏繞到了肩膀處。

    黃龍則是趴在白鷴的肩頭,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巫鐵身邊漂浮著的黑天鼎。

    “小子,你可會占便宜!”黃龍突然冷哼了一聲:“黑天鼎,交出來罷?”

    黃龍拼命的眨巴著眼睛,一肚皮壞水不斷的往外冒。

    巫鐵笑得很燦爛,他沒搭理這條憊懶的黃龍,而是看著白鷴笑道:“大殿下,當履行諾言了。若無末將幫手,您想要擊退武狂都艱難,更不要說擊退他。”

    巫鐵侃侃而談:“如今東宮行轅所在,已經暴露在大武、大晉兩國眼前,時間拖延下去,大殿下知道這是什么后果。所以說,末將救了整個東宮也不為過。”

    白鷴清清冷冷的看著巫鐵,臉上不見絲毫表情變化。

    巫鐵不敢怠慢,他小心翼翼的看著白鷴,黑天鼎無聲無息的放大到了兩丈高下,完全可以充當盾牌,將他整個擋在后面。

    “殿下的心性,手段,末將佩服……末將不愿與殿下為敵,呵呵……不要逼末將哦。”巫鐵笑呵呵的說道:“末將修為不夠,偏偏運氣不錯,得到太古傳承,九轉玄功也好,五行神光也好,都是一等一的絕世神通……末將若是和殿下搗亂的話,殿下也會頭痛的吧?”

    巫鐵笑呵呵的,身體一晃,頓時變成了蘇禾的模樣。

    白鷴和黃龍同時一呆,黃龍張開嘴,吐出一顆黃豆粒大小的明珠,放出熠熠珠光朝著巫鐵一照。

    燭光中,‘蘇禾’依舊是‘蘇禾’模樣,看不出任何的紕漏來。

    巫鐵笑著,又變成了鐵蚩,變成了剛才大殿中的紫袍老人,變成了巫鐵記得長相的那些東宮所屬。任憑黃龍施展了數十種不同的神通秘術,掏出了好幾件秘寶對著巫鐵照了又照,硬是找不出錯漏來。

    “這小子,太麻煩了。”黃龍喃喃自語。

    后方,一片片魚鱗般白云悄然向這邊逼近,云朵中,隱隱可見一條條人影閃爍。

    白鷴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她袖子一揮,一團青金色的霞光從她袖子里飛出,瞬間沒入了巫鐵的袖子里。隨后她又丟出了十一道霞光給巫鐵,最后她朝著空中一抓,三十六條四靈戰艦冉冉縮小,最終化為拇指大小,同樣被白鷴丟給了巫鐵。

    巫鐵和白鷴之間的交接持續了好一陣子。

    隨著一道道流光不斷涌入巫鐵手中,后方的魚鱗般白云不斷的靠近。

    突然白鷴一聲輕喝,她左手掌心噴出一道道巨大的龍形光影,伴隨著驚天動地的龍吟聲轟入了那漫天白云中。就聽怒吼慘嗥聲不斷,一條條身穿緊身軟甲的人影渾身噴血,狼狽不堪的從云朵中被轟了出來。

    “司馬賢的走狗,滾!”白鷴怒喝一聲。

    隨后她小手向下方一抓,偌大的行宮微微一晃,驟然騰空而起,迅速化為一團光影朝著東南方向深山之中風馳電掣般飛馳而去。

    白鷴清冷的聲音在空中回蕩:“回去告訴司馬賢,他要的東西,在霍雄手中……以后,不要再來叨擾,否則……不要逼我真正和他翻臉。”

    那漫天白云驟然消失,隱隱有一縷縷清風朝著飛遁的行宮追了過去。

    幾條人影突兀的出現在巫鐵面前,一個急促的聲音喝問道:“玉州公,那東宮余孽,給了你什么東西?”

    巫鐵看了看幾個猛不丁蹦出來的人影,突然‘哈哈’大笑一聲,然后‘嘭’的一聲炸成了萬點火光,一點點螢火蟲一般的火光沖天飛起,朝著四面八方筆直的飛去。

    幾個司馬賢御用的狗腿子一陣慌亂,他們居然不知道巫鐵的本體在那一點火光中,更不知道他跑去了何方。幾個人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亂竄了一陣,最終只能罵罵咧咧的停下了手,將今日的事情死死的記在了心里。

    巫鐵朝著大澤城的方向急速飛馳。

    他一邊疾飛,一邊掏出了萬里天機鏡,用最緊急的符印連連催動。

    李先生的身影在萬里天機鏡中冒了出來,他輕聲喝道:“玉州公,恭喜,恭喜,恭喜高升……呵,有什么急事么?”

    巫鐵急促的說道:“李先生,我和東宮當今做主的大殿下白鷴做了筆交易,我幫她斬殺了大武神國大黑天王武狂,奪了他們的鎮國神器黑天鼎……以此為代價,我從白鷴手中拿回了大晉六千年前丟失的國璽。”

    “什么?”李先生勃然失態,瞪大眼睛又驚又喜的大吼了起來。

    “我拿回了大晉六千年前丟失的國璽,殺了武狂,奪了黑天鼎……另外,我還從白鷴手中拿回了一半東宮秘藏。”巫鐵鎮定的說道:“還請李先生向貴人奏明,這些東西,該如何處置?”

    搖搖頭,巫鐵沉聲道:“白鷴有條件,以后大晉不要老想著追殺東宮所屬,不知道這事情貴人能否辦好?”

    “另外呢,我從白鷴那里得來的寶貝,我想要留下十二件周天星辰甲,三十六條四靈戰艦。”巫鐵羞赧道:“我畢竟底蘊不夠,未來我要出任東苑校尉一職,沒有點壓箱底的東西,我如何在安陽城立足?”

    “至于其他的東西,我可以全部交出去,只是這其中的關礙……還請李先生向貴人奏明,得貴人幫忙仔細的籌劃一二……我們的功勞,可不能被人占了去。”

    巫鐵沉聲道:“尤其是,這次我立下的功勞,應該是比斬殺武獨曜還大了幾分,這功勞,可不要被人給占了去了。”

    李先生幾乎將整個臉都擠進了萬里天機鏡,他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用最快的速度,帶著你的所有幕僚部屬,趕回安陽城!”

    “我向你保證,你的功勞,就是你的功勞……沒人能奪走!”李先生厲聲喝道:“將國璽帶回來,什么都夠了。將國璽帶回來,什么都夠了!”

    李先生狠狠的指了指巫鐵,面孔扭曲的笑了起來:“果真是,沒看錯你……好,好,好,霍雄,你是一個有造化的,有氣運的……主公一定會重用你,一定會大大的重用你!”

    李先生咬著牙,狠狠的盯著巫鐵說道:“記住了,不惜代價,不許出任何紕漏,將國璽帶回安陽城。任何人膽敢阻攔,只管殺了……我這里,立刻奏明主公,調動高手暗中護衛……你,不用怕,什么事都不用怕,你帶回國璽的路途中,許你便宜行事。”

    喘了一口氣,李先生喃喃道:“本來,應該你一人帶著國璽搶先趕回……但是這樣太扎眼了,太引人注意了……不對,不對,還是你跟著大隊人馬一起返回的好。”

    “嗯,還有,你在場有什么人?把他們的身份告知我,必須讓他們閉嘴才行。”

    一通急促的問答后,李先生總算是問清了所有的事情。

    萬里天機鏡驟然暗了下去。

    巫鐵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他喃喃道:“許我便宜行事?這貴人,究竟是哪一位呢?原本我以為,是某位掌權的皇子……又或者是某位實權的親王?”

    “但是現在看看,似乎不是這么簡單呢。”

    “許我便宜行事?難不成還是,司馬賢?”

    “可是按照裴鳳,還有黃瑯他們的說法,這位當今的神皇陛下,五千多年前走了狗-屎-運,接了故太子的班,最終坐上皇位后,一直被左相、右相聯手壓制。”

    “而且他的秉性,嘖……在大殿上親自出手毆打朝臣的事情都做了不知道多少,甚至還曾經拎著刀子繞著九霄殿追殺勸諫的御史大臣……這樣的皇帝,會是李先生身后的人么?”

    “哎,若果是,那真的是……太好了。雖然不是大晉神國最粗的那條大腿,可是絕對是最名正言順的一條粗大腿,在大晉神國滿朝上下,起碼是排名前十的粗大腿……”

    巫鐵一路沒正經的念念叨叨的,用盡全力飛回了大澤城。

    沒有絲毫遲疑的,巫鐵直接祭煉了三十六條四靈戰艦,粗略掌控了四靈戰艦的核心后,就讓大隊大隊的五行精靈精銳入駐四靈戰艦,迅速讓四靈戰艦達到了滿編狀態。

    四靈戰艦對應的是天地四靈的力量,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恰恰對應了五行精靈的先天五行之力。

    五行精靈進駐四靈戰艦后,他們能夠發揮的威力,可比東宮的那些戰士強出太多了。

    每個五行精靈只要站在四靈戰艦上,他們的氣息自然和戰艦遙相呼應,每個五行精靈能夠發揮的戰力起碼飆升了十倍以上。

    這四靈戰艦,簡直就像是為五行精靈量體打造一般,再契合不過了。

    接下來,巫鐵和裴鳳每天坐在四靈戰艦的船頭,喝著小酒,吃著烤肉,看著黃瑯等一眾官吏忙得腳后跟直打后腦勺。

    所有的黑鳳軍戰士,所有的大澤州軍好漢,所有的五行精靈部族,所有這些人的親朋好友,所有的家眷家屬……乃至黑鳳軍這些年在礦場中積攢的眾多礦石材料等等……

    所有的人和物都在忙碌著打包進入一條條征調的民用運輸艦船,準備跟著巫鐵一起去玉州逍遙快活。

    時間緊,任務重,黃瑯他們有得忙了。

    忙活了幾天,第一支來自大晉腹地的增援軍團,重新編制的‘滅武軍’先鋒軍團,一萬兩千條大型戰艦冉冉通過空間門,終于抵達了大澤州。

    趙貅,司馬侑等前些日子逃去了楓州的人,也都紛紛帶著自家私軍大隊人馬,跟隨者滅武軍的先鋒軍團,趾高氣揚的返回了大澤城。

    巫鐵本不想和這些人碰面,省得麻煩。

    但是趙貅等人剛回來沒多久,司馬侑就帶著大隊人馬登門求見。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