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永恒國度 > 第343章 血肉殺場
    盾牌之所以有那樣的強大防御力,就是因為在盾牌表面的符文獸皮,蘊含著防御符箓,但承受的力量依舊是有極限的,在接連不斷的轟擊下,依舊開始破碎。

    這些說起來長,實則不過是在轉眼之間的事情。

    “刀盾兵散開,長槍兵上前。殺!!”

    楊延定發出一聲呼喊。

    擋在前面的刀盾兵立即散開,露出后面握著白骨戰槍的長槍兵,一個個身穿戰甲,神色冰冷,沒有任何遲疑,一柄柄長槍,閃爍著冰冷的寒光,這是白骨戰槍,通體都傳遞出一種讓人恐懼的死亡氣息。但其鋒利,卻是毫無置疑的。

    “抬槍!刺!!”

    楊延定發出命令。

    命令中,最前面的士兵毫不猶豫,手中白骨戰槍直接抬了起來,朝著前方筆直的刺出去。巨大的力量,灌注著真氣的戰槍中,刺出去,連空氣都發出一聲爆響。

    數千柄長槍刺出去。

    那種感覺,相當可怕。

    幾乎眼前到處都是長槍。避的開一柄,兩柄,卻無法閃開三柄,四柄。眼前到處都是長槍,根本沒有任何閃避的空間。驟然間面對如此可怕的長槍戰陣,迎面而來的蝎人紛紛中槍,被長槍刺穿身軀,當場刺成刺猬。這樣的槍陣,根本沒有破解之法。

    在戰場上,躲不開,避不過,就是死亡。

    噗!!

    不過,蝎人戰士爆發出的破壞力同樣可怕,巨大的戰刀劈斬而下,竟然不管不顧,直接劈開長槍,斬在士兵身上,那戰刀,連同戰甲一起當場劈成兩半,鮮血狂噴,當場斃命,血腥無比。

    戰刀的破壞力,狂暴無比。

    簡直是兇殘到一種令人發指的地步。

    “抬槍,刺!!”

    哪怕是身邊戰友隕落,殘忍死亡,所有長槍兵依舊沒有任何停頓,第一排后退,第二排的長槍兵直接上前,抬槍,振臂揮出,長槍刺向前方。

    噗噗噗!!

    一柄柄長槍刺進蝎人體內,徹底磨滅體內的一切生機。但也有人被蝎人揮舞的戰刀,硬生生劈成兩半。血光在戰場上不斷閃現。

    長槍戰陣太過可怕,一次次的抬槍刺出。帶來的是一片冰冷的血光。

    戰場就好像是一臺可怕的血肉攪拌機。每個瞬間,都能看到不斷有人隕落,有異族隕落。戰場上,有的只是一次次揮舞兵器,刺進血肉中的可怕響聲。

    冰冷而無情。

    不管是玄黃鎮大軍還是蝎人大軍,都好像是兩件冰冷的戰爭機器,在相互碾壓。

    戰場就是吞噬生命的怪獸。

    ...........

    這種可怕的戰場,激烈慘烈的廝殺,讓所有修士臉上都露出一種強烈的震撼之色。他們是修士,甚至以前是江湖人士,只擅長單打獨斗,根本沒有看到過真正的軍隊是這么樣廝殺的。何況,還是修士軍隊之間的廝殺,產生的破壞,帶來的震撼,都是不可估量的。

    “這就是真正的戰場么。好可怕的大戰,好恐怖的大軍,那槍陣,一道揮出,迸射出的槍芒,都能洞穿數丈遠,同時揮出長槍,這樣的槍陣,根本就沒有辦法破解。除非能徹底鎮壓,不懼長槍的攻殺,要不然,那就是無法逾越的死亡地帶。”

    “這就是修士之間的戰爭。那些蝎人的戰刀太可怕了,一刀下去,一名將士就這么被強行劈成兩半,破壞力,堪稱恐怖。要是在戰場上,面對這樣的蝎人大軍,單獨面對,絕對是有死無生。”

    “不過,到底還是我們玄黃鎮的大軍要更勝一籌,神機弩,弓箭不停射殺,蝎人大軍已經損失慘重,他們破不開長槍陣,每一刻都在死亡。死亡數量,比我們人族大軍要多的多。這次戰爭,已經沒有懸念了。他們不可能獲勝。”

    一名名修士接連發出議論聲。

    神色間震撼的同時,也對戰爭的結局做出推測。

    戰場上的局面,優勢已經徹底轉移到人族大軍上。

    不僅前面在跟蝎人廝殺,后面的神機弩,弓箭手可是一刻都沒有停頓,射出的弩箭,符箭,讓大批蝎人隕落,每時每刻都在死亡。

    三萬蝎人大軍,轉眼間就死亡不下兩萬。

    “扔!!”

    轟隆隆!!

    刀盾兵也沒有停頓,手中拿出一枚枚的符文炸彈,毫不客氣的朝著蝎人大軍中扔了進去,瞬間炸開,爆發出的恐怖力量,讓不少蝎人的身體跟破布一樣被撕成碎片。

    “該死的人類。”

    魔蝎站立在祭壇附近,眼中露出一種陰冷的光芒,他沒有想到,同樣數量的大軍,在交戰之后,最終的結果竟然會是一面倒的結局。

    那可怕的神機弩,強大的弓箭,乃至是堅不可摧的盾墻,恐怖的槍陣,在戰場上爆發出的威力,都令人矚目,哪怕是他不想承認,都能看的出,自己的蝎人大軍雖然厲害,可跟面前的這支人族大軍相比,就好像是雜牌軍跟正規軍在廝殺。

    一交戰,就是一面倒的局面。

    心中的怒火與羞怒更加強烈。

    “撤退,離開這里。”

    魔蝎嘴角抽動了幾下,最終發出一道命令。

    命令一下,立即,蝎人大軍快速朝著祭壇靠近,在這過程中,依舊面臨著密集的箭雨,不斷有蝎人戰士倒在箭雨中,被射成刺猬。

    看的讓人觸目驚心。

    到徹底靠近魔神祭壇時,三萬蝎人大軍,只剩下五六千的數目。

    并且,開始快速朝著一處地洞撤退進去。

    “停止追殺!!”

    易天行滿是忌憚的看著那座魔神祭壇,開口下達命令。

    那座魔神祭壇,在他心中,始終都帶著一絲忌憚。那是確確實實召喚出過魔神的祭壇,由不得他不忌憚,要是真的出現什么變故,反而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易天行,今日一戰,就算你贏了又如何。我蝎人族,是不會滅亡的。將來,我們還會再戰。到那時,就不是今天的局面。那時候,敗的,一定是你們人族。”

    魔蝎冰冷的看向易天行,這一戰,他輸了,輸的毫無懸念,不過,他可不會就此干休。他一定會卷土重來的。蝎人大軍戰死就戰死,只要有魔神祭壇在,根本不需要通過正常的繁衍,就能孕育出大量的蝎人戰士。有祭壇在,什么都有,什么可能都存在。

    他相信,一定會再次交手,那時候,絕對不會是今天這樣的局面。

    “下次見面,你的這座魔神祭壇,也不在可能會阻攔住我的腳步,那時候,就是你隕落之時。”易天行并沒有畏懼,冷笑著說道。

    要不是顧忌祭壇,他是不會輕易放過魔蝎。

    “這批人類就送給你,不過,要想抓捕人類,不過是再簡單不過,除了你玄黃鎮,其他地方的人類,在我眼中,都是脆弱不堪的血食。”魔蝎冰冷的掃視一眼那些被囚禁的百姓,冷笑著說道。

    人類,在荒野中到處都是,數量多的讓他根本不需要刻意去尋找,就能抓住一大批。

    損失了也不可惜,這次的正面廝殺,更是讓他親眼目睹過玄黃鎮的戰爭潛力,再次面對,就能做出相應的應對之法,下一次,絕對不會如此狼狽的敗走。

    “殺我人族,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易天行眉頭一挑,眼中閃過一抹濃郁的殺機,心中更有一種將他徹底留在這里的打算,不過,這種念頭出現后,立即就從魔神祭壇上感受到一種強烈的危險氣息。

    顯然,這魔神祭壇絕對不會眼睜睜看著蝎人族徹底隕落敗亡。

    忍!!

    只有等到有能力徹底鎮壓這座魔神祭壇后,才將這蝎人族,徹底滅殺,斬盡殺絕。

    殘余的蝎人大軍開始撤離,速度極快,轉眼間,就帶著祭壇消失不見。離開時,他們撤離的通道直接崩碎,崩塌,化為烏有,想要追蹤暫時也做不到。

    “太好了,我們贏了,我們得救了,我們真的贏了,我們活下來了。”

    “是我們人類獲勝了,真的贏了,我不是在做夢吧。”

    “這還是人類的軍隊嗎。射出去的弓箭,竟然如此可怕,長槍能刺出槍芒,盾牌能化為盾墻,不一樣了,這世界真的不一樣了,連異族都出現了,這些神話傳說中的力量也存在。”

    “嗚嗚嗚!!——”

    在地下空間中,突然間,那些囚禁的百姓中,傳出一陣陣凄厲的痛哭聲,那是喜悅的哭聲,看到希望的嚎哭。一個個臉上開始露出希望的神采。徹底感受到自己可以活下去,那種喜悅,是發自內心的。

    十分強烈。

    “贏了,這就是戰爭么。短短片刻之間,就是數萬名異族隕落,死亡的數目達到數量。果真殘酷血腥。”有修士也不由暗自發出一聲呢喃。

    這種戰爭,簡直就是絞肉機一樣的戰場。

    殘酷血腥到極點。

    只有實力才能存活下來。其他的一切,全部都是虛妄。

    弱肉強食,在戰場中,體現的淋漓盡致。

    “收斂戰友尸骸,讓他們埋葬于鐵血長城。”

    易天行看著戰場上無數冰冷的尸體,期中就有不少的人族尸體。戰爭,不可能不死人,不可能沒有傷亡,只能盡可能的減少。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