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永恒國度 > 第1561章 風月寶鑒
    “你們是誰,想要干什么。”

    胡嬌嬌目睹這突然出現在面前的兩名女子,心中本能的生出一種強烈的不詳預感,那種危險氣息,充斥在整個心神間,不斷的提醒著自己,她們身上所蘊含的危險有多大。

    在呵斥的同時,毫不猶豫的釋放出一團粉紅色的羅煙,將全身上下,完全籠罩住。匯聚在身外,仿佛是一朵粉紅色的巨大玫瑰,絢麗多彩。

    這是她的護身寶物,粉紅玫瑰!!

    名字浪漫,可卻絕對不是普通的玫瑰,看起來美麗,看起來嬌弱,可防御力卻極強,哪怕是承受極強的攻擊,也能硬生生承受下來。而且,這粉紅玫瑰擁有粉紅針刺,一旦碰觸,就會被粉紅針刺刺傷,不僅鋒利,而且,還能讓人感覺到難以忍受的劇痛。

    防御力極強,一般而言,就算是元神境都難以打破,陽神境也無法輕易破開。是她手中最強大的底牌之一。

    然則,面對這粉紅玫瑰,那兩名白衣女子卻一點異樣都沒有,只看到,其中一名,一伸手,就看到,一只雪白晶瑩如寶玉般的玉手直接插進粉紅玫瑰中,五指一抓,那粉紅玫瑰就化為一團粉紅羅煙出現在手中,強行攝取過去,那種攝取之力,對于各種法寶神兵,似乎有著不可抗拒的力量。

    天羅玉網手!!

    以這女子真靈境的強大實力,要攝取這粉紅玫瑰,簡直是再簡單不過,十分輕松就完成,將胡嬌嬌心中的依仗直接斬滅。

    同時,一股無形的禁錮之力瞬間出現在胡嬌嬌身上。將其徹底禁錮。

    而隨即,另外一名女子手中光芒一閃,赫然看到,一件仿佛書冊一樣的法寶憑空出現,在書冊上,赫然浮現出幾個神秘的古篆字體——風月寶鑒!!

    打開寶鑒,頓時,一道神光迸射而出,自然而然的將胡嬌嬌籠罩在內,跟著,胡嬌嬌就感覺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席卷而來,硬生生將她朝著寶鑒中攝取過去。不管是臉上露出怎樣的驚恐,都沒有辦法阻止這種行為。

    轉眼之間,就被攝取進去,從城中消失不見。

    而此刻看過去,就會發現,在寶鑒上,其中一頁,赫然浮現出胡嬌嬌的身影,在書頁上,胡嬌嬌一臉驚慌,似乎在不斷的探索,想要沖出來,可仿佛陷入到某種迷宮幻境中,難以掙脫。

    “怎么回事,永夜邪魔怎么會出現在我們綠葉城中。還有嬌嬌公主呢,被她們弄到那本書冊中去了。”

    “快,將她們圍起來,一定不能讓她們跑了,嬌嬌公主被她們抓走了。”

    “豈有此理,簡直是豈有此理,這膽子也太大了,簡直是沒有將我們放在眼底。叔叔可以忍,嬸嬸不能忍。殺了她們。”

    “快,通知狐人族。他們的公主被搶走了。”

    綠葉城中的諸多修士目睹,一個個目瞪口呆,但隨即,就是胸中涌現出無盡的怒火,永夜邪魔如此舉動,分明就是沒有將他們放在眼底。

    之前不是他們不出手,而是這兩名女子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讓人根本來不及反應,胡嬌嬌就已經被抓走,而且,以這兩名女子的實力,想要阻止,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卻不妨礙他們心中的憤怒。

    而那兩名女子只是掃視他們一眼,連搭理的心思都沒有,身形一閃,直接化為流光,從綠葉城中破空而去,眨眼間,已經消失不見。似乎,戰城的結界,對她們來說,一點作用都沒有,就那么輕而易舉的穿梭過去,來去自如。

    “真當綠葉城是廁所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簡直是豈有此理。”

    無數修士氣得簡直是渾身發抖。甚至有沖動的,直接就追出戰城,但更多的是一種無力,一種憤怒。那兩女的實力,讓人絕望,出手之間,根本沒有任何抗拒的能力,只要愿意,完全可以在戰城中造成巨大的破壞,可偏偏沒有,只是抓走了胡嬌嬌,這讓人難以理解。

    為什么要抓走胡嬌嬌。

    而此刻,如綠葉城中所發生的情形,不斷的出現在神魔戰場上其他戰城中。但凡容貌出眾,傾國傾城的女子,不分種族,不分年齡,幾乎都是被突然降臨的女子強行抓捕帶走,送進風月寶鑒中。成為寶鑒中一副副近乎完美的畫卷。令人向往。

    在虛空中,一名名永夜天驕都在默默注視著這些舉動,顯然,都瞞不過他們的眼睛。也同樣看到,大批戰城中修士掀起的怒火,一種憤怒的情緒,正在不斷的增加,不斷積累,仿佛在下一刻,就會徹底爆發一樣,給人無比壓抑的錯覺。

    “嘖嘖,極樂圣子還真是瘋狂。這是要徹底將永恒世界的強者給激怒的節奏。不過,鬧的越大越好,正好再次試探試探永恒世界的底蘊。”

    “以我對永恒世界的了解,極樂圣子這樣的舉動,肯定會引發巨大怒火。事情一旦暴露傳揚開,必然會激起公憤。到時候,就有樂子可看。”

    “等一等,現在我們永夜的法則之力,還沒有徹底對神魔戰場完成侵襲,還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戰場對我們的壓制還是不算小的,虛空擂臺上,要不是有天地壓制,我們怎么可能會被一群土著以弱勝強,發生逆襲的。所以,現在我們只需要等待。等待天地壓制徹底消失后,可以完全發揮出我們的真正戰力,那時,才是我們對永恒發起最強攻勢的時刻。”

    這些天,永夜天驕都沒有怎么出過手,甚至是虛空擂臺上,也只是一部分天驕在出手下場比斗,他們不是害怕,而是在等待。

    一次次被逆襲,自然很清楚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戰場對他們有壓制,實力無法完全發揮。在戰場上,比斗中,這種壓制,往往就是差之毫厘謬以千里。發生的變化,極其可怕,這些天,從永夜中早已經得到命令,除了虛空擂臺外,其他時刻,都盡量不要離開星門,等待消除戰場上的壓制。才是大戰真正開啟的時刻。

    所以,他們在等。

    等的就是那個機會的到來。

    只不過,具體要等到什么時候,誰都無法預知。

    畢竟,永恒世界從來都不是好拿捏的軟柿子。這一點,從上一個紀元就已經知道的很清楚。這個時間,或許會很長,也或許會很短。誰都說不定。

    刷!!

    就在這時,又一道星光從天而降。落入戰場。

    “咦,怎么會是他,這個瘋子。”

    “我的乖乖,連他都下場了,這是想要干什么,真的不怕天地壓制,要對永恒下場,這樣會造成大麻煩。”

    “不得了,這次真的要出大事了。這個瘋子竟然會出現在這里。”

    “要出大事了,這次戰場要徹底混亂了。這是個神經病,真正的瘋子。躲起來,不要出星門,出去了,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突然間,這些永夜天驕似乎發現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個個嚇得身軀都顫抖,然后,虛空中的星光,驟然間開始暗淡,似乎要將自己盡可能的隱藏起來,就算隱藏不了,也要讓自己變得更加的不起眼。

    仔細看去。

    那完全就是因為之前的那道星光而造成的。

    星光散去,可以看到,一名身穿白色長袍,一臉和睦,看起來,甚至是有種慈悲面容的老者,手中拿著一根竹杖,背上背著一只簸箕,仿佛是藥簍一樣。

    看起來,仿佛是一名藥農,藥師,準備上山采藥一樣。

    慈眉善目的,很是容易讓人親近。

    “真是讓人熟悉的味道,神魔戰場,這里實在是太美妙了,我已經看到一株株的大藥正在等著我的收割。這里有很多不錯的大藥。正該讓我來收取。”

    白衣老者一臉沉醉的說道。神色間,十分的陶醉。

    “收割大藥,煉制萬靈丹。正是最好的季節。”

    白衣老者感嘆道。看向四周,直接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萬劫魔尊啊,這個瘋子竟然又出現了。不是說當年被武祖給鎮壓擊殺了嗎。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該死,萬劫魔尊,那可是敵我不分。尤其是天驕,碰到他必死無疑。多少永夜天驕被他練成了大藥。這就是一個瘋子。完全沒有理智。完全不可捉摸。據說,他的道,是一座城。”

    “魔尊啊,據說,他本身就是證道境強者,而且,是最詭異的證道強者,最難被殺死的一尊大能,最詭異的大能,實力根本不可捉摸。神魔戰場的規則,都無法阻止他。”

    無數永夜天驕,以無比忌憚的目光看向那老者。

    那情形,都是畏懼三分。生怕被盯上。

    只看到,這白衣老者一步步向前,每一步都仿佛是縮地成寸般,輕而易舉的跨越大片距離。似慢實快,沒多久,就出現在一座戰城前。抬眼看去。城墻上,赫然可以看到,一名通體銀白色的狼人族天驕正在指揮狼人抵擋永夜沖擊,不時的發出一陣呵斥。

    “恩,銀月狼族血脈,一株大藥。”

    白衣老者看到,滿意的點點頭。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