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永恒國度 > 第526章 做真男人
    【求訂閱月票】

    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打滿補丁,蓬頭垢面,披頭散發的,手邊放著一根竹棒,身邊放著一只黑漆漆的破碗,一眼看去,就能看出,這就是一名徹徹底底的乞丐。乞丐的所有行頭,都弄的齊全無比,就差找個人多的地方,吆喝幾聲,張口乞討了。

    這時,卻聽到,一陣歌聲從那乞丐口中傳了出來。

    清早出門到黃昏噢

    一餐沒吃頭昏昏呦

    好心大爺和大嬸哎呦喂

    賞個碎銀錢幾文錢幾文呦

    清早出門到黃昏噢

    一餐沒吃頭昏昏呦

    好心大爺和大嬸哎呦喂

    賞個碎銀錢幾文錢幾文呦

    這歌聲在乞丐口中傳出,帶出一種乞丐的唏噓與坎坷。來自生活的無奈,讓人忍不住生出強烈的同情心,下意識的多出一絲憐憫。心中不自覺的生出一種要幫助他的沖動。

    “還真是可憐,都餓得頭昏眼花了,在這破廟中,要想找到吃的,肯定很難,單獨一個人,在這荒野,隨時都有可能死亡,真不知道他以前是怎么活下來的。”

    王大虎搖搖頭說道。

    “拿一盒軍中盒飯給他。”

    易天行微微皺眉,他不喜歡乞丐。不是嫌他們骯臟,而是嫌他們有手有腳,卻不知道自力更生,他一直希望人族百姓可以做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依靠自己的雙手去創造未來,而不是躺在地上,擺著一只破碗,懶惰的等待著別人的施舍。在乞討的那一刻起,連自身的尊嚴都一起丟失了。

    這種行為,他是不贊同的。

    人,活著,要有尊嚴,若連尊嚴都沒有,活著與行尸走肉有什么區別。

    對于乞丐,他打心眼中并不喜歡。

    “是,主公。”

    王大虎快速拿出一盒軍中盒飯,來到那名老乞丐前,放了下來,口中還說道:“這里面有飯菜,是主公賞給你的。你能在這里活下來,也不容易,要是愿意,等明天離開時,你就跟我們一起走,我去求主公將你一起帶走,到了玄黃城,你就不用乞討為生,可以過上想要的生活。”

    看著面前的老乞丐,王大虎也生出一絲惻隱之心,忍不住開口說道。其實,他也不喜歡乞丐,玄黃城中沒有乞丐,哪怕是原先是乞丐,在城中,修煉功法,走上修行之路,可以自力更生,就算是再沒有手藝,也能找到一些工作,或者是獵殺兇獸。或者是在城中打雜。都不會餓肚子。

    乞丐,是讓人看不起的。

    連那些與兇獸廝殺后,出現身體殘缺的人,都不會因此而去乞討。

    老乞丐聽到,咧嘴一笑,道:“多謝好心人啊。”

    說著,迫不及待的打開盒飯,看著熱氣騰騰的米飯,香噴噴的兇獸肉,讓人止不住的食欲大開。沒有猶豫,張口就大口吞吃起來。吃的仔細無比,一粒米飯都不放過。

    “就在這里安營扎寨,今天晚上,仔細戒備。我們有可能會遭遇到各種各樣的襲擊暗殺。”

    賈詡掃視四周,這里已經是最好的扎營之地。短時間內已經找不到更好的地方。隨即就開口吩咐下去。

    大軍中所有將士都是駕輕就熟的席地而坐,打開飯盒,開始進食。

    “綠皇這家伙,竟然還沒回來,可別真的被那些異族一棍子敲暈,一口大鍋就那么給燉了。說實在,沒有看到那家伙,還真有些不習慣。”

    葉知秋拿出盒飯,一邊吃,一邊向四周掃視過去,口中發出一聲呢喃道。

    綠皇那家伙,在之前跟狗頭人大戰一場后,就詭異的鉆進荒野中,不知所蹤了。這事,易天行自然也知道,只是也知道,綠皇這家伙,一身的邪門。別人真要想針對它,只怕會偷雞不成蝕把米,安全上,應該不需要太過擔心,帶在身邊也怕它興致來了,開口嚎上一嗓子。

    敵我不分,那可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至于它什么時候會回來,易天行自己是無所謂,反正有契約在身,綠皇遲早會回來。

    “我可不想看到它。”

    王大虎身體僵硬了一下,馬上發表自身的看法。

    那就是顆定時炸彈,是隨時會爆炸的那種。

    大軍中沒有多少交談聲,所有人都在抓緊時間進食,吃完后,收起飯盒。紛紛開始運轉功法,繼續修煉起來,一股股鐵血煞氣不斷被吸收煉化,化為體內真氣。或是在不斷凝聚符文。抓緊每一分時間提升修為,增強戰力。

    夜色,漸漸降臨。

    四周點燃火堆。讓黑暗中,依舊能看到一絲光明。顯得不是那么的可怕。

    廢棄的寺廟,黑暗中,一陣陣可怕的兇獸嘶吼聲,狼嚎聲,不斷響起,換了普通人,只怕會當場嚇個半死。夜空中,陰風陣陣。似乎有鬼怪暗藏。很多奇聞怪志中,就是將寺廟當做鬼怪棲身之地的重要場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鬼怪還就喜歡寺廟這樣的地方。

    不知不覺中,已經抵達深夜。

    這個時候,人的注意力,幾乎是達到一種相當疲憊的狀態。最容易心神恍惚。注意力難以集中。

    叮叮叮!!

    就在這時,突然間,一陣清脆的敲擊聲響起,在黑夜中,幾乎是刺耳無比,一下就讓所有將士瞬間睜開眼眸,順著聲音看了過去,身上氣機勃發,仿佛下一秒就會發起攻擊。

    “是那老乞丐。”

    目光看過去時,發現,那聲音,赫然就是那名老乞丐拿著筷子在身邊那只破碗上敲擊所發出的。

    “小兄弟,你請老乞丐吃飯,投桃報李,我請你喝口水如何。敢不敢喝乞丐的水。”那老乞丐看到易天行轉頭望過來的目光,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發黃的牙齒。

    “有何不敢。”

    易天行看到,眼中閃過一抹異光,豁然起身,開口答應道。

    “主公,小心有詐。”

    賈詡臉色一沉,開口說道。

    “無妨,這是人類,不是異族。”易天行淡然一笑道。果斷的朝著老乞丐走了過去。

    “龍行虎步,身上有王者之風,氣運如海,煞氣如血,意志如鐵。這是開拓之主的氣象,只是這命格太奇怪,竟然如有迷霧,難以看穿。如果不出意外,這就是天眷者。天眷者,命運不可測。”

    老乞丐靠著墻邊,坐了起來,朝著易天行仔細打量過去,那渾濁的老眼中,好像能看到不同尋常的事物。竟然能一眼看出天眷者的身份,甚至是看到氣運,看到命格,這就算是魯師的望氣之眼,都無法看到。

    “這乞丐果然不簡單。”

    早在之前,易天行就已經暗自猜測,這名乞丐應該不是尋常的乞丐,能在這樣的寺廟中,活下來不說,還孤身一人,怎么看都透露出一絲詭異,要是普通乞丐,他相信,就算是有一百個,都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這有可能也是一位奇人。

    “小兄弟,我看你天靈蓋上,有一道靈光噴涌而出。大放光明,還有一身橫練的筋骨,走上煉體之道,絕對會突飛猛進。最了不得的是,還有王者之氣,注定是一方霸主。一方霸主,那很定不會缺少女人,后宮三千,男人的壓力可是很大的喲。多少帝王,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老乞丐兩眼放光的看向易天行,口中唾沫橫飛,一句句,跟鞭炮一樣吐了出來。

    “不過,不用怕,老乞丐有辦法。看這里。”

    老乞丐咧嘴一笑,將身上的衣服一掀。

    只看到,在衣服里面,赫然出現一本本玉冊古籍。

    一眼看去,只怕有不下數十本之多。

    咝!!

    這一幕,看的跟隨過來的賈詡,王大虎,葉知秋等都是當場倒吸一口涼氣,這些玉冊上的光芒,幾乎一眼就能看出,這絕對是功法典籍。如今亂世中,最珍貴,最寶貴的資源。

    重要程度,絕對是最重要的。

    一名老乞丐手中,竟然有數十本功法典籍。這讓他們在看到的一剎那,也覺得眼前一暈。整個心神都受到莫大的沖擊。

    “有沒有搞錯,這么多功法,我怎么找不到。”

    “好家伙,都快比得上賣書的了。這都是些什么功法。”

    “不得了,真是了不得。這乞丐是奇人啊。”

    葉知秋等都是暗自倒吸一口涼氣,隨即就是兩眼放光的看向這些玉冊功法。

    要知道,在藏經閣中的功法典籍不在少數,甚至可以說,在如今,絕對算的上是整個人族之中,最為豐富的,從低級到最頂尖的功法都有,但有一點,藏經閣中的功法,是發下心魔大誓,只能自己修煉,不能外傳的。很多修士,還是希望有自己獨門的神通戰技。

    這一點,可以讓自身戰力大增,更加不容易被人針對。

    現在看到這么多功法,那也是心中一陣火熱。

    “嘿嘿,乞丐我這里有最好的雙修功法,只要修煉了,保證你日御千女,金槍不倒,而且,修為法力,大幅上漲。保證你要生兒子就生兒子,要生女兒就生女兒。雄霸一方,子嗣可是很重要的。有了這些功法,不僅是做真男人,而且是男人中的男人。”

    老乞丐再次開始唾沫橫飛起來。不斷的訴說道。
免费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