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修真 > 永恒國度 > 第515章 踏歸途
    鴻蒙天帝塔,本身就已經出現在狗不離上空。氣機早就在第一時間就將其鎖定。正是這種無形的氣機,讓狗不離根本無法裝死,只能選擇復活。在站起來的那一刻起,就始終處在寶塔的鎖定范圍之內。散發出的氣機,如山如岳。這也是狗不離第一時間就要崩開寶塔的原因。

    可惜,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么樣的可怕至寶。

    在玄階異寶中,堪稱是最為詭異恐怖的一件。

    驚魂鐘是天地異寶,卻連塔身都撼動不了,直接就被寶塔上散發出的氣機,生生崩飛出去。

    此刻寶塔鎮壓下來,在塔下,仿佛整個空間,徹底凝固,每下降一寸,都讓下面承受的壓力以幾何倍數瘋狂遞增,周邊的天地,宛如被徹底禁錮。

    “竟然能禁錮空間。好你個易天行,真打算跟我狗頭人一族不死不休么。”

    狗不離感覺到來自寶塔上傳遞出的壓力,頓時發出怒吼。

    同時,手中的血玉鐮刀,朝著寶塔重重揮斬過去。

    璀璨的刀光,散發出死亡的氣息,流露出嗜血的光芒。朝著寶塔劈斬下去。

    噗!!

    然則,就在鐮刀即將與寶塔碰撞時,只看到,在寶塔中,毫無征兆的浮現出一柄青銅戰矛,在戰矛上,浮現出濃郁精純的碎玉矛意,一出現,就好似要開天辟地般,帶著無邊偉力,一矛轟擊在血玉鐮刀上。

    戰矛已經是玄階異寶,更是開天神器。蘊含寶塔中天地之力。只是一擊,血玉鐮刀當場被崩開,天上寶塔,轟然落下,碾壓而下。這一落下,勢如破竹,宛如天崩地裂。

    砰!!

    轟隆隆!!

    狗不離根本無法掙脫寶塔的束縛,硬生生被寶塔砸在身上,恐怖的力量從寶塔中傳遞而出,寶塔內蘊含的是一座座完整的天地,是真正的小千世界。這些小千世界,哪怕是不動用其中天地本源之力,僅僅本身的重量,砸下來,比之萬丈大山壓過來,也毫不遜色。

    “各族兄弟,小心八門鎖金陣,鎖金陣中有金鎖。”

    寶塔碾壓而下的同時,狗不離眼中露出一絲絕望,猛的張口發出一陣呼喊聲。

    跟著,雙手用力向上一頂!做出頂天立地般的姿勢,要將寶塔直接撐住。然則。面對寶塔,根本就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碰撞的一瞬間,就聽到骨骼斷裂的響聲,跟著,雙臂瞬間炸成血霧。整個身軀,在寶塔碾壓下來時,不斷爆裂,化為血霧血泥。

    砸在地面上,地面發出一陣轟鳴。

    跟著,鴻蒙天帝塔凌空飛起,地面上,那破碎的身軀都被卷進寶塔內,化為養分,地面,連一絲血跡都沒有,看起來,顯得十分詭異,讓人觸目驚心。

    只一下,一尊命竅境層次的強者,就硬生生被寶塔鎮壓成肉泥。

    毫無反抗之力。

    寶塔返回時,更是將那鐮刀與驚魂鐘,毫不客氣的卷進塔內,化為一道流光,沒入體內,重新出現在神海中,鎮壓神海與識海。

    咝!!

    這一幕,當場就讓暗中的異族修士心中倒吸一口涼氣。

    一尊命竅境強者啊,這可不是隨便可以看到的大白菜,在任何種族中,現在而言,都是高手,都是最頂層的強者,可這樣的強者,在那尊寶塔面前,竟然被輕而易舉的鎮壓成肉泥,連一絲反抗之力都沒有。帶來的震懾,幾乎讓周邊區域,徹底失音。

    沒有誰敢說,面對那尊寶塔,自己能夠有把握活下來。

    “好厲害的寶塔,那尊寶塔絕對是無法想象的一件天地異寶,竟然連命竅境強者都可以輕易鎮壓,這豈不是說,易天行可以在命竅境中,近乎無敵。”

    “若是我能得到這尊寶塔,那豈不是說,足以在這永恒大陸上,成為真正的天驕級人物。那絕對是無法估量的重寶。”

    “那狗不離最后說的是什么,是八門鎖金大陣中的究竟有什么,竟然可以讓數十萬大軍,輕易的埋葬在大陣內,甚至連狗不離都只能撞死逃出戰陣,卻依舊逃不脫隕落死亡的結局。”

    “這批人族果然不容易對付。”

    周邊異族修士,眼中都露出凝重之色。

    有的是看到易天行手中的寶塔,感覺那絕對是一件無法估量的無上重寶,得到手,絕對可以讓自身獲得騰飛,徹底成為頂尖的強者,將來,有可以成為傳說中的天驕級強者。心中不由的生出一種貪念,這種貪念一旦產生,在腦海中,幾乎就跟生了根一樣。

    難以再拔出。

    有暗自開始思考,狗不離最后說的戰陣究竟有什么奧秘,那句話,肯定與戰陣有關,可惜,時間太過短暫,根本沒有機會讓他說出更多的訊息,否則,也可以略微猜測出戰陣的一絲奧秘。至少可以做到,不會一頭霧水,一無所知。

    那鎖金大陣中的金鎖究竟是什么?

    這一道疑惑,出現在很多異族修士的腦海中。不斷回蕩,卻始終找不住重點,難以從這短暫的話語中,窺探到戰陣的虛實。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哼!!”

    易天行冰冷的看向山谷四周,眼眸中帶著一抹淡漠,緩緩說道:“我人族,我玄黃城,不畏懼任何強敵,不懼怕任何戰爭,不畏懼任何死亡,誰要敢出手阻攔,這些狗頭人就是下場。我人族自古以來,何曾怕過誰。”

    “今日,我將帶著大軍,返回玄黃城,這一路,我不以空間門穿梭荒野,只以雙腳丈量大地。不管是誰,只要檔案阻攔,那就是我玄黃城的敵人。對于敵人,我易天行,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殺!殺!殺!!”

    一字一句,從口中吐出,在整個山谷中回蕩,傳向四面八方。

    無形中,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震懾。

    “殺!!”

    王大虎當先向前,踏出一步,身后大軍,跟著踏出一步,一步就如山崩,就如山洪。席卷而出,散發出的氣勢,無比駭人,口中同時發出一道殺音。

    “殺!!”

    第二步踏出。

    “殺!!!”

    隨著第三道殺音中,第三步毅然踏出。

    三道殺音傳出,仿佛,這根本不是兩萬大軍,而是十萬,百萬大軍同時發出的殺氣。簡直能震蕩九霄,能將人魂魄都給嚇的破裂。

    在周圍的異族修士,更是感覺到一股無形的煞氣殺氣,迎面而來,甚至是讓自身都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窒息。十分的可怕,那是一種巨大的壓力。

    “走,出發。我們回家。”

    易天行一揮手,斷然開口說道。

    毫不猶豫的選擇,在這一刻踏上歸途。

    一步步朝著山谷外面踏去。兩萬大軍,以一種隨時都可以應對任何攻擊的隊列,開始行進。每一步都踏的堅定有力,身上更是洋溢出一種濃郁的戰意。

    每踏出一步,身上的戰意就濃郁一分,氣勢就更加強大。

    仿佛一尊巨人癥在緩緩站了起來。

    當走到山谷出口時,依舊沒有任何異族敢于馬上出手。

    易天行掃視四周,在山谷周圍,隱藏的異族,在眼中,如同黑暗中的燭火一樣,清晰明了,附近隱藏的異族戰士,數量更是多到驚人,各大種族都有,可卻儼然,被之前在山谷中的大戰所震懾到,心中的忌憚,讓此刻,沒有人敢于輕易出手。

    “威名,果然是殺出來的。”

    易天行腦海中浮現出一道念頭。

    唯有真正的實力,才能給自身帶來尊嚴,帶來安全。身上頓時涌現出一股驚人的戰音。這股戰意沖天而起,讓一頭黑發在腦后張狂的飛舞著。在胸中,不吐不快。當即仰天長嘯。

    “戰!戰!戰!!”

    三道戰音,就好像是黑暗中的雷霆般,直接傳遞到所有人的腦海中。所有將士,體內的戰意,一下被激發。體內幾乎本能的從血液中涌現出一股血性,戰意。

    “天雷為鼓,大地為墓,萬里血云照征途。”

    “荒野兇,異族狂,人族自古不可辱。”

    “頭可斷,血可流,鐵骨忠魂戰九州!!”

    “手握鋼刀九十九,不破異族誓不休。”

    兩萬將士高吼戰歌,歌聲沖上九霄。身上的氣勢,在戰歌聲中,不斷暴漲,仿佛在瞬息間,變成不可攀越的高山。所有人的氣勢,戰意,完全凝聚在一起。眼眸中,臉上,全部都被戰意所渲染。

    “殺!殺!殺!!”

    王大虎揮舞戰刀,仰天大吼道。

    “兇獸狂,異族強,男兒握刀槍,刀是斬首刀,槍為戮神槍。不管神與魔,屠過方是我。”

    “千秋不朽業,白骨染蒼穹。為我人族故,愿屠百萬靈。”

    “生當為人杰,死亦為鬼雄,以我不滅魂,戰出天下寧。”

    “今日拋棄千年仁義名,笑飲萬族血,腳踏白骨陵,軟弱今不與我行,殺敵百萬心不懲。寧叫萬族切齒恨,不教無有罵我敵。”

    戰歌聲中,兩萬大軍,就這么筆直向前。順著當初開辟出的道路,不斷前行。這是歸途,也是血路。

    但在戰歌中,已經徹底展露出,他們不會畏懼任何強敵,這一路,就算是死,也不會退縮。

    玄黃城的威名,需要以血肉來鑄就。

    有敵人的,也有自己的。
免费一肖中特